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栀子花开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四章 我的梦想
2851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七个人八道菜,十四只眼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没动筷子。

“哥几个愣着干嘛,赶紧吃吧!”司文第一个坚持不了了,拿着筷子终于动了起来,而伴随着司文动手,下面的人也终于不再客套。

而许诺则是喝了一大杯冰镇可乐,随后漫不精心的和康健闲聊着关于广州音乐学院里的事。

不得不说,许诺对学校的奇葩规定多少有些无语凝咽。

男生宿舍每个宿舍八个人,女生宿舍每个宿舍四个人,这种赤裸裸的性别歧视简直就是侮辱人格。

当然,更奇葩的还在后面,学院每个专业最少都要保持两个宿舍。

这也是为什么许诺一行人直到离开201去参加新生大会的时候,宿舍里仍然只有他们四个人的原因。

当然,现在现代音乐专业的兄弟们也算是到齐了。

“许诺,季彦和魏歌都说喝点,你们来点不?”饭过三巡,康健拍了拍许诺的肩膀,咧着嘴笑嘻嘻的问道。

诺大的天食府不少人都端着酒杯,热热闹闹其乐融融的气氛让康健也有些馋酒。

在康健扭曲的世界观里,大学里边最重要的三门课程,就是喝酒,泡妞以及翘课。

的确很难想像,长着浓眉大眼,看上去透着一股书卷气息的康健,内心竟然会是这种想法。

“喝酒?你们喝不?我……都行……”许诺愣了一下,随后看了眼安頔三个人,多少有些欲言又止。

许诺虽然有些痞性,但酒这种东西很少沾,偶尔喝个一杯两杯浅尝辄止还行,但看康健的架势,绝对不是一两瓶可以打的住的。

不过许诺看着季彦和魏歌闪闪发光的希冀目光,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拒绝。

有些话,的确要在酒桌上喝开了才能聊下去,掏心掏肺的话没有酒精的麻醉和刺激,很难像挥发性气体那样散出。

“下次吧,明天早晨要去学院报道,咱们找个周五再来呗?”安頔笑着说道,冠冕堂皇的理由让康健只得点头。

“不喝酒也不代表不能聊天,咱们挨个说说为什么要来广州音乐学院呗?”

没了酒的刺激,饭桌上的确少了点气氛,好在许诺的话第一时间引起了在坐几个年轻人的兴趣。

广州音乐学院,全国九大音乐学府之一,无数爱好、喜好艺术的学子梦想的学府之一。

来这里的人,不仅是抱着对艺术的憧憬,同样还揣着对未来的向往。

饭桌上的沉闷只是持续了片刻,从来沉默的张在昌竟然第一个说话了。

“我当初学的是戏曲,大学本身也想去戏曲专业,但后来嗓子倒仓了,只能换一个,听司文的就来了这里,学了现代音乐。”

张在昌的话让不少人都是一愣,许诺更是张着嘴不知道说些什么。

安慰的话未免太过客套,可张在昌被迫的选择,的确让接下来的人有些不知所措。

“你歇会吧,除了装深沉还会干啥,我嗓子不也倒仓了?”司文看出了气氛有些吊诡,拍了张在昌一巴掌。

“唱了十年的戏也没唱好,以后也未必好到哪儿去,你看看星光大路出来的那个李玉刚,唱的歌不就是戏曲和通俗的结合么!”

司文倒是说了一句大实话,音乐没有国界,同样不分领域。

任何好的音乐,能给人带来感触的声音,不管是戏曲还是摇滚,也不管是朋克还是金属。

只要让听众感动,就是成功的音乐,也是成功的唱作人。

“我这不抛砖引玉么……”张在昌也感觉自己不太会聊天,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随和的性格,憨厚的神态,加上强壮的身材,张在昌的动作很快让其他人心里松了口气。

“我说说吧,我想当歌手,最好能组个乐队,然后全国巡演,世界巡演,成为亚洲第一摇滚天团!”

许诺接过了张在昌的话头,意气风发的一句话可能声音大了点,顿时引起了周围不少人的注意。

许诺小心翼翼的用余光瞥了几眼,随后连忙低头吃菜,心里却是一阵无奈。

十有八九的目光都带着几分嘲笑,而剩下的几分则是错愕和不解,似乎在怀疑许诺是不是喝多了。

当然,这些消极的负能量眼神,并不能给许诺带来任何挫折感。

这家伙虽然有些痞气,但认定的事从来不会想着更改。

用许诺的话说,哪怕跌倒的再多,只要能爬起来,即便在地上歇一会也没什么,被人嘲笑又如何?

