首页
重生:美人如蛇蝎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6章 你爱我吗
1958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两人近的,只要一伸手就能碰的到对方。

面对这样的强敌,云倾娆多少有些头皮发麻,真正接触到了这人,才能了解这人到底有多危险。

一瞬间,她就理解了那些多次刺杀不成功的手下们。

多疑,善思,如此聪明却又让人捉摸不透的人,岂是那些人能刺杀的了的。

宫琉煜刚要伸手去抓云倾娆的手臂,大门却被人猛然敲响。

那急促的敲门声体现出事态紧急,一个下人压低了声音喊道:“王爷,有急事!”

宫琉煜的动作停了下来。

云倾娆也在暗中松了口气。

她现在巴不得这瘟神早点儿离开这里。

“乖乖留在房间里等着本王回来收拾你,走!”

说话间,宫琉煜踏步从房间离开,远远消失在夜色里。

云倾娆缓缓扬起唇角,她刚刚苏醒过来,什么都没有来得及准备,宫琉煜这一走,便给了她喘息的时间。

她现在缺的就是时间!

只是,还没等云倾娆回头将一切仔细梳理,墙角处突然多了一道黑影。

云倾娆淡淡的扫了一眼,并没有将对方放在眼里。

她弯下腰,将地上的朱钗捡起来,悄悄的藏在里层衣服的袖口中。

咔嚓一声,片刻间,房门被人推开。

昏暗的灯光照着寂静无声的房间,云倾娆顷刻间从门口面露了面,将珠钗尖端抵在对方的脖子上。

“别动!”

“啊,饶命,女侠饶命,小的这就离开,这就离开!”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呵斥,差点儿将被云倾娆控制住的人吓坏了。

对方双腿发软,一个劲儿颤抖个不停。

云倾娆将目光落在对方的背影上,脑海之中瞬间出现了一个画面。

这人竟然是她这身体原主人在相府之中情郎。

“是你?”

云倾娆眼神微微凌厉,缓缓松开手,将眼底的凌厉逼人全都掩饰了起来。

这里可是裕亲王府,这天底下哪里有这样巧合的事情,他明明是相府管家的儿子,怎么可能在她新婚当夜擅闯裕亲王府。

如果这府中没有人故意放他进来,就算打死云倾娆,她都不会相信。

现如今,只要外面有人闯进来,看到她和这人站在一起,那将是最有证据的捉奸成双,自然而然的,她将是一个刚刚嫁进王府,就要被沉塘喂鱼的妾。

云倾娆原本还以为这林轻瑶性子单纯,身边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但如今看来,她还真是想错了。

虽然一时间成为别人有些不习惯,但云倾娆还是很快适应了。

“是我,瑶瑶,我是来带你离开这里的,你不是不想嫁进王府吗,咱们现在就走,将来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生活下去,你在家中相夫教子,我在外面努力赚钱养活你们,咱们就做平平常常的百姓可好?”

云倾娆看着眼前男子,那双眼睛里十分急切的神色,心中暗笑起来。

说的比唱的还要好听,如果原来的林轻瑶在,一定会动心吧,当初的林轻瑶在柳氏的养育下没有一丁点的心眼,心智更是不成熟,遇到个给她一点儿好处的人就忍不住全心全意的对他好,她有没有想过,这个人其实一直心怀鬼胎?

先不说他说的这些会不会成为事实,真正的现实却是……只要她敢离开这里,明天就会出现裕亲王府对付相府一事,甚至满大街,都会贴满她的通缉令。

更何况,这人满心坏水,根本没有一句话是真的。

一想到这身体的主人,原来竟然会喜欢这么一个人,云倾娆心里就有些无奈。

更何况,她会重生在这身体之中,说明林轻瑶一定已经死了,至于怎么死了……她微微扫了一眼桌子上明显被人动过的饭菜,双眼猛然寒了寒。她就说,林轻瑶怎么可能会自杀,原来在她来之前就有人对她下了手,又害怕她不吃那些饭菜,就将这个人给找了过来,双管齐下,不留余地!

手段好狠,对待一个从来都没有给他们造成过伤害的单纯女子,竟然也要下这么重的毒手,这王府之中住的,究竟都是些什么人!

她露出一抹笑容来,目光平淡的看着面前那个相府李管家的儿子李彻。

云倾娆眨了眨眼睛,一副单纯可爱的模样。

“李彻,你真的爱瑶瑶吗?”

云倾娆皱了皱眉,眉宇之中像是有些苦恼,又好似在犹豫什么。

李彻看着面前这个好似柔弱娇花,却也身份高贵的女子,脑海之中闪过一道淫邪之色,他眯了眯双眼,想着以后的好日子,立刻将头点的好似拨浪鼓一样:“当然爱,为了瑶瑶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云倾娆轻轻弯了弯唇角,那笑容在那张脸上绽放,看上去多少有些诡异。

但是却意外的好看。

李彻眼睛已经看呆了,云倾娆的嘴角微微扬起,手中的朱钗,却毫不犹豫的向着他的脖子刺了过去。

噗的一声,鲜血从那人的脖子里喷了出来。

云倾娆脸颊上沾染了点点滴滴的鲜血,趁着那依旧挂在唇角的笑容,妖艳无比。

“既然爱她,那你就去陪着她吧!”

如果真的爱林轻瑶,那这个人就不会在今天这个关键时候来找她。

更不会突然出现在裕亲王府之中。

因为这根本就不是在爱她,而是要害死她。

林轻瑶以前和这人关系极好,暗中见过不少次面,虽然并没有真的有过逾越,但是这人肯定能说出一些和她关系密切的证据来。

只要他没死,早晚也会将她拉下水。

她可不想刚刚有了一次生存的机会,就落的凄惨而终的下场。

所以,他必须死,死无对证。

黑暗之中,喜房的院子大门被人打开,一群拿着火把的人冲了进来。

“我看到那贼人就是从这里钻进来的!”

“我也看到了,就在这边……”

云倾娆嘴角的笑容消散,淡淡的垂了垂眸子。

来了!

【推荐阅读】最虐心的爱恨纠葛,饮酒一杯慰风尘……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