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凤染九霄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五章 风湿
3538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一听这话,陆梦蓉的脸色微变,双手下意识地紧拽着梅花纹纱袍,久久难言。

“梦蓉,你可知此事?”

站在身旁的白南庭脸色微沉,两袖一挥背负而立,锋锐的眸子紧盯着神色紧张的陆梦蓉。

“老爷,妾身不知道啊,方才也是因为着急才那么说的!老爷,妾身怎么会干出那样的事情来呢?”

陆梦蓉脸色煞白,苦苦解释道,一双含春眸,也让白南庭心软。

可众人都在这里,白南庭要是不给个解释,着实有些说不过去,往后他这个一家之主的威严,又在何处?

“姨娘口口声声说着此事与你无关,那我倒是好奇了,刚才姨娘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这毒是要下到我的身上,只不过阴差阳错给弄错了!”

白洛烟冷笑一声,锋锐的眸子紧紧盯着眼前这个百口莫辩的女人,顿时令人有种如坠冰窟的错觉。

“白洛烟,你休要在此信口雌黄!”

陆梦蓉脸色愈发的难看,厉声何止道。

“够了,此事我一定会彻查清楚,你们都给我回房间去!至于这个书童,胆大包天,我白家待他不薄,现如今,居然还妄图玷污芷儿,给我拖下去剁成肉酱喂狗!”

白南庭一挥长袖,脸色微凉,冰冷的眸中不带任何的温暖。

站在旁边的几个侍卫,听到白南庭的指示,二话不说,就将昏迷的书童给拖下去。

有了书童当替死鬼,这件事情,多少就罢。

白洛烟早就知道,白南庭会偏袒于陆梦蓉,只不过没想到,他会偏心至此?

心口一凉,视线也落到了陷害失利的陆梦蓉身上,正好迎上对方那双阴冷的眸子。

“再过两日就是皇贵妃的生辰,现在首要之事,就是进宫,要是让我听到谁再提及今夜之事,舌头就别想要了!”

白南庭沉声喝道,俨然是要将白洛芷差点被书童玷污的糗事给压下来。

心顿时咯噔一声响,这话中,也算是给白洛烟一个要进宫的提醒了!

“大晚上的,你们在这作甚?喧闹声连我在紫藤斋都听见了。”

一个老者的声音从不远处响了起来。

老太太身穿紫金百花烟雾裙,风鬓斜插朝阳五凤叉,拄着蛇头红木拐杖,身后齐刷刷跟着四名气质非凡的丫头。

光听声音,白洛烟一时间还不知来者何人,可一见到这老太太,心中也顿时明了。

这不就是白家老太太,白南庭的母亲,长安三大势的欧阳氏吗?

“惊扰母亲了,并无它事,不过就是让孩子们用点心,过两日就是皇贵妃的生辰,介时,说不定还是孩子们选定夫婿的好日子。”

白南庭尴尬地笑了笑了,微微作掬,以表敬意。

看到白南庭对老太太有些敬畏,白洛烟心中顿时一喜,眉头一扬,心生一计。

“有什么交代的,明日再说吧,夜深了,就早些歇息。”

老太太淡淡瞥了眼众人,犀利的眸子,足以说明她心中清楚白南庭是在撒谎,只不过,懒得揭穿罢了。

眼看着老太太转身离开,这边的白南庭也将众人遣散,免得再惊扰了老太太。

白洛烟回到澜庭小院,想着老太太拄着的拐杖,定是有什么隐疾。

倘若她能够治好老太太的隐疾,在这白家,即便陆梦蓉想要陷害自己,也不敢同今日这样明目张胆了!

多少是些保障。

深夜未眠,白洛烟在小苑月下,迎着银光而摆动,一套为了老太太量身打造的老年太极出世。

趁着夜深无人,白洛烟也正好可以练练功夫,免得陆梦蓉和白洛芷再出歹招,自己无力抵抗。

眼下,想要在短时间恢复到前生的功夫水平,还是有些难度的,但是勤苦练习,增强内力,自保还是绰绰有余。

时间飞快,转眼就到了翌日清晨。

老太太年纪大了,一旦晨醒便很难入眠,白洛烟也恰恰抓住这个机会,直接从澜庭苑出发,前往紫腾斋。

“奶奶,烟儿给您请安来了!”

看到老太太坐在软榻上休息,白洛烟笑着说道,身旁的岚岚,手中还端着请安的糕点。

“你今儿个怎么来了?可是有事求我?”

老太太的话语明显生疏几分,瞥了眼笑靥如花的白洛烟,微微扬了扬手。

见老太太赐坐,白洛烟也毫不客气,示意着岚岚将糕点放下,便坐了下来,压根就没有在意老太太的淡漠。

“奶奶,昨夜看你离去,拄着蛇头红木拐杖,可是腿疼?”

白洛烟开门见山,省得拐弯抹角惹得老太太多想。

“这已经是老毛病了,一旦春雨下来,或是季节更替,膝盖就疼得很,药无用,耽搁这些年,我也习惯了。”

老太太叹了口气,风鬓上的琉璃双环金叉也晃动起来。

这不就是风湿吗?

