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休闲农妃:战神王爷靠边站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一章 饿死的小女孩
2622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夜色朦胧中。

依山面海的豪华别墅里。

代号赤月的梅七朵身穿吊带真丝裙,披散着酒红色的波浪大卷长发,像一只慵懒的猫儿,温柔地偎依男友白启的怀里。

今夜是她金盆洗手的第一天。

从此,她远离血雨腥风,过安稳平静的日子。

“朵朵!”白启漂亮的眼睛满是深情。

“嗯!”梅七朵慵懒的应着。

白启吻上她的耳垂,七朵敏感地颤抖一下,慢慢闭上美丽的大眼睛,感受这脉脉温情。

突然,梅七朵猛然睁大眼睛,错愕地看着白启变得冷冷的脸色,她左胸,一把匕首只露手柄,血向外喷涌。

“朵朵,对不起!是组织不放过你,他们不可能让你脱离组织还活在世上。”白启不敢看她的眼睛,起身要离开。

梅七朵用力抓住白启手腕。

白启狠狠的拉开她手,七朵的指甲划破他手腕皮肤,划痕渐渐变成黑色。

“你……”白启着急:“解药在哪里?”

梅七朵的手无力的垂下,眼睛慢慢闭上。

*

“女儿……我可怜的女儿……呜呜……”

细细弱弱的女人声音,有气无力,断断续续的传来。

谁在哭?

梅七朵纳闷,自己是孤儿,这个陌生的声音是谁?

这个想法刚刚在大脑里形成,她就感觉到自己全身僵硬酸痛,用手指摸索,身下是硬硬的木板,怪不得硌得慌。

睁开眼睛,眼前一片黄色,什么东西轻触面部皮肤。

梅七朵抬手抓开脸上的东西,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张黄草纸。

这是什么东西?

来不及想草纸问题,她无意中抬眼,看到地上一个衣衫破旧的古代妇女在低头哭泣,揉揉眼睛,是古代妇女,她穿着土灰色外衣,上面补丁摞补丁,而且地面没有地板,就是裸露的黄土地面,抬眼看四周,竟然是一间破旧的土坯房。

梅七朵慢慢坐起身,看到自己是躺在一块简单的木板上。

梅晓兰伤心欲绝,自己真是一个没用的母亲,孩子因为饿极偷村长家东西,被村长老婆打伤,饿极加挨打,竟然死了。

“呜呜……”她伤心的哭着,因为饿极瘦弱,声音有气无力的。

听到木板上似乎有响声,梅晓兰抬头,看到死了的女儿竟然坐起来。

“呀!”的一声跌坐在地上,然后晕过去。

梅七朵想着赶紧下床,看看这个晕倒的女人,起了一下面,一阵头痛袭来,又跌坐回木板上,在剧烈头痛中,大脑里涌进许多一个女孩的记忆。

这个女孩十六岁,也叫梅七朵,从有记忆起,就和母亲二人住在这个叫柳树村的偏僻村子,由于只有一亩薄田,土地不好,长不了什么庄稼,母女二人长期三餐不济,梅七朵长到十六岁,身材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瘦弱的像根豆芽菜,母亲梅晓兰也没好到哪里去,长期没有营养,皮肤失去光泽,瘦弱苍老的像个老妪。

这天,饿极了的梅七朵偷偷去了村长家,想偷村长家半个黑面膜吃,被村长的女儿看到,大声呼喊,村长老婆气势汹汹的追来,小七朵逃跑的时候被石头绊倒,被随后追来的村长老婆一阵拳打脚踢,最后,赶来的母亲万般跪地求情,村长老婆才饶过她。

母亲扶着小七朵回家,后来,这个可怜的女孩在床上昏迷了三天三夜,一命呜呼离开。

刚好,华夏国的金牌佣兵赤月,被最爱的男人杀害,二十六岁的她竟然在小七朵的身上还魂穿越。

想到这里,梅七朵伸出手臂看自己骨瘦如柴的细胳膊,禁不住哀叹,可怜的孩子!

她慢慢挪动,下了木板,准备看看母亲。

外面传来脚步声,村邻有听到梅晓兰哭泣的,知道她的女儿死了,有好事的邻居前来看热闹。

三四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大婶出现在七朵的目光里。

“呀!”

