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嫡女医妃:腹黑王爷宠不停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5章
2045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她腿上的不是毒蝎子,是钱啊!

顾菀真的眼睛都要亮了,赶忙将自己的帕子掏出来,捏着两个角一兜,半点不与那蝎子接触,就将它裹了起来。

这动作,这巧劲儿,十分娴熟。

顾菀真当初被善心人士资助考取中医大学,她的恩师见她是个孤儿,又刻苦用功,动了恻隐之心,一直将她当做关门弟子似的用心教养,除了课堂教学,每天都要给她开小灶,还经常带她上山采药认药,所以顾菀真对这些毒虫毒草早就习惯了。

顾菀真没想到在祠堂罚跪还有这种收获,心里美滋滋的。

躲在门外的丫鬟却是一愣,看好戏的表情僵在了脸上。

她们府上这位大小姐,一向脾气暴胆子小,这么个罕见的毒虫,就算没蛰着她,她怎么也半点不害怕?

不应该吓得屁滚尿流吗?

那丫鬟不死心,想了想,又打开了另一个陶罐的盖子。

“吱吱吱……”一双绿豆般的眼睛探出来,飞快得顺着门缝蹿了进去。

这回该怕了吧!

顾家大小姐怕老鼠是丢过大丑的,那丫鬟自认放出了杀手锏,放心极了,未免在这儿待的时间长了被人发觉,抱着两个陶罐匆匆的走了。

顾菀真正盯着被困在地上的毒蝎一脸陶醉,余光里就有一抹灰色一闪而过。

定睛一看,是一只壮硕的灰鼠。

顾菀真揉了两下眼睛,确认自己看的没错,下意识的皱了眉,这,似乎不对啊。

刚刚毒蝎出现的时候,她还以为是单纯的巧合,没有多想,现在瞧见老鼠,顾菀真就纳闷儿了,永襄侯府祠堂是多么重要的地方,供奉着顾家列祖列宗的牌位,这又是蝎子又是老鼠满地乱跑,可能吗?

顾菀真转头朝门口看了一眼,果然有一条细缝!

顾菀真隐隐感觉这个片段有些熟悉。

她想起来了,小说女主顾珞冉之后有一次被顾老夫人罚跪慈训堂,顾星瑶就用了这招,没有想到,现在顾菀真延续了原身的生命,顾星瑶就把这个狠毒的法子拿来对付她了。

顾菀真有些庆幸自己是学中医出身,在小说里,顾星瑶弄来这毒虫,抱得是想要毒死顾珞冉的念头。

当时顾珞冉是怎么做的来着?

好像是慌乱过后,心中恨极,几脚下去,把老鼠毒蝎一并踩死了。

顾菀真不由得咂舌,下定决心这辈子一定不去得罪顾珞冉,不,不仅不能得罪,还要对顾珞冉主动交好,让她千万别害自己。

这么想着,顾菀真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她完全没有发觉,慈训堂一侧的窗户,在不久前被人悄声打开,过了一会儿,又不声不响的合了起来。

……

荣安院正房。

顾老夫人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莺歌,有些诧异的停下了捻着佛珠的动作,“见了老鼠,那丫头居然没有大呼小叫?”

莺歌点了点头,“奴婢在窗外盯着了,大小姐不止没叫,连动也没动过。”

“哦?”顾老夫人双眼微眯,显然不太能接受莺歌回禀的内容,“这倒奇了。”

大约两个月前,顾老夫人带着顾家几位夫人小姐去户部尚书府上参加游园会,不知是尚书府哪位公子养了白鼠作宠物,顾菀真看见以后吓得上蹿下跳,都要爬到园子里的石桌上去了,当日游园会上宾客众多,永襄侯府的颜面差点被顾菀真丢光。

这段往事顾老夫人想起来都觉得不堪,一时不太能接受顾菀真的转变。

莺歌心里也是这种感觉,甚至有点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回想着方才亲眼见到的场景,她思索了片刻,似是想到了什么,“老夫人,您说大小姐会不会是真的知道往日做的不好,决心要改呢?奴婢瞧着大小姐方才的反应,是真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沉稳样儿,在祖宗排位前跪的也直,兴许真的如大小姐所说,她经过这次的事一下子明事理了也说不定。”

顾老夫人显然没有莺歌那么乐观,这嫡长孙女让她头疼多年,已然是一块心病。

只不过,除了莺歌的猜想,眼下似乎也没有更好的解释了,顾老夫人有些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只希望她是真的长进了就好。”

莺歌想了想,又问,“那四小姐那儿……”

顾老夫人顿了一下,面上不露喜怒,“四丫头这回确实做得过了,往后要是再有这样上不得台面的事,我必要重重罚她,这一次,就先给大丫头一个恩典,算是补偿吧。”

莺歌明白,顾老夫人是孙氏的表亲姨母,就算再怎么瞧不上孙氏,她对三房到底还是要留几分余地。

莺歌应了一声,退下了。

……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到了下晌时分,莺歌吩咐丫鬟打开了慈训堂的大门。

两个时辰总算是到了。

顾菀真如蒙大赦,想要从地上站起来,却根本使不上力,一摸小腿,才发现自己跪了太久,双腿已经麻木,没有半点知觉。

莺歌的唇边飞快的掠过一丝笑意,“大小姐不用急,老夫人知道您这一回是诚心实意的反省过错,特意备了轿撵送大小姐回去。”

顾菀真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夸奖,有些反应不过来,只顾着捡起那只包好的毒蝎,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有四个仆妇从外走入,利落的将她扶到了其中一人的背上。

顾菀真又呆呆的看着自己被送上了慈训堂外的一乘四人小轿。

眼见那几个仆妇要将轿帘拉下,顾菀真福至心灵,恍然想起自己差点忘了礼数,“莺歌姑娘,记得代我谢谢祖母!”

这话的尾音还没落下,顾菀真就瞧见顾老夫人被人搀扶着,站在远处的墙根下头看她。

擦……

顾菀真逐渐扭曲的表情在一瞬间被轿帘牢牢遮挡了起来。

这顾老夫人为什么要躲在某处暗中观察她,还好她没忘记道谢,不然顾老夫人估计又会觉得她不懂礼数。

顾菀真对永襄侯府这位地位最高且面目严厉的女眷实在有点畏惧,好在轿子很快就被仆妇抬起,顾菀真一直听着自己走远了,出了荣安院的大门,终于松了一口气。

【推荐阅读】最虐心的爱恨纠葛,饮酒一杯慰风尘……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