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休闲农妃:战神王爷靠边站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五章 扒男人衣服
2618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看看他趴伏的周围,没有任何吐出的草药,昨天放在他口中的草药被她咽了下去,嗯,还行!七朵点了一下头,想再弄些草药塞到他嘴里。无意中低头看到自己鼓鼓的胸,看到他张着嘴巴,想起怀里的馒头。

拿出黑面馍,掰了一小块儿放到他张开的嘴巴中,男人抿唇,轻轻的嚼着。

虽然满脸血污,咀嚼的动作却极其优雅高贵。

这个馒头,七朵本来打算给他吃半个,然后自己留半个。没想到一整个给他吃下以后。他又张开嘴巴,等着奇朵发好吃的放到他的嘴里。

七朵拿起大石上昨天剩的草药,塞到他嘴里,他嘴巴闭上,动作优雅的咀嚼几下,咽下去。

靠!在生死关头就是大口嚼咽,吞下去又怎么样?作为一个杀手,这么斯文干嘛?

既然想吃就让他多吃点儿。七朵八石上的草药陆续全都喂到他的嘴里。

已经差不多了,药也喂完了,伤口也得处理好了,七朵拿出昨天的玉牌儿,准备塞到他的手里,就离开。在七朵枯瘦的小手碰到他的骨节分明的手指时,不成想被他一把抓住,一双冷厉的风眸,猛然睁开,湛蓝色的眸子,淬满宝石般的光华,满眼杀气冷厉阴森的看着七朵的眼睛。

看到他眼里的杀气发毛,七朵下意识的后退一步,但是手被他紧紧抓住,心里有一丝懊恼,没想到还东西的时候被他捉住,忙解释,“我没要你的东西,只是看看。”

杀气一瞬间消失,男人的表情随即变得茫然不知所措,刚刚的杀气,仿佛从未出现过。

他低头,看向和七朵握在一起的手。

面无表情的仔细看了很久。

在七朵纳闷他到底是在做什么的时候,男人掰开她的手指将玉牌拿在手中

湛蓝色的眸子带着一丝探究,看手里的玉牌,上下左右的仔细看个清楚。最后,他将玉牌儿放回七朵的手中,松开了七朵的手。

看这个样子,是把这个玉牌送给自己了,七朵收回握着玉牌的手,心里些许雀跃,既然这个作为报酬,送给了自己,他应该不会再对自己怎么样了吧?

然后又觉得自己的这种想法多余,怎么说自己也是他的救命恩人,他感谢自己的救命之恩,这是应该的。七朵心里这样想着,然后就,理所当然的,雨牌又放在放回怀中。

看看太阳上了半空,她拿起放在一边的篮子和铁铲准备离开,到山里在采一些草药,想办法捉个小动物什么的,带回家中,她和母亲的身体急需要补充营养。

刚想着离开,迈腿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裤腿儿被拉住,因为自己迈腿,裤子差点被扯掉,七朵低头,看到还是那个骨节分明的手指。

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他是哑巴?

七朵对这个沉默不语的男人解释。“我去采药,然后看看能不能抓到一些小动物,带回家做粮食。”

当然,离开就再也不会到这里了,不想和杀手有瓜葛,怕惹上杀身之祸。

男人面无表情的沉默,最后,在七朵以为他根本不会说话的时候,他启动薄唇“姐姐,我是谁?”

姐姐?

我是谁?

一共五个字儿,却上七朵吃惊不小。

低头看看自己扁平的胸部,摸一下头顶的冲天马尾,身上是黑呼呼落满补丁的粗布衣服,这完全是一个男孩子的样子,他能看出自己是姐姐,可见其眼光毒辣。

话说,它的骨骼身材一看就是成年男人,自己是一副十三四岁小孩的样子,怎么能叫自己姐姐呢?大脑有问题?

还有后面的三个字他问“我是谁?”

靠!还想问他是谁呢?她上哪里知道他是谁?

难道是失忆?想到这里,七朵一个头两个大,怎么办呢?有点着急,他不会像刚睁眼的雏鸟一样,第一眼看到是谁?谁就是妈妈,男人第一眼看见自己,会不会以为自己就是他的亲人,然后赖在身边不离开啊?

