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十里红妆胭脂梦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五章
1234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秦天依被带到兰花园。

那里,穆寒背对着院门,立在满园狼藉中。

“侯爷,我把她带来了,”依兰狠狠将她按在地上,转脸低声下气儿地向穆寒请示,“您看……”

“你先退下吧。”穆寒转过脸来,语气清冷地吩咐。

依兰领命退下。

穆寒抬步向秦天依走来,他猛地振袖,一道如水剑光滑向秦天依,在秦天依颈间擦出一道血痕,血迹殷殷渗出,“秦天依,你究竟还想要我怎么对你呢?”

秦天依颤抖着,“奴婢是侯爷的奴,愿听侯爷安排……”

“呵,你是奴?”穆寒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他站直的身体如孤竹一般笔直挺拔,目光变得如冰如雪,“你最好能认清自己的身份,否则我即便是违背约定,也要将你赶出侯府!”

“约定?”秦天依虚弱地睁开眼睛,是什么约定?

“哎呦呦,这里好热闹啊!”

一道玩世不恭的声音忽然从园外响起,隐约还有依兰的阻拦,“您不能……”

“寒兄,本太子几日没来,你这里又有什么趣事了?”

穆寒眼底的冷色终于褪了几分,后退一步毕恭毕敬地欠身行礼,“太子殿下。”

秦天依趴在地上迷蒙着眼睛,她只能看见一抹青色的衣摆荡了过来。

太子桑疾一搭手将穆寒扶起来,故作不悦,“我们兄弟俩何须这样客气?”

穆寒的父亲是宫中皇后娘娘的胞兄,穆寒确确实实是他的表哥。

只是穆寒却不肯逾矩,最多只允他寒兄寒兄地叫着。

“你今日怎么出来了?”穆寒颇有些头疼地看着嬉皮笑脸的太子殿下,“天命之子很闲?”

“哎呀,世人虚传的,寒兄你总拿来笑话我!”

桑疾摇着折扇哈哈笑,眉宇间却自有傲气。

他这个太子是从娘胎里出来之后便封了的,却不仅因为他是皇后之子,更因为当年一个法师的预言。

十八年前梁国动乱,内忧外患不断,皇帝纵使御驾亲征也难解战事危机,几乎在灭国的边缘。

当时国内最负盛名的大法师给出转机,若皇后能诞下龙子,便可冲破笼罩梁国的阴浊之气,让梁国起死回生。

而桑疾的出生让皇帝龙颜大悦,于是立即将他封为太子。

后来国家也逐渐安稳了下来,不管当初那预言是真是假,他这个太子的地位却是稳了。

有人生来贵胄不知疾苦,有人生来低贱伏于尘埃,这大概就是命数。

秦天依跪伏在地,低低地喘息着。

桑疾像是才发现她一般,啪地收起折扇,“寒兄,这丫头是怎么回事?”

穆寒淡淡瞟她一眼,言简意赅,“犯了错,饿的。”

“饿的?”桑疾瞪大眼睛,“这么可怜的美人儿,寒兄你当真忍心饿她。你若是不喜欢了,就赠予我吧!”

秦天依模模糊糊听得此话,惊得登时清醒了半分,“侯爷……不要!”

她不要离开这里!

“你来这里到底有什么事事?”穆寒并不接他的话。

桑疾脸上的表情立即变得愁苦,“还不是父皇非要我纳妃!你倒是随便找了个侍女抬了侧妃应付过去,那我可怎么办呢?”

应付?

秦天依眼睛微亮,侯爷娶兰茜儿做侧妃原来只是应付吗?

穆寒对此话不可置否,“你堂堂大梁太子难道还缺女人?”

“缺啊!很缺!”

桑疾摇头叹息,“父皇曾给我三次指婚,次次对方姑娘在新婚前夜遇难身亡,简直就像是中了魔咒,还有哪家姑娘愿意嫁我呢?何况就算别人肯嫁,我肯不肯娶也另说。”

他像是幼儿耍赖一般,眼珠子一转开始哭闹,“寒兄,我就相中你这丫鬟了,你给是不给?!”

【推荐阅读】最虐心的爱恨纠葛,饮酒一杯慰风尘……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