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那条河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五十章 祝福
2024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方瀚博紧紧抱着石桂清,带这些开心,说道:“桂清,明天我就要回去了,我可以带上你一起离开了,我母亲那样喜欢你,我们疫情会得到很好的祝福的。”

他想到自己即将回到嘈杂浮躁的城市,即将开始另一种生活,将会远离这些自然美景,心中不禁伤感。

但是他想到石桂清即将跟着自己一起回到家中,自己会娶石桂清做妻子,会和她继续过上开心的、柴米油盐的、琐碎的日子,也许会有矛盾或者小争吵,但是只要对方是石桂清,就觉得再怎么样,生活都十分有希望。

石桂清想起了自己不能生育的惨痛的事实,只是也紧紧的保住了方瀚博,没有说话。

两人相互抱了一会,石桂清慢慢开口,说道:“瀚博,要不然你先走吧,我”

方瀚博心里大惊,将石桂清轻轻的拉离自己的怀抱,凑近了头,只是这石桂清的眼睛,想知道石桂清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有些犹豫的问着石桂清说道:“桂清,你还是很犹豫吗?”

石桂清摇了摇头,对方瀚博笑了一下:“不!瀚博,和你在一起,我非常开心。”

方瀚博眼中透露着疑惑,不明白石桂清到底还在害怕些什么,低头轻轻吻了一下石桂清的额头,说道:“桂清,不用害怕,我会一直保护你,在你身边,我会永远的对你负责。”

第二天一早,依然是那个美丽的清晨,河边升起一片轻柔的雾霭,山峦被涂抹上一层柔和的乳白色,白皑皑的雾色把一切渲染得朦胧而迷幻。灰蓝色的穹隆从头顶开始,逐渐淡下来,淡下来,变成天边与地平线接壤的淡淡青烟。

原本这些都是方瀚博和石桂清眼中极好的美景,可是现在石桂清和方瀚博却面临着亮亮离别的场面。两人拉着手,从未握的那样紧,石桂清的手被握的骨节开始发白,可是两人还是不愿意松开。

石桂清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紧紧地咬着唇,对着方瀚博轻轻地微笑着。

方瀚博一咬牙,将石桂清更加用力的往自己身边拉,对石桂清鉴定的说道:“跟我一起回城吧,现在就走!”

石桂清摇摇头,她回头看了一眼,然后转过头,紧紧地看着方瀚博,仿佛要将他紧紧的钉在眼中,当初的誓言还在耳边,现在却不得不两两别离,她的心里伤的斑斑勃勃,仿佛在流泪,却还是让自己尽量对着方瀚博微笑,却不知道,此刻的自己反而更加让方瀚博心疼。那么了解石桂清的方瀚博,怎么可能不清楚她的表情和她的眼神。

车后的客车马上就要开走。客车司机探出头来不断的催促着,大声喊着:“还走不走?”

石桂清擦了下眼睛,然后对方瀚博扬起一个自认为最好看的笑容,对了下他的肩膀,声音温柔而亲和的说道:“快走吧,等我把家里安顿好就去找你。”

方瀚博一边被石桂清推着往前走,一边不停地转头,有些不甘心又有些不放心的问着石桂清,说道:“那你什么时候来?”

石桂清对他点了点头,郑重其事的承诺道:“我事情办好就来!”

石桂清一路推搡着方瀚博上了车。

方瀚博的脑袋从车窗弹出来,皱着眉,看着石桂清朝他挥手告别,身影越来越小。

方瀚博的回忆被石小苇的声音拉回现实,看见石小苇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他察觉到自己眼中的泪水已经在不经意的时候从脸颊滑落,他用手背擦了下眼睛。

石小苇皱着眉头,十分心疼自己父母当年的遭遇,追问道:“那后来呢?”

方瀚博摇了摇头,结果了石小苇递过来的餐巾纸,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怅然的说道:“后来我和你妈就断了联系,那个年代通讯不方便,我几次回去找她都没找到她。”

石小苇身子微微凑上前,有些紧张的问道:“那我妈也没来找你吗?”

方瀚博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石小苇,淡淡的微笑着。

石小苇低着头,轻轻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哎……我妈一定有他的苦衷吧。”

方瀚博点了点头,仿佛又先进了回忆中,淡淡的叹息说道:“应该吧。”

石小苇拉住了方瀚博的手,看着方瀚博,对他说道:“爸,你跟我回六安吧,我也好照顾你。”

方瀚博低着头,犹豫片刻,然后抬起头,看着石小苇,对她笑了,说道;

“好。”

一路上方瀚博都在专注的看着窗外的风景。远处的山,轮廓则依然朦朦胧胧,被雾淹没得只剩下一个淡淡的剪影,看到此景令他想到了水墨画中的山,这朦胧之美在画家们的笔下挥洒的淋漓尽致。

这里是当初他和石桂清一起建设的地方啊。

客车一路颠簸,显示屏上写着“黄山——六安”。

方瀚博看着窗外,低头看着靠在他肩头睡着的石小苇。进入了自己的沉思。窗外高低不平的田地上,那结满果的油菜哟,像风烛残年的老人,被岁月压弯了腰。霏霏地细雨轻飘匍匐在田地里黄黄地油菜杆上,似那催化剂,催老着油菜果颗粒饱满。

连绵不绝的群山背靠背延向天边。岭上杨梅熟得正透,瞥一眼就能酸到骨头里去;秋收刚过的玉米林成片地挺立在黑土地里,像在与秋风把茶言欢,秉烛夜谈。山坡上,小路边,村头巷尾,各种奇草异树不约而同地泛黄、泛红,黄得纯粹,红得似火,把人们的心也给燃烧起来。

方瀚博终于到达了六安,这个石桂清居住过许久的地方。他用力呼吸着这里的空气,仿佛可以闻到当年石桂清身上的皂角清香。

石小苇抱着一束鲜花,带着方瀚博来祭拜石桂清,石小苇把化放在石桂清的碑前。

石小苇在墓前慢慢的跪下,轻声的说道:“妈,我把爸带回来了。”

方瀚博看着上面照片上石桂清的样子,没有说话。

石小苇转过头看着方瀚博,方瀚博的表情十分复杂。

【推荐阅读】我的狐仙老婆……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