“鬼呀!”

“娘啊!”

大婶们看到正对着门口站着的梅七朵,惊慌失措,转身就跑。

梅晓兰幽幽醒来,看着门口的女儿,目光慈爱的,“七朵!”

“娘!”既然重生在这个可怜的孩子身上,就接受她的一切吧!

“哎!”梅晓兰连忙答应,慢慢扶墙站起,走向女儿,眼里流出喜悦的泪水。

她一把抱住女儿,连连说,“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母女二人在门里抱成一团哭泣,门外躲闪着村民好奇探究的身影,他们经过仔细观察,确认梅七朵是死而复活,不是诈尸,才大胆的慢慢走近院子。

“让开,让开,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一个中年女人推开众人出现在院子里。

听到声音,梅晓兰抬头,忙乱的擦掉眼泪,“她福婶,你来啦!”

“福婶!”梅七朵感觉没有力气。

福婶手里提着一个篮子,满脸笑意,看向梅晓兰母女,“大嫂,本来他爹要过来帮忙料理孩子的后事,呸呸!”她连吐两声,“你看我这嘴,他走到半路,听说孩子活过来,回家让我给送点吃的,孩子是饿晕了。”

掀开篮子上面盖的一块旧粗布,露出里面的两个萝卜和一碗面粉。

梅晓兰看到篮子里的东西,立刻盖上,脸色着急的推回去,“这可使不得,你家也没什么东西,这是家底儿,我们不能要!”

福婶将篮子推到梅晓兰的怀里,“这不是孩子醒了高兴嘛!大壮他爹说了,等种上地就去秦城找个喂马的活,到时候日子就好过了!”

“这怎么能行呢?”梅晓兰急得要掉眼泪,“你们都常年舍不得吃白面,怎么能让我们吃呢?”

梅七朵感觉饿的头晕眼花,无力的靠在土墙壁上,看着母亲和福婶推来推去。

最后,是福婶战胜梅晓兰,强硬的放下东西,轰散看热闹的村民,离开了。

梅晓兰把青萝卜切成细细的丝,放在锅里烧开,然后小心的弄了碗里五分之一的面粉,用水搅拌成面糊,下到锅里,半锅萝卜丝粥就好了。

这在原来的世界,这种清得照人影的稀粥,猪都不会喝,此时,梅七朵却吃得津津有味。

此时,是春季刚刚开始的时候,刚好家家缺粮,福婶能送这些东西来,绝对是相当多的一笔巨粮,不然,梅晓兰也不会感激得热泪盈眶。

喝上萝卜粥的梅七朵,感觉身上温暖了许多,似乎也有了一些力气。

站在院子里,她看看周围山峦连着山峦,连绵不尽的将整个山村包围,可以说,这个村子就在山里面,不禁赞叹,真是一个好地方,除却没有吃的以外。

看看天上太阳,刚刚偏西,梅七朵转身进屋,看看屋里几件简单破旧的家具,眼睛在破旧的土坯房里寻找着。

“朵儿,你要干嘛?”

“娘,家里有篮子吗?”

“有!”母亲进了侧面的小厨房。

梅家一共两间破旧的土坯堂屋,和一间侧面的小草屋,里面支着一个旧铁锅,算做厨房用。

算起来大小一共三间屋。

母亲在厨房里拿出一个旧篮子,篮子里还有一个空空的破布袋。

七朵伸手没拿篮子,而是抓过布袋,看到墙角的一把铁铲,走过去弯腰拿起。

“朵儿你?”

母亲不解,她这是要出去吗?

“娘,你在家等我,我去看看有没有叶菜根,或者刚刚发芽的野菜,弄点回来吃。”

梅晓兰担心的跟出大门,“娘和你一起去!”

“不用,我很快回来!”才不能让她跟在后面,不然会发现自己和原来不一样的地方,到时候不好解释。

梅七朵顺着进山的小路向村子北面的山里走,村子北面,刚好是山的南坡,现在是早春时节,如果有发芽的野菜,山南坡就有了。

小路两边常年有人路过,没有什么好东西,进了山以后,梅七朵放弃小路,钻进山里,好东西,只有在别人不去的地方才有。

【推荐阅读】最虐心的爱恨纠葛,饮酒一杯慰风尘……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