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凤染九霄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一章 重生归来
3355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红瓦金砖麒麟坐镇的金銮殿外,群臣手持象笏,为两列而立。

江漓落跪在群臣之间,发丝凌乱,微眯着眼,不可思议地看着石阶尽头,那个一袭龙袍器宇轩昂的男子身边,居然有个女子,穿着原本属于她的金丝百鸟朝凤袍!

他们是什么时候牵扯上的?

江篱落面色苍白,唇无血色,怔怔地看着石阶尽头的男女。

“东方百,你为何如此待我?”

江漓落眼眸含泪,心中带着最后的一丝期盼。

“皇上,江家叛乱,云儿想,姐姐必然是不知情的,愿皇上网开一面,放姐姐一条生路。况且,如今云儿已经怀有龙裔,就当是为了孩儿积德,莫要杀她了。”

江漓云美眸微红,银珠欲坠,恍如一片海棠动人心弦,惹得东方百心疼不已。

什么,怀孕了?

江漓落微微一怔,不可思议地盯着那个梳着朝阳五凤鬓的江漓云,大脑顿时一嗡。

“江漓云,东方百???????哈哈哈,好一场大戏啊!”

江漓落清冽的眸中,带着一丝的绝望,仰天大笑。

她明白,她算是明白了啊!

怪不得东方百一登上皇位,就对江家赶尽杀绝?怪不得,她说了自己已经怀上他的孩子,却还是被害得流产。

原来,从头至尾,她也不过就是这个男人为了登上皇位,所利用的一颗棋子罢了!

江篱落红着眼眶,心如绞痛。

她的孩儿啊,居然是被自己的亲生父亲给害死的啊!

“皇后娘娘心善,母仪天下,是天下之福,恳请皇上三思,此女目露怨念,留着也是祸害,望陛下斩草除根!”

一个身穿仙鹤图案手持象笏的男子跪在地上,掷地有声地说着,紧接着,又有好几个大臣跟风似地跪在地上。

真是一出感人肺腑的戏啊。

江漓落似笑非笑,泪痕未干,固执地仰着脑袋盯着那两个算计自己多年的狗男女。

“爱卿所言极是,爱妃宅心仁厚,朕实在是不忍心拒绝,这样吧,只要这罪臣之女,认过斩首众亲,扬言于江家断绝,朕便放她一条生路。”

东方百浅笑着挥了挥手,皇袍一扬,群臣身后的侍卫,也一个个手提方形木箱站在江篱落身后的千斩台上。

嘭!

木箱,被这群该死的侍卫,给一一踹翻了!

眼睁睁地看着亲人的头从木箱中滚落,江漓落的心也跟着一起跌落,悲愤幽怨地怒视着台上的东方百,猛然站立起来,想要将这些散落的亲人头颅捡回木箱中,免受外人亵渎。

可就在她站立的那一瞬,一柄锋锐的长枪却在她的背后狠狠地斩了一刀!

“放肆!皇上面前,岂容你嚣张?还不跪谢皇恩浩荡?”

一声凛冽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猛烈的一脚,硬生生地将江篱落踹到在地。

她的肋骨,被踹断了一根!

江篱落暗暗咬牙,唇角沁出一丝的血迹,模糊的视线落在千斩台上散落的人头上。

那是她的亲人们啊!

明明半月前,她还感受着母亲的温柔父亲的宠溺,姊妹兄长的关爱,怎么现在,他们全都不在了?

不,不,不??????

江篱落眼眶通红,痛苦愤怒倔强的眸子,紧紧望向千斩台的方向。

身子的剧痛,哪里比得过心中的绝望?

她没有倒下,哪怕身体早已伤痕累累,哪怕被东方百刚弄流产不久,她依旧从地上咬着牙站了起来。

只要她站起来了,江家,就没有倒下!

“谁让你站起来的?跪下!”

耳畔又传来一声叱责,紧接着,陆陆续续的侍卫,团团将她围住。

这一刻,江篱落感觉自己就像是战场上的孤军,没有后援,也没有生机。

那就,血拼到底,死不足惜!

突破重重侍卫,身上的刀伤也愈发的狰狞,弓箭手的箭狠狠地扎进了手臂,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只可笑又可悲的刺猬。

“罢了,既然她想确认亲人,就任她去好了。”

东方百长袖轻拂,意味深长地说着,眸中闪过一丝的嘲弄。

闻言,站在千斩台上的侍卫头子会意,脸上也挂着阴阳怪气的笑容,故意用脚一踢,将江篱落的父亲,大将军江勤的头颅,从千斩台上,踹到了江篱落的面前!

这个头颅,就是她的父亲,就是那个从小到大,手把手教她武艺,严厉又宠溺着她的父亲啊!

“啊——”

江篱落仰天悲啸,两行清泪无声无息地落了下来。

簌簌——

两支利箭从弦上挣脱,直直都朝着江篱落射去。

眼看着,利箭就要射中江篱落,女人身体猛然微侧,眼疾手快地握住了利箭,冰冷绝望的琥珀色眸子,清冽地看着高台上的东方百,令周围的侍卫,竟觉得不寒而栗。

“江篱落,现在江勤就在你面前,你为何不认?是否嫌他还是离你太远了?”东方百淡淡地开口。

离江勤头颅最近的侍卫,自以为是邀功的好机会,当即用脚去踢,想顺应了东方百的话。

眼看着父亲的头颅要再一次被人践踏,江篱落想都没想,下意识飞箭而去,硬生生地废了那个侍卫的腿!

