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十里红妆,路漫漫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2章 古代遇美男
2461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夏依依被人扔进了柴房里,然后“碰”的把门给关上了。

“呸!敢烧我,现在又扔我,哪一天我出去了,我定让你们知道姑奶奶不是好惹的。”夏依依如螃蟹一样躺在地上,一点点的往柴堆那边挪去,等靠在柴堆上的时候,她喘气如牛。

夏依依现在憋屈得很,这具身子实在是太不顶用了,一点点的小运动都能让她气喘如牛,简直是不堪一击,若是她现代的身子,何至于如此的不堪。

夏依依抬头梭巡着整间拆房,还好,没她想象的那么糟糕,屋内除了堆着一堆的柴火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摆设物,突然,夏依依的眼眸一亮,柴房的一处窗子是开着的,方便她逃跑之用。

夏依依靠在柴堆上休息了一会儿,等到精神回来之后,她不知道从哪里拿到了一块尖锐且大的石头,在绳子上使劲的磨了磨,差不多半个时辰之久,绳子断了。

夏依依快速的解开了腿上的绳子,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

夏依依试探的去开了一下柴房的门,果不其然,门外拿着锁头给锁住了。

夏依依撇了撇嘴,她在现代虽然读的是经济学,不过从小就学过柔道和跆拳道,甚至因为家境的优越,为了防止被绑架,她家人还特意高薪聘请了专业人员教导她如何的逃生,所以一间小小的柴房还难不住她。

夏依依从窗户里爬了出来,小心的侦查了四周,无人,她嘴角讽刺的勾了勾,知道这村子里的人根本就是看她手无缚鸡之力不可能逃出柴房,所以根本不屑设防她。

夏依依眼疾手快的拿了晒在绳子上的一套粗劣的男衫,寻了一个隐蔽的地方给换上,出来的时候是一个身材瘦削,面貌俊俏的年轻小生。

夏依依仰着头,挺着胸大摇大摆的走在村道上,一路上都有村人奇怪的看着她,甚至还有人拦住她好奇的问道:“小伙子,你是打哪来的?什么时候来的?以前咋没有见过你?”

夏依依亲切的笑道:“大叔,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城东村李家的二娃子啊,前些年出外做了点小生意,昨儿的晚上回来的,这不现在赶着出村到县城去买点东西。大叔这是要去哪?”

那位大叔是夏家村的人,姓夏,不过夏家村并不是所有人都姓家,也有一些是打从外面进来安家在这的,不过不多,也就十来户左右而已,也是夏依依的运气,刚好城东村还真好有李家这么一家,而李家又刚好生了三个儿子,其中老二凑巧前几年就出外做生意去了,这些年一直没有回来,所以村里人对他的容貌还真的有些记不得了。

夏大叔爽朗的笑道:“原来是李家的二子啊,几年未见,你容貌非但不变老反而跟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一样,也难怪我认不出来了,刚好,我也要到县城去买点东西,一起去。”

夏依依心里一喜,笑道:“谢谢大叔了。”

两人并肩走在一块,夏依依试探的问道:“大叔,我尽早可是听说依霜妹妹犯了点事被架在木桩上燃烧,她这是犯了什么事,要如此的严惩?”

夏大叔叹了口气,有些沉闷的说道:“你几年未回,自是不知道村子里发生的事,依霜那孩子也是个可怜的,原该好出身的千金,偏偏被人送到了我们这小村子来,村民也算淳朴,一家给点饭也算是把她养大了,只是她命不好,越大,村里因她也是连连的出事,再加上她出落的越发的亭亭玉立,简直跟个仙女一样,村中成婚、未婚的都忍不住对她有那么点意思,你也知道女人的那点心思……”

夏大叔又叹了口气,道:“是个可怜的女孩儿啊,只可惜我人微言轻的,替她说几句话都惹来全村女人的口水讨伐,我也有家要养,有婆娘要顾,就算知道她是被冤枉的,也不能站出来替她说话,生怕被人戳脊梁骨,这不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欺负了。”

夏依依眼里闪过一道冷光,嘲讽不已。

许是看到了夏依依的表情,夏大叔有些讪讪的笑了一下,摸着后脑勺道:“你在外面闯荡见到的事多了也许会觉得村里这样做不厚道,挺愚昧无知的,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村里屡屡出事,总的有人来背黑锅了。”

夏依依心里更是讽刺不已,不过面上还是做样子道:“大叔说的是。”

二人走到村口,夏依依说道:“大叔,你先走,这人有三急,我先寻个地方解解手,一会再一个人去县城。”

夏大叔理解的笑笑,互相告辞之后就走了。

夏依依观察了四周的地形,比她想象的要好得多,四面是山,两边的山夹杂着一条通往外面还算宽敞的道路。

就在夏依依思索着该往那边走的时候,村里边突然响起了一阵阵的敲锣的声音,接着是村民惊慌的声音:“依霜跑了,依霜跑了……”

夏依依面色一寒,她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发现她不见了。

她现在这幅身子骨根本不宜与整个村里的人对抗了,所以她妙目一转,计上心来,往右边的山跑去,借着巧劲攀上了山,等到爬至半山腰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可容二人进入的山洞。

她一个好奇,闪身进入了山洞里,初入时一片漆黑,越往内,洞里突然豁然开朗起来,待她细看之下,洞里竟是别有洞天,好不奢华。

洞穴的东西南北四个放心各摆了一个高架抬,上面放着一颗小婴孩拳头般打小的月明珠,四颗月明珠的照耀之下洞内亮如白昼。

洞的中央有一石桌,桌上摆了一壶酒、一双金箸、几碟的小菜和一盘的葡萄,石桌的不远处是一潭深不可测的泉水,泉水的上头是一头怒张着嘴的石狮子,温热的泉水从石狮的嘴里流出,冒着热气的淌入了石潭里。

夏依依沉静的看着分明是被人精心雕琢过的石洞,扬声道:“有人在吗?小女子冒昧来此,打扰了。”

连喊了三声,除了洞内的一些回音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声音。

夏依依见洞内没有旁人,也就大着胆子走到石桌前坐下,一点都不客气的拿起桌子上的金箸夹菜就吃,一边吃一边不客气的点评:“不错,这菜炒的挺入味的,不过这肉好吃是好吃,就是煮的不够烂,要是多放点盐就更入味了。”

“你是何人?”一道听不出情绪的男声乍然在夏依依的身后响起,夏依依惊的立马把金箸放下,快速的咽下最后一口菜,转头一看,却被身后的人给惊着了。

好英俊的男子!他看上去估计也就二十来岁左右,黑色的长发被松松的绾起,一双冰蓝色的凤眸深不见底,坚挺的鼻子,勾魂摄魄的轮廓,不厚不薄的嘴唇组成了一张完美无瑕的脸。宽肩、窄腰、均匀的骨架,身形挺拔修长,完美的倒三角身材,看着令人垂涎不已。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夏依依不敢相信这天底下竟有如此迷人摄魄的美男子。

夏依依没出息的吞咽了一下口水,摄于美貌,她做出了此生最傻的举动:“美男,可有婚配否?若是没有,从了我吧,你在家负责貌美如花,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觉得如何?”

就差霸王硬上弓了。

【推荐阅读】最虐心的爱恨纠葛,饮酒一杯慰风尘……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