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十里红妆,路漫漫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1章 被火烧
3386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夏依依醒了,全身湿淋淋的躺在河边,四周围着一群手拿锄头,恶狠狠的村民。

村民拿着锄头不稀奇,稀奇的是他们都穿着古代的着装,嘴里还念念有词着,夏依依就想她前一秒还在手术台上呢,怎么这会就在河边了?

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有人恶作剧把她扔到了一个正在拍古装剧的剧组,并让她穿上了古装的衣服;二是,她穿越了。

她是理科生,可闲暇的时候她也迷穿越剧,一部《宫》红遍了大江南北,而不幸的是她也是它其中一名粉丝,所以有幸的,她知道穿越是什么意思。

综合她癌症末期的病弱身子,她相信那群医生还不至于这么没良的把她扔到这里来,所以她既幸又不幸的穿越了。

幸,是她得以另一种方式活下来,不幸,是被这么一群人虎视眈眈的盯着,只怕她是凶多吉少。

夏依依才理清那么一点头绪,就被一个五大三粗,那腰绝对比水桶还要粗的妇女拽着头发从床上拖了下来,左右开弓的甩了她好几大巴掌。

嘴边还骂骂咧咧道:“打死你个妖女,叫你祸害我们夏家村。”

夏依依除了疼,还是疼。

夏依依疼道:“大婶,你能先别打了吗?”

话才落,夏依依的脸上又多了两巴掌。

“乡亲们,我们村变成这个样,应该怎么处置她?”

“架在木桩上,烧了。”其他人义愤填膺的说道。

夏依依还来不及反抗就被人五花大绑的抬着走了,然后毫无怜惜之意的扔在了一块空地上。

夏依依蜷着身子,以缓解身上传来的疼。

“依霜,你也别怪七婶狠心,先生说了你是天降异星,孤星煞命,一辈子孤苦无依,累的全村人为你搭上性命,所以你必须死。”

“婶婶,你说的太对了,她的罪过简直就是罄竹难书,千刀万剐都不足抵她的罪过。”

一个打扮妖里妖气,长得颇有些姿色,不过给人很尖酸刻薄,年纪也就二十来岁的女人凑上前,煽风点火道。

此人是村长的儿媳妇,名唤凤来,为人嚣张跋扈。

七婶冷哼一声,道:“大家毕竟相识一场,何必做得那么绝。”

那女人玩弄着涂的红红的指甲,尖细道:“七婶,你好心,别人可不一定领情,要我说就该把她千刀万剐了,然后把她的尸身放在烈日下桎烤,我可是听说,这样的人死后可是灰飞烟灭的,也省得她做鬼之后扰的我们村不安宁。”

话毕,中年妇女还真的认真的想了起来。

夏依依躺在地上,快速在脑中筛选了信息。

她在现代因为手术没成功死了,然后穿了。

人生处处充满了狗血,而她顺利的摊上了这么一遭。

夏依依脑子转了转,腆着脸皮笑道:“各位,有人云,判人死罪,也要给她说个话辩白一下,我来村也有些年头了,与乡亲们好歹也有点情分。”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射在了夏依依的身上。

“乡亲们,我们村都这样了,她要是还在这的话,可要想想家里的男人。”凤来故意咬中了男人二字。

凤来长得也有几分姿色,不过有个依霜作比较,她就成了东施效颦了,处处比不上依霜,现在逮着了这个机会,她还不可着劲的把她往死里折腾。

果不其然,在场的妇女闻言色变。

“烧死她,烧死她。”几个横眉怒目的妇人义愤填膺的喊道,甚至还冲上来抓着夏依依的头发,拳打脚踢的,有些更狠,直往她的心窝里踹。

夏依依痛的蜷着身体,弓着身,趁势一滚,滚到了另一边去,脸一不小心的与坚硬的地板摩擦,脸上瞬间出了血,痛的她连连呼气……

“你们够了,依霜毕竟是我们从小看到大的孩子,村子发生了这些事也不全是她的错……”一道略显苍老,可又浑然有力的嗓音传来,接着把夏依依围成一圈的村民自发的退开了,一个鹤发佝着身体的老人在两名年轻人的搀扶下走了过来。

“族长,你老怎么来了?”七婶谄笑着走了过来,替了右边的人亲自搀着老人的手,道。

老人是夏家村的一族之长,也是姓夏。

他杵着拐杖,冷哼一声,道:“我要是再不来,人都得给你逼死了。”

七婶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按捺着怒火道:“族长,您是夏家村的长辈,我们小辈尊重您是应该的,不过您老也不能因为这贱蹄子长得好看就罔顾了夏家村的命脉走向。”

老人的脸更黑,杵着拐杖重重地敲击着地面,气的猛咳起来。

七婶自知失言,道歉道:“族长,您老别生气,我这嘴就是这么贱,不过也是为了夏家村好。”

老人冷哼一声。

“族长,依霜是妖女,不能饶。”

凤来细眉一挑,强硬道。

老人脸色非常的难看,抬起拐杖直往她的身上抽,沉声道:“混账东西!”

凤来被打的直跳,嚷道:“族长,你干什么啊?我有说错了什么吗?”