江篱落这边一旦伤人见血,弓箭手的箭也就指向了她,冰冷锋锐的箭头,就像她此刻的绝望。

“姐姐,你这样都是何必呢?”

江漓云叹息道,举止之间,尽显雍容。

从高台上下来的她,身边自然是有东方百相伴着的。

江篱落腥红着眼,冷冷地盯着不远处说话的女人,双手早就已经握紧了拳头。

凭什么她的孩儿就得死?

凭什么沙场是她去,刑场还是她去?

为这个男人披荆斩棘这么些年,难道他就一点感觉都没有?

“老天爷,我不甘啊!”

话毕,原本藏在发髻中锋锐的簪头,转眼间,就被江篱落拔了出来,直戳江漓云大动脉!

“小心!”

东方百脸色突变,当即一手揽过江漓云,抬腿就是一脚,硬生生将江篱落给踹开了。

紧接着,顺势抽过身边一个侍卫的佩剑,猛然一刺,插在了江篱落的心脏处!

他,居然动手了!

感受着生命的消逝,曾经的美好记忆就像走马观花一般在脑海中重现。

那个花前月下,那个温文尔雅的少年,那个口口声声说着爱着她的男人,现在,却为了另外一个女人,杀了她?

啊——

江篱落绝望地看着面露杀意的东方百,心也跟着一起死了。

魂魄出体,看着千斩台下浑身是血的自己,江篱落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一阵雷鸣,狂风肆虐!

江漓落知道,是老天开眼了,是老天听到自己的不甘了!

猛然间,苍穹的一股强劲的吸力,将江漓落往天边的尽头带去,速度快得惊人,而这种难以描述的感受,也就只有江漓落自己清楚??????

“喂,醒醒。”

一个极富有磁性的男声在江漓落的耳边响起,脸上也被轻微的拍打着。

恍惚着睁开眼,江漓落一脸懵地看着眼前这个五官精致温润如玉般的男子。

别人或许不认识,但身为大将军嫡女的江漓落,可对眼前这个男人不陌生。

不就是当初东方百上位的强劲对手——东方湛!

什么情况,她不是死了吗?

江漓落可不相信,自己都已经死得那么透彻了,还会被救回来,更何况,救自己的人,会是眼前这个男人?

“多谢相救。”

千言万语堆积心中,却来不及说出口,最终,只是道了个谢。

“顺手一救,不必放在心上。”

东方湛神情微凉,一副拒人于千里的模样瞥了江漓落一眼。

“姐姐,你没事吧?方才真的是吓坏妹妹了!还好有宣佑王出手相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边还不等江漓落反应过来,另一边的女声就打断了她的思绪,殷勤地扶着她,俨然好妹妹的模样。

扭头瞥了眼说话的人,面如凝脂身姿曼妙,一身流彩暗花云锦裙。

好歹她也是大将军江勤之女,当年又为了帮东方百上位,这些官员的背景,心中早就有一个概论。

而眼前这个女人,不就是皇贵妃娘家的人,礼部尚书白南庭的女儿,白洛芷吗?

等等,她为什么唤自己姐姐?

“我是谁?”

江漓落一本正经地盯着白洛芷,丝毫没有玩笑的意思。

闻言,白洛芷面露尴尬,眸底的厌恶,也是短短的一瞬,消散极快,就好像从未出现一般。

“姐姐,你不要吓我,你忘了你是礼部尚书的嫡女,白洛烟吗?我是你的妹妹,阿芷啊!”

白洛芷烟波含秋,俨然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

这要是外人看了,哪里会想得到,这些年来,白洛芷是如何仗着父亲的宠爱,在家中肆意欺负她这个嫡女的!

就在这短短的片刻,脑海中的记忆顿时涌现,前世悲戚的江漓落,以及今生同样可悲的白洛烟。

江漓落神情淡漠,心中总算是明白怎么一回事了。

看来,方才白洛芷故意将白洛烟推入水中时,这个女人就已经放弃了生的希望,魂魄离体,也促就了江漓落的重生。

好,老天不亡她,给了她重生的机会,从今往后,她江漓落,就要代替白洛烟,更好地活下去!

“玩笑话罢了,妹妹还真是不识风趣,不用紧张,我没事。臣女谢过王爷,无他事,先行告退了。”

白洛烟嫣然一笑,脸色依旧苍白,却给人一种孤傲独梅的姿态,引得东方湛居然心口一动。

往日怎么就没发现,这礼部尚书家的嫡女,居然还是这样一个卓尔不群的女子?

“好生歇息。”

东方湛微微颔首,衣冠束发,凛冽的眸子淡淡地从白洛烟的脸上掠过,继而转身上马,潇洒离去。

这边东方湛刚走,那边原本还装模作样搀扶着自己的白洛芷,当即就松开了手。

“看姐姐还有气力开玩笑话,相比是没有什么大碍了,妹妹这边有些急事,姐姐自己回去便可,不必等我。”

白洛芷浅笑着瞥了白洛烟一眼,眼底闪过一丝的杀意。

有何畏惧?

她重生归来,背负血海深仇。此生,她是江漓落,又是白洛烟。

复仇路上,挡者,杀之后快!

【推荐阅读】最虐心的爱恨纠葛,饮酒一杯慰风尘……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