要知道,风湿可是边疆沙场的战士最容易得的病了。

“奶奶,其实这些年来,烟儿一直都有查阅医书,就想着什么时候能将奶奶的腿疾治好,照着奶奶的话,您是习惯了,可烟儿看着心里却习惯不了,现在终得医治的法子,还望奶奶能够尝试。”

白洛烟一脸真挚地看着老太太,惹得后者心中一惊。

自己平日淡漠惯了,却没有想到,白洛烟居然还有这样的孝心。

“好好好,难为你一片孝心了。”

老太太心中温暖,话语也柔软了不少,这会子倒有几分祖孙的滋味,没有刚开始的疏远了。

“奶奶,腿上的穴道之多,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您这是风湿,雨天或季节更换就容易犯病,疼起来确实难受,烟儿给您揉揉,保证舒缓很多。”

白洛烟解释道,当即跪在地上,也顾不得脏,帮老太太按摩腿上的穴位,好让她的风湿痛能够减轻一些。

风湿实际上是一种很难痊愈的病症,大多数都是以舒缓和预防为主。

恰巧前生的白洛烟,特意研究了这个病症,为的就是让战士摆脱风湿之苦,这穴位按摩法,就是典型的法子。非但可以活血筋骨,还能促进骨骼健康,只要坚持下去,不出半年,风湿就能痊愈!

“奶奶,你可感觉腿上舒缓了很多?小腿筋时而跳动?”

一刻钟过后,白洛烟也就停止了按摩,仰着头看向一脸享受的老太太。

“对对,神奇至极,我膝盖确实是不疼了,昨夜害得我无法休息,没想到,被你这么一按,居然不疼了?”

老太太惊喜地说着,赶紧将白洛烟扶起来,脸上更是挂着欣喜的笑容。

“奶奶,这还不算完,烟儿自编了一套适合您的太极,只要每日晨起练练,对身体也是有极大好处的,这风湿,自然而然也会痊愈。”

白洛烟冲着老太太眨了眨眼睛,一脸的俏皮。

“当真?”

这病痛她熬了这么多年了,现在突然跟她说能够好起来,老太太自然是有些不相信了。

“当真!咱们可以一起练练,我来教你啊!”

白洛烟拉着老太太的手,丝毫不因为对方的威严感到畏惧。

第一次跟小辈这么亲密,老太太的心情也好的很,眉开眼笑合不拢嘴。

“白洛烟,老夫人腿脚不便,你还这样放肆?成何体统!”

就在白洛烟刚拉着老太太出门,谁知,正好就碰到了带着白洛芷前来请安的陆梦蓉。

本来对方就因为昨晚上的事情,对白洛烟耿耿于怀,这会子又看到她这般放肆,哪里肯轻易放过?

“我??????”

不等白洛烟开口,站在陆梦蓉身后的白洛芷,眸中闪过一丝的阴冷,直接打断了白洛烟还没来得及说完的话。

“姐姐,就算你平日潇洒惯了,也不能拿奶奶开玩笑啊,奶奶年事已高,哪里经得起你这样折腾?”

白洛芷一脸担忧地看着老太太,生怕她被白洛烟给误伤一般。

这神态,俨然就是一个为老太太考虑的好孙女。

“来人呐,把白洛烟给我带下去,家法伺候!现在真的是越来越不像话了,都敢在老夫人面前放肆,像什么样子?”

陆梦蓉趁热打铁,冷声喝道,想利用这个机会好好教训白洛烟一番。

“姐姐,你这番胡闹,妹妹也找不到理由帮你开脱了。”

白洛芷一脸为难地说着,搞得好像她真的想帮白洛烟开脱一样。

眼看着被陆梦蓉喊过来的下人就要将白洛烟给带走,站在她身边的老太太,脸色也更加的阴沉了。

“这白府,什么时候轮到你陆梦蓉当家作主了?”

一个声音响起,顿时让陆梦蓉的心咯噔一声响。

难道,老夫人是打算向着白洛烟吗?

“夫人,我是看白洛烟对您不尊,所以,所以就帮您教训她??????”

陆梦蓉脸色有些难看,一时间,竟有些语塞。

“陆姨娘,希望你别忘了,烟儿可是白府的嫡女,而你不过就是个姨娘,看到烟儿不行礼还想要动用家法?你这庶母,未免也管的太宽了吧!”

老太太冷声呵斥,冰冷的眸子淡淡地注视着眼前面色苍白的陆梦蓉,一点面子也不给。

“奶奶,不要动怒,烟儿没事。”

见老太太情绪上来,白洛烟自然是担心不已,连忙阻止。

老人家是最不能气的,一气就容易多病。

“烟儿,你莫要阻拦,奶奶今个儿就是要给你出这个头了!你们谁要是跟烟儿过不去,就是跟我欧阳静过不去!我看这个白家,到底谁敢放肆?”

老太太冷冷地开口,目光从陆梦蓉身上轻轻掠过。

原本陆梦蓉还担心,昨晚上的事情会让老夫人不高兴,特意一大早带着白洛芷来请安,却没有想到,居然遭此羞辱?

按照规矩,嫡女庶母相见,庶母确实是要向嫡女请安,可白洛烟在白家是个什么情况,老夫人难道还会不知道吗?

今日之事,分明就是偏袒白洛烟,故意对她几番羞辱!

陆梦蓉心中有恨,可谁让帮白洛烟出头的不是别人,正是白家的老夫人——欧阳静?

就算她心有不甘,也不敢造次。

“老夫人息怒,方才是妾身担忧过度才过于失态了,妾身跟老夫人请安了。”

陆梦蓉微微垂着脑袋,朝着老太太行了个礼。

“芷儿给奶奶请安。”

跟在陆梦蓉身后的白洛芷,也乖顺地跟陆梦蓉行礼,不敢多说一句。

“若老夫人没有别的事情,妾身就带着芷儿回去了。”

陆梦蓉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老夫人一眼,心里巴不得赶紧离开。

“我刚刚说的话,你是不是当成耳旁风了?跟我请安,就不用跟烟儿请安吗?人都在这里,你们是打算把她当成空气吗?”

老太太依旧不依不饶,语气愈发强硬了三分。

【推荐阅读】最虐心的爱恨纠葛,饮酒一杯慰风尘……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