不被嘲笑的梦想,又怎么能叫梦想?

“你们……不会觉得我在搞笑吧?”低头吃了两口饭,许诺稍稍抬起头,看着身边的同学,弱弱的问了一句。

“没有,我只是觉得你这个梦想……很好!”诡异的沉默了半秒钟的时间,安頔第一个表示了内心的支持。

“那咱们组个乐队吧?”许诺眼前一亮,一脸希冀的看着安頔问道。

“呃……我都行,你问问他们!”安頔被许诺说风就是雨的性格吓了一跳,随后看了看司文,又看了看康健的方向。

“我觉得可以……”康健沉吟了片刻,随后故作深沉的点了点头。

“你们觉得呢?”许诺又看了看其他几个人,大家都是在沉默片刻之后,轻轻点了点头。

谁也不想磨灭许诺的这个梦想,同样不想在第一次吃饭的时候就泼冷水,毕竟接下来还有四年的时间要相处。

只是没人知道,这个除了许诺任何人都没当真的话,却是未来四年,将他们牢牢锁住,共同欢笑,共同哭泣的梦想。

当然,相比之下,作为第一个做梦者的许诺,为了这个梦想付出的已经不仅仅是眼泪和汗水。

“行,那咱们这个乐队,就这么定了,都说说有什么绝活吧?”许诺看着六个人一拍两合,兴奋的问道。

不得不说,看着许诺的样子,即便是司文和安頔,也都有种陌生的感觉。

似乎那个玩世不恭的许诺刹那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像彩虹一样,即便是暴风雨后,仍然要唤醒一片天空的,充满执拗和固执的追梦人。

不知不觉间,一群人都被带动了起来,哪怕之前只认为是说笑而已,现在也都不由自主的当真起来。

“我会吉他……”安頔第一个回话了。

“我也会吉他……”康健愣了一下说道。

“我也会吉他……”“我也会吉他……”

季彦和魏歌的话彻底让许诺陷入了沉默。

一桌子人大眼瞪小眼,七个人里不算许诺就有四个人会吉他,再加上许诺就是五个人……

五个人不约而同的将注意力放在了司文和张在昌身上。

希冀的目光好像阳光一样,刺得司文脸色连续变了好几下,最终尴尬的挠了挠头。

“我会拉二胡……”

司文违和的话如果放在别的地方,恐怕在坐的六个人都会忍不住笑掉大牙,但现在几个人却都笑不出来。

“我学唱戏的,会个二胡就不容易了好不好……”看着一众人等的眼神,司文深深有种被遗弃的感觉,忍不住委屈的说道。

“没那个意思,不会咱们可以恶补!”许诺摆了摆手,随后又看向了张在昌。

不得不说,如果说许诺对司文还抱有一丝希望,对于张在昌则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不光是他,即便是安頔也有些不忍心听张在昌的答案。

而张在昌似乎也发现了众人眼中的狐疑,犹豫了半天,脸红脖子粗的憋出了五个字。

“那个,我会鼓……”

鼓!

这五个字好像晴天霹雳一样,震得另外六个人都是一阵错愕,紧接着就是一阵欣喜若狂。

如果一个乐队的灵魂在于主唱,那么乐队的脊柱就是架子鼓。

准确的鼓点不仅能让乐队的节奏感更强,而且不会让其他乐器出错。

换句话说,所有的乐器都是围绕着鼓点去演奏,一个专业的鼓手,完全可以撑起来一个乐队!

“张在昌,你啥时候学的架子鼓啊?”司文第一个炸了毛,看着张在昌脸色都是一变。

这小子从小学武,五大三粗的模样感觉脑袋里都长满了肌肉,怎么可能干得了架子鼓这种,需要小脑高度协调发达的事情?

“你不是学了十年武术么?怎么还学架子鼓了?”司文再次问道,而张在昌则是忍不住老脸一红。

“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是护旗乐队负责打军鼓的……”

轻轻的声音,像美杜莎的双眸一样,将包括司文在内的所有人脸上逐渐石化,眼中的光芒也消失殆尽……

【推荐阅读】最虐心的爱恨纠葛,饮酒一杯慰风尘……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