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配要逆袭:皇叔请留步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1章 犯了大事了
2081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王府。

张灯结彩,大红的喜字璀璨夺目,红色灯笼随风飞舞,烛光忽闪忽闪,在黑夜中显得十分诡异。

这本该是喜庆的日子,可却是落无暇此生的噩梦。

“唔唔唔唔……”低微细小从新房发出,地面到处都是撕碎的红色碎衣,隐约可见是喜服。只见一名女子蜷缩在床角,在微弱的烛火下,满脸的血污。

因为她的鼻子、嘴唇跟耳朵已经被人割掉,血肉模糊的面孔只剩下黑乎乎的鼻洞,鲜血一滴滴流下,打湿了昂贵的地毯。她赤身裸体,雪白的肌肤早已青紫一片,特别是下半身,已经开始溃烂流血。

女子的眼睛倒还留着,此时她的双眼正死死瞪着坐在桌前的女人,嘴里“唔唔”的叫着,却发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隐隐间张着的嘴能看见已经被割去的舌头,正淌着血。

仇恨、痛楚、悲愤、耻辱、不甘、绝望等情绪如同利剑般从她的眼神放射出来,,如果能杀人,坐在桌前的女人恐怕早就被她千刀万剐,五马分尸了。

落晴雪慢条斯理的喝了口热茶,随即来到女子面前,用滚烫的热水泼在她早已血肉模糊的脸上,引起女子凄惨大叫,血水从脸上哗啦啦的流下来。

“今夜,你的洞房花烛还满意吗?”纤细的手指一下子掐住女子下巴,落晴雪美若天仙的脸上全是狠意,打量了下女子的面容,轻笑道,“曾经你将我害死,让我被天下辱骂,现在你也该尝到这个滋味了,被十几个男人凌辱的感觉如何,失去容貌的感觉又如何。”

女子浑身颤抖,恐惧的盯着她,还有一丝茫然。

曾经?

月色清冷的洒下来,伴随着落晴雪温柔而残忍的声音悄无声息的流入女子的耳中,轻飘飘的,“对你来说,这样死太简单了,不如将你的肉一片片的割下来,熬成汤,让你亲自尝尝你的血肉。”

女子猛地瞪大双眼,疯狂摇头。

此时在她眼中,眼前的妹妹就是可怕的恶魔。

落晴雪慢悠悠站起来,没有理会女子求饶的眼神,冷冷道,“来人,把她的肉割下来,剁成肉酱,让她吃掉自己的血肉!”

月光无暇,照在落晴雪绝美的脸上,更显得楚楚动人。她的唇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一抹冷笑浮现眼中,那是一双充满戾气的眼神,冰冷。

让人不寒而栗……

前世,她也是遭遇这样的下场,而老天不负她,给她一次机会得以重生回到十五岁时,让她有机会亲自报仇,让落无暇和那个男人尝到她之前的百倍滋味!

“啊!”

落无暇猛地坐起身来,双眼透着惊恐。汗水将她的里衣打湿了一大半,整个人犹如从水中爬起来的模样。

那双眼神太可怕了,好像是要将她活剥了一般。

“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清脆的声音含着些许的小心,小心翼翼的询问。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落无暇如木偶般僵硬转过头,涣散的双眼倒映着少女圆圆的脸颊。向上看去,少女扎着丸子头,带着简单的发饰,插着碧绿色的小花,而身上穿着古色古香的服装,看起来颇有股古典气息。

她这才想起,这里不是原来的世界了,而她也不是洛霞,而是落无暇。就只是看了本小说《复仇庶女》就穿越了,还好死不死的穿在了恶毒的女配,也就是女主的大姐身上。

落无暇刚想摇头,门口突然出现一干人迎进她的屋子,为首的是身穿花色衣服,貌美动人的美少妇。同样是这具身体的三姨娘,出身花楼,此生最为痛恨别人提起她的身份。

三姨娘身份低微,向来都是讨好她娘亲大夫人,怎么今天如此大胆的出现在她的闺房中。要知道,现在她爹落大将军还没回来,偌大的将军府可是大夫人在管事。

落无暇觉得,今天很奇怪……

三姨娘瞥了眼落无暇,阴阳怪气的说道,“大小姐,你还有时间在这里睡觉啊。现在府里都闹翻天了,赶紧穿好衣服去祠堂吧。”

闻言,芝兰下意识问出口,“三夫人,小姐没犯什么事,凭什么要去祠堂,祠堂可是要犯了重大事情的人才去的地方。”

“呵,这个就不是奴家管的事情了。”三姨娘转身,站在门口停顿了下,说话有些尖酸刻薄,“老爷也已经回来了,落大小姐,好之为之。你此次做的事情太过了,恐怕这次,怕是大夫人都保不了你了。”

芝兰不由的急躁起来,有点不懂三姨娘的意思,“老爷回来了,这可是好事,可是老爷不是最疼爱大小姐吗?怎么刚回府就让大小姐去祠堂啊,三夫人说的这话到底什么意思。”见着落无暇十分冷静,她更加着急起来,“小姐,你都不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祠堂已经十多年没有人去过了,这次去,定是有人犯了大事啊。”

想着,心里越发不安,总感觉此事跟小姐有关。

反倒是落无暇不急不躁的起来换衣,待穿好衣服后,淡淡的对芝兰说道,“带我去祠堂。”

看自家小姐胸有成竹的模样,芝兰有几分疑惑,又有一丝看好戏的心情。看大小姐这副模样,只怕以为就算自己犯了事情也无所谓吧,毕竟有大夫人袒护着,毕竟哪次,她做错了事情,不是大夫人帮忙着。

而芝兰不知道的是,落无暇已经回忆起小说所说的发展,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祠堂之内,墨黑色的大门严肃冰冷,落府各个令牌放在了最顶层位置,烛火燃烧着,两旁满满的坐着人,整个房间静的可怕。

当落无暇进入祠堂时,房间中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她的身上,好奇、同情、蔑视、得意、诧异各种视线掺杂其中。

“孽女,进入祠堂还不下跪。”这时,一阵大喝,掷地有声。

落无暇抬起头,直直的面对坐在最中间位置的中年男人,也就是这个府的大将军—落正。男人长着一张国字脸,正气十足,因长期在外杀敌的缘故,瞪着一双眼睛煞气十足。

她挺直了身体,“我为什么要下跪,这总的说个理由吧。”

【推荐阅读】最虐心的爱恨纠葛,饮酒一杯慰风尘……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