“你给我闭嘴,族长说话有你个晚辈说话的份吗?”老人还未说话,一道厉喝响起,接着凤来被人抓住直接被甩了一大巴掌。

“爹。”凤来捂着脸,怯怯的看着怒火冲冲的村长。

夏正瞪了她一眼,然后转身抱拳致歉道:“三叔公,您老消消气,她年纪小,还不懂事,您老大人有大量别跟她一番计较。”

老人冷哼一声,开门见山道:“你是一村之长,你打算把依霜怎么样?”

夏正迟疑了一下,道:“三叔公,我们村什么情况你也看到了,打从依霜来了之后就频频的出事,这样的人怕是不能……”

“放屁!村里出事怎能怪在她一弱女子的身上,怎不说是你能力不足,治理不到?”

夏正的脸色也不好,道:“三叔公,村子出了这么多事,就连供奉祖先的祠堂也被一个雷给烧毁了,就连西边的老先生也断依霜是天煞孤星,只要有她的地方,那村可倒霉。”

老人只是沉着脸不说话。

“三叔公难道就忍心好好地一个村因为一个女人散了吗?”

“这……”

夏依依躺在地上安静的听着,她知道现在唯一可以救她的也只有眼前这所谓的族长了,若是他撒手不管的话,只怕她真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夏依依换上了一副哀戚的表情,有气无力的喊道:“三叔公,你别为难了,我不过是贱命一条,不忍看你老人家为难?”

她这一招以退为进,也是赌老人家是真心为她想的。

老人果然面露难色,道:“她才十多岁,能掀起多大的风浪?”

夏正态度强硬道:“我只知她是天煞孤命,决不能留在我村,唯有一死,才能给我村带来福祉。”

老人目光沉沉的看着夏正,道:“夏正,你别忘了她是什么身份,虽然那一家人十多年未把她寻回,可难保有一天不骨肉相亲,到时候要是他们知道,只怕我们全村人才是死无葬身之地。”

夏正沉吟了一下。

最后,他还是强硬了一回:“三叔公,你是长辈,你经的事多,还劳你老人家做主把她处死,要不然我们村也跟着遭殃。”

老人气的险些一口气被缓过来。

“别忘了当日静元大师所批的示言,他说此女乃为富贵之命,将来必能凤凰加身,一飞冲天,富贵之级,永享荣华。”老人特意提醒。

夏正手搓了搓,最后还是坚定道:“三叔公,此女必须死。”

“愚不可及。”老人气的杵着拐杖敲着地面,怒道。

“来人,先请三叔公回去,三叔公累了回去睡一觉,往日的大事再由三叔公来主持就是。”夏正客气的说道。

老人冷哼一声,在两名妇女的搀扶下离开了。

夏正鹰般的双眼射向了地上的夏依依,沉重道:“依霜,你别怪我心狠,要怪就怪你命不好,还累及了全村的人跟你遭殃,所以你的命不能留。”

说完,他指挥着两名妇女把夏依依给抬了起来:“把她绑到桩子上,放火烧了。”

夏依依被绑在了木桩上,底下铺满了干柴,还有人往上浇油,等浇好之后,来人报:“村长,已经准备好了。”

夏依依眯了眯眼,看着底下幸灾乐祸又显得愚昧无知的村民。

“黑色的。”

“白色的。”

“蓝色的。”

“绿色的。”

“你一个人嘀嘀咕咕些啥?死到临头了还敢给我装神弄鬼,一会把你烧成灰碳。”凤来眉梢一挑,没好气的说道。

“我在记住你们的心脏是长什么样的,将来我下了地狱,定会爬回来,拨开你们的身体,把心脏挖出来一个个的吃掉。”

在场的人面色遽变,凤来更是气急败坏的说道:“快放火,烧死这个妖女,让她胡说八道。”

村民把火把扔进了柴堆里,一点就燃,火势越烧越旺,烈火之下,还能听见夏依依的声音:“烧吧,烧吧,总有一日,我会化成厉鬼来找各位寻仇的。”

看着冲天的烟,村民神色各异。

其中一名怯怯的开了口:“村长,我们这么对依霜,她死后会不会……”

夏正负着手,瞪了他一眼,那村民缩着臂膀,讷讷道:“村长,不是我故意这么说的,这是你也知道依霜从小到大都有些邪门,若她这么说,只怕会是真的。”

话毕,苍穹之上突然阴云密布,整个天黑了下来,狂风乍起,突下起了倾盆大雨,快速的浇熄了燃烧的烈火,而火中的夏依依却是毫发无伤的被绑在木桩上,除了脸色苍白一些之外,其他的并无异处。

村民个个都傻了眼,惊骇道:“村长,这,这……”

夏正脸色也极为的难看,沉声道:“把她带回柴房关着,此事容后再议。”

“是。”

被火熏着,夏依依早已昏厥了过去,被人解下木桩的时候才幽幽的醒转过来,深深地看了夏正一眼,轻道:“村长,人在做,天在看,你看,连老天爷也不让我死,若你执意如此,只怕到时候遭天谴的就是你了。”

夏正阴沉的瞪着她,道:“带下去。”

“是。”

【推荐阅读】最虐心的爱恨纠葛,饮酒一杯慰风尘……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