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那条河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五十一章 曾经
2037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方瀚博垂着眼睛,石小苇看不出他的表情,方瀚博对石小苇轻声说道:“你先去外面等我,我想和你妈单独呆会儿。”

石小苇慢慢的离开,方瀚博回头,看着石小苇走远。

然后方瀚博缓缓在石桂清坟前蹲下,一手扶着墓碑,就像扶着石桂清的肩膀。他低着头,沉默了良久。然后才慢慢抬起头,露出了和当年一样的笑容,和善,明朗,带着无限的温柔。

看着月色是这样的柔和,思念却是如此的沉重,淡淡的,静静的,石桂清清秀的面庞在他的脑海里像洪水般席卷而来,仿佛她的气息还在身边,不曾离去。方瀚博常常幻想石桂清还在身边,假装那美好的时光不曾挥手告别,但终就逃不过命运的齿轮。

方瀚博看着照片上的石桂清,她依然是那么清秀,即使已经老了,眼中也仍然十分清澈,仿佛有着和善的光亮,他沉声,带着笑意,轻柔的说道:“我会帮你一起守住这个秘密。”

方瀚博从口袋里掏出一封老旧的信件,然后点燃。

信件遇到了火,开始慢慢烧了起来,方瀚博看着火苗,抚摸墓碑上桂清的照片,照片上的桂清淡然的笑着,一如初见。

天空永远那样深邃,几乎只有极少的时候,连绵不绝的大山之巅才会显现几道银河。这些银河在秋阳的照映下,转眼间变成一道道银屑铺展成的康庄大道,或在山岭间一抹火红的马缨花的映衬下,可以清晰看见冰山与火焰交融的画面。

当年。

石桂清有些紧张的坐在医生边上,手紧紧捏着衣角,有些局促不安,看见医生眉头紧锁,心里越来越慌张。

石桂清有些按捺不住了,凑过身子,问着医生道:“医生,我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医生摇了摇头,看了一眼石桂清,叹了口气,说道:“哎……像你这种几个月没来生理期的情况,在工地上也不是第一例。结合你之前因为在工程建设过程中,长期泡在水里的情况来看,你是闭经了。”

石桂清有些愣住了,她没想到自己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有些语无伦次起来:“闭……闭经?”

医生闭着眼睛点点头,随后转过身去,背对石桂清,仿佛不忍心看见石桂清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也不忍心宣布她们之后的病情。

石桂清有些不安,看见医生背过身去,有些犹豫的准备站起身,说道:“那我……”

石桂清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病例,刚准备起身,忽然听见医生沉痛的声音说道:

“你将终身无法怀孕。”

石桂清仿佛自己的世界天崩地裂,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走了似的,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嘴唇都有些颤抖,目光呆滞。

出了医生的诊所,石桂清六神无主的走在工地上。

方瀚博看到石桂清,停下手中的活。对石桂清招了招手,大声的叫道:“桂清!”

石桂清没听见,拖着沉重的步伐,继续往前走。方瀚博看见石桂清仿佛被抽了魂似的,有些担心。他又大喊了一声:“桂清!”

石桂清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刚刚医生的话在她的脑海中不停地回旋,石桂清走在路上,只觉得浑身冰冷。还是没听见方瀚博的叫声,依旧往前走。

方瀚博看到石桂清托尼盖寻常的反映,几家茫茫的跑到石桂清面前,伸出手挡住了石桂清的去路。

石桂清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方瀚博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险些摔倒。

方瀚博把手放在石桂清眼前挥了挥手,关心的看着石桂清,问道:“怎么了?怎么跟失了魂似的。

石桂清目光闪躲。”

石桂清点了点头,勉强对方瀚博笑了一下,解释道:“哦,在想事情。”

方瀚博知道石桂清的反映有些奇怪,于是凑近了石桂清,关切的询问着说道:“想啥呢?你今天不是身子不舒服去看医生了吗?医生怎么说?”

石桂清停顿了一下,一下子有些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道:“医生,医生说……我可能……不……”

这时,一个小女孩突然撞到了方瀚博的脚边,打断了石桂清的话。方瀚博心疼的看着摔倒的小姑娘,轻轻扶起小孩,想帮她拍一拍身上的尘土,但是小女孩还是立即跑走了。

方瀚博看着小女孩跑远,觉得十分可爱,于是“嘿嘿”一笑,拉起石桂清的手,看着石桂清笑着说道:“这小姑娘长得多俊,以后我们的孩子一定也是个美人胚子。”

石桂清生生咽下想说的话,对着方瀚博微微笑了一下,想要压下自己的心事,却看着方瀚博幸福的笑容,心中更加酸楚起来。

方瀚博卡着小女孩越来越远的背影,还是自顾自的憧憬着以后的日子:“如果以后我们也生女儿,就让她和你学唱庐剧。”

方瀚博不知道自己想到了什么,居然“嘿嘿嘿”的傻笑起来。

石桂清的心里难受的想哭,她的面色有些难看,想说什么,却话到嘴边,还是咽下去了。

方瀚博回过神来,对石桂清笑了一下,问道:“你刚说医生咋说的?”

石桂清对方瀚博露出了丹丹的笑容,可是笑意却没有达到眼底,她低着头,用手理了一下又发,掩饰自己心里的慌乱,轻声说道:“医生说我没事。”

方瀚博舒了一口气,仿佛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了,拍了拍石桂清的肩膀,笑着说道:“没事就好。”

石桂清渐渐放慢了脚步,慢悠悠的走在方瀚博身后,看见方瀚博仿佛还在想象着以后的孩子而“呵呵”的傻笑着,不觉的面色开始凝重起来。

记忆飞快的转动着,

这天的花田中,夜,刚刚暗下来,浓雾层层弥漫、漾开,熏染出一个平静祥和的夜,白雾在轻柔月光和路灯的照耀下,便染成了金色。月光下,树叶儿“簌簌”作响,仿佛在弹奏着曲子,婉约而凄美,悠深而美妙,那跳动的音符仿佛是从朦胧的月色中跃出来的,令人陶醉。

【推荐阅读】我的狐仙老婆……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