自己还没解决温饱问题,如果家里再添一个人,还不得饿的看到板凳,也会啃几口啊!

不行不行,不能带他回家。

男人看到这个女孩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摇头,黑乎乎的小脸变来变去,极其精彩。

“我是谁?”又问了一遍。

七朵眼睛转动,快速思索,抬手随便一指男人倚靠的大石,“石头!”

“石头!”男人重复一遍

“嗯!”七朵重重点头

反正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谁?阿猫阿狗的随便叫一个吧。

七朵却没想到,单是这个随便的‘石头’名字,给自己以后带来多少麻烦。

弄清楚自己叫什么?说明这个女孩儿知道自己是谁?跟在她身边准没错。

“带我回家,”还是回家吧!在山上不舒服。

“回家!”

七朵忧愁,自己和母亲两个人都吃不上饭,如果在带一个男人回去,吃什么?还有,家里就两间四处漏风的草屋,自己和母亲一人一间,他来了住哪里?还有,自己母女二人,本身就有人说闲话,突然领回一个男人,村里人会怎么说?还有……

问题多了去了!

反正,就是不能带他回家。

下定了决心,七朵勾起嘴唇,学着前世空姐的样子,露出八颗牙齿微笑,“那个,石头啊!你先在这里等姐姐,姐姐去捉一只兔子,我们晚上吃。”

凤凌绝虽然失忆,忘记自己是谁在哪里来,但是不傻,一看这个女孩满脸的假笑,就知道是在骗自己。

“真丑!”他满脸嫌弃的。

丑还拉着自己不放手,要是美,还不得直接强~奸,接着七朵又摇头,咳咳!想这个干嘛?

“扶我起来!”低沉磁性的声音,有着不可抗拒的命令。

七朵皱眉,这个神秘的杀手,一副大老爷的范儿,真要是将他带回家,自己还不成了他的丫鬟佣人了啊!

不行不行,进门之前先要立下家规。

“要是你能自己起来,我就带你回家,如果起不来,就先在这里休息吧!受伤不宜挪动!”

受伤不宜挪动,哈哈!多好的理由!自己咋想出来的呢?真是太聪明了!

看着什么表情都放在脸上的女孩,男人的星眸捕捉她的每一个表情,沉默,然后抬起长臂,扶住身边大石,慢慢站起,因为他站起的动作,搭披在他身上的衣服掉落,赤果着上身,露出结实精壮的胸膛。

靠!靠!

梅七朵只想爆粗口!

肩宽腰窄,标准的倒三角,完美的黄金比例,硕高的个子,披散的长发,虽然脸上带着血污泥污,看不清楚本来面目,但是一双湛蓝色的凤眼,看起来高贵不凡,当然,作为前世阅遍美男的梅七朵是不会被他的身体勾隐的,看到他健壮的身体以后,有了另一种打算。

咳咳!

至于什么打算,这不是春天了,马上要种地,自家没有劳力,没有牛嘛!

哈哈!老天有眼,天上掉下一头牛。

凤凌绝的目光紧紧绝锁住梅七朵的表情,只看见一张蜡黄干瘦的小黑脸上,一双大眼睛骨碌碌的上下看自己,唇角露出一丝奸笑,他心里孤疑,怎么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梅七朵的心情高兴完了,小脸又垮下来,为毛呢?因为“牛”的草料问题,呸呸!是自家人吃饭的问题,怎么解决?

怎么解决?

怎么解决?

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啊。

昨天侥幸捉到一只兔子,今天呢?继续捉兔子?

梅七朵拿起地上的衣服帮他穿上,“石头,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去找点吃的,然后咱们一起回家。”

“一起!”他怕她走了不回来。

能不回来吗?农民不会丢下自己的牛的,梅七朵还打算以后就在这山里一辈子,以种田为生呢!

过世外桃源般的田园生活,这是前世自己最大的心愿,为了实现这个愿望,竟然付出生命。

【推荐阅读】最虐心的爱恨纠葛,饮酒一杯慰风尘……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