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嫡女医妃:腹黑王爷宠不停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2章
2033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母女相拥哭泣的画面,在场的丫鬟们看在眼中,都有一些感伤。

魏嬷嬷抹了抹眼角的泪,提醒道:“夫人、大小姐,咱们不能耽搁的太久了,老夫人还等着呢。”

乔氏作为永襄侯府的嫡长媳,别的女眷不怕,老夫人却是不得不尊重的,她的手微微一顿,掏出帕子的擦着顾菀真脸上的泪痕,低声哄着,“好了,再不去,祖母要生你气了。”

顾菀真吸了吸鼻子,看着乔氏一脸紧张,“娘亲,祖母一定会重重责罚我的,我怕。”

乔氏一早就知道自家女儿轻生的举动惹怒了长辈,这会儿只能低低叹了一口气。

顾菀真原指望乔氏能帮忙想出什么应对的法子,看她这副神情,心不由得凉了半截。

也是,在小说里,这位乔氏出身苏杭阁臣世家,乔家阖府和睦,乔氏得尽长辈与兄弟姐妹喜爱不说,一嫁入永襄侯府又是嫡长媳的身份,夫妻恩爱感情稳定,靠着母家的权势也未曾受过老夫人揉搓,除了性子绵软,身体孱弱了些,导致执掌中馈的大权有些旁落二房的意思,根本是顺风顺水人生赢家,勾心斗角这四个字跟她八竿子也打不着。

这么好的命,怎么就不能穿越到乔氏的身上呢?

顾菀真有些同情自己,好在她还留了后手,靠不了娘,只能搬出爹了,“娘亲,爹他什么时候从边关回来,要是爹知道了,肯定要心疼我的。”

在她的“悉心”提醒下,魏嬷嬷眼睛微微一转,“对啊夫人,大爷前日不是来了信,说要回京一趟吗?”

顾菀真心下微定,如果不是身上这件穿起来不大习惯的古装提醒着她的身份,她都想跳起来为魏嬷嬷鼓掌。

原身的爹可是位护妻护女狂魔,顾菀真隐隐约约记得,小说中顾慎行不日回京,知晓原身投湖自尽的原委后,本想提了刀去给原身讨个说法,被老夫人一力拦下,他不能忤逆他自幼孝顺恭敬的母亲,便当场丢了刀,带着乔氏离开了永襄侯府,数年未归。

偏偏顾老夫人最疼爱的就是她这出息的长子,顾慎行之后戍边不回,她自也是揪心不已。

顾菀真仔细回忆着,一看眼前,乔氏已由魏嬷嬷搀扶着一边小声交谈,一边朝着顾老夫人居住的荣安院走去,赶忙快走两步赶到她们身边。

很明显,这会儿魏嬷嬷就是她们中的脑力担当。

这么一想也是,乔家家大业大,当初把乔氏嫁过来作嫡长媳的时候,自然会考虑到自家女儿心思单纯缺乏手段,指派些有能力的仆妇必不可少。

这会儿听魏嬷嬷对乔氏指点的头头是道,顾菀真饶是还有些忐忑,也多少能放心些了。

到了荣安院的时候,顾老夫人的贴身大丫鬟莺歌正守在院内的檐廊下。

见到来人,莺歌上前行礼,“大夫人、大小姐,老夫人正在慈训堂候着呢。”

顾菀真面色微变。

慈训堂是永襄侯府供奉祖宗牌位的地方,平日大门紧闭,只有要动家法的时候,老夫人才会传人入内。

莫不是要动家法了?!

不应该啊,老夫人虽然对原身时有责罚,但念着顾慎行的情面,对大房总体上还是比较宽容的,上回原身跟明沁县主发生了那么激烈的冲突,淳郡王妃都亲自上门问罪了,老夫人也只是令原身闭门思过,没真的动她一指头,怎么这次……

乔氏没有料到事态如此严重,不由得感到心惊,看了自家女儿一眼。

魏嬷嬷也有些惊诧,不过她原也没有把事情往乐观的想,略一思忖就镇定了下来,悄悄捏了捏乔氏的手臂,示意她可以按照原计划进行。

只要老夫人下了重罚,就上同一套万金油说辞。

乔氏看了魏嬷嬷一眼,一时也想不出别的法子,只能深吸了一口气,牵着顾菀真的手往慈训堂走。

慈训堂内包括顾菀真的同辈姐妹,除了小说里的原女主顾家三小姐母女,几乎永襄侯府的所有女眷都来了,一看到乔氏与顾菀真入内,立时鸦雀无声。

顾老夫人则刚喝了一口茶,茶碗还握在手里,本就有些严肃的面容上没有一丝笑意。

早些年顾老侯爷随着元正帝打江山的时候,顾老夫人也跟着骑过战马握过长枪,据说人也砍杀过个把个,是以顾老夫人那锐利的目光一射过来,顾菀真就感到有些呼吸不畅。

“儿媳给母亲请安。”乔氏松开自家女儿的手,笑着上前行礼。

顾老夫人对乔氏还算和气,很快就叫起了。

顾菀真也不敢耽搁,上前几步在堂中跪了下来,“孙女给祖母请安。”

她被这阵仗吓着了,心里战战兢兢的,力求行礼问安的动作规范到极致。

顾老夫人看在眼里,脸色却没有半分好转,也不说话,只是沉默的盯着顾菀真,直过了好一阵儿,将茶碗蓦的重重落回在桌几上,怒声道:“你可知错!”

顾菀真吞了一下口水,这一声厉喝,真的能给她吓出个心理阴影。

面对这样的顾老夫人,顾菀真没有别的选择,她低下脑袋小心翼翼道:“都是菀真的不是,惹祖母生气了。”

态度百分百良好,认错百分百真诚。

顾老夫人看向顾菀真的目光微微一顿,其他人的眼神也有些不一样了。这还是她们家那位大小姐吗?怎么突然这么乖巧懂事?

假象,一定是假象。

站在一旁的三夫人孙氏扯了扯唇角,忍不住抢先开口,“母亲,看来大丫头这段时长进不少啊,平日瞧着她那样荒唐,如今面壁思过几日,知道要挨罚还会学乖了。”

顾菀真心里咯噔一下,孙氏这话,不但提醒了众人她先前得罪淳郡王府的事,也是说她不是真心认错,只是不想挨罚假装出来的。

果然,顾老夫人听了之后深以为然,看向顾菀真的目光更冰冷了。

在在场所有人的心目中,她们府上这位嫡长女都绝不是那种一批评就诚恳改正的人,孙氏的话是她们能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释。

【推荐阅读】最虐心的爱恨纠葛,饮酒一杯慰风尘……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