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栀子花开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六十四章 春天
3383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相聚的快乐的,相处是甜蜜的,可是快乐和甜蜜的时光总是很短暂,时光荏苒,春节到来。

作为中国人最重视的节日,就连许诺的公司都中断了他的训练,让他放假归来,他们自然不可能为了自己的甜蜜日子而敢不回家,于是,又是一段分别。

而这次分别,许诺和言蹊都知道,或许就代表着他们大学时代最后的相处时光到此为止。

明年,将会是他们大学生涯的最后一个时期,许诺就不用说了公司已经给他制定了一连串的计划,面临出道日子越近,训练的程度就只会越近,而出道的宣传攻势也会越大。

留给他们自己的自由日子,少得可怜。

而言蹊她们也不轻松,韩老师虽然认可了她们的实力,但想要进入伯克利音乐学院,仅仅在入学水平之上可不行——要是那样,他们也不会特意跑到各个院校招生了,每年报考伯克利学院的人多的是。

不过时间再紧,在他们心里充斥的,却是蓬勃的朝气,因为他们奔跑在追逐梦想的道路上。

言蹊已经在两天前上车走了,而许诺他们也正准备收拾行囊,离开学院的时候,却意外地接到了一个电话。

“老师!”打电话的是他们的班导,一个年龄比他们大不了多少,却从他们进入学校起,就一直在默默地护着他们的人。

因为行程的关系,从泰国回来后,他们就没有见过这位“哥们”了。

在许诺他们心里,这位动不动就以让他们写检查威胁的班导,就和“哥们”没什么两样。

“行啊,小子,没想到混得这样好,出道宣传我都看了,不愧是从我们班走出的人,硬是要得。”班导当胸给了许诺一拳,或许是即将毕业的关系,他以前本就不多的老师架势也彻底放了下来。

说到底,也是一个充斥着音乐梦想的年轻人。

“闲话不聊了,我也不想耽搁你们回家,这次找你们,是有一个任务。”说着,班导将一份请柬模样的东西递到了许诺手里。

“广州音乐学院毕业晚会邀请卡?呃,这还要邀请啊,直接说一声不就是了吗。”司文凑了上来,扫了一眼说道,

“仔细看看里面的内容。”班导没有好气地说道。

“诚邀栀子花开乐队作为我院校毕业晚会表演嘉宾。嘉宾?我们可是正正当当的本届毕业生啊?”安頔也凑了过来。

“这是院长亲手交给我的,叮嘱我一定要交到你们手上,什么意思你们还不明白?”班导的语气中含着一点羡慕,“这是在为你们造势啊,也许你们以后不会在乎这个,当别忘了毕业后……”

许诺他们一想便明白了,这是学校扶持他们的一种方式,以邀请正式歌手的方式向他们发出邀请卡,也就是说,广州音乐学院以这种方式明明确确地告诉外界,他们承认了栀子花乐队的身份和实力。

如果没有这张邀请卡,那么他们在毕业晚会上的表演,就只是一个广州音乐学院毕业生的毕业表演,而有了这张邀请卡,那么他们就是正正当当的歌手。

别小看这个动作,作为正规的音乐院校,广州音乐学院的这番举动或许不能给他们增加多少歌迷,但在官方场面上,却是拥有无形的力量的。

就像文凭一样,一个人的能力和文凭无关,但有了它,别人才会相信你的能力。

更何况,毕业过后,就是他们正式出道的日子,对于栀子花乐队而言,这是个绝佳的宣传机会。

“好了,面给你们了,你们可得好好争气,拿出点好听的曲目来,别让我在院长面前丢脸。”班导又开始用那种威胁的语气了。

“保证完成任务。”司文慷慨激昂地行了个礼。

“得,先给我签个名吧,免得以后你们红了找不到你们。”就像变魔术一样,班导手腕一翻,出现了一张邀请函。

“……”,就连安頔和司文两个活宝都被班导这个动作搞得石化了。

等班导满意地带着签名走后,许诺他们放下了自己的行李。

“怎么说?”许诺看了一眼大家道。

“说什么,反正怎么也跑不脱,有没有这封邀请函,我们都一样会上,别忘了这是我们自己的毕业典礼,一辈子可就这一回。”安頔不以为然地说道。

许诺想了想,不禁有些失笑:“也对。”

“不过。”想起手上这封邀请函后面的院长署名,许诺皱了皱眉头说道,“原先以为离毕业典礼还有段时间,现在想来时间也就这么点了,而且年后公司的安排肯定很紧,到时还真不一定能抽出多少时间来排练毕业晚会的事。”

“最关键的是,我们到时候上去唱什么歌。”司文难得正经地补充道,“是唱那些经典的老歌呢,还是我们自己的。”

“当然是我们自己的,我说了,这是我们自己的毕业典礼。”安頔说道。

许诺想了想,认可地点了点头:“看看到时给我们安排几首歌吧,如果多,唱几首老歌也行,不过主打的还是我们自己的,这样就不用担心排练的问题了。”

“行了,就这么说定了,节目的事交给你这个主唱,到时候通知我们唱什么就行。现在,让我们回家吧。”张在昌把整理好的包裹朝背上一扔,甩甩手出了门。

“老大这是怎么了?”许诺有些诧异。

“好像是和伊菲苏亚出了点什么问题,伊菲苏亚让老大去泰国发展,老大心里不爽。”司文凑过来嘀咕地说道。

当初从泰国回来后,所有人都没想到,张在昌还真把伊菲苏亚的联系方式弄到手了,而且看样子发展得还不错。

“你怎么知道?”大家很惊奇地看着司文。

司文一脸理直气壮:“我偷听他们的电话了。”

“……”回应他的,是一排朝天中指。

……

春节的忙碌在一片烟火中飞快消散,刚刚过了初五,许诺他们就离开了家,一起到了公司的集训地集合,开始又一段艰苦的训练之旅。

时间就在苦涩和幸福中悄悄溜走,这一天,许诺他们正在训练老师指导下联系舞台上的脚步配合时,原本一直封闭着的房门,忽然被打开了。

“徐总,吴老师!?”许诺寻目望去,顿时一怔,走在最前面的是他们的老板徐总,而和徐总一起的却是一个熟人,博仁大学的吴晨然。

他们根本没想过这两人会走在一起,而且看样子还熟络得很。

“你们以为是个大学生乐队就能成为博仁大学毕业晚会的嘉宾啊。”徐总笑着说道,“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老同学,名字你们已经知道了,叫他老吴就行,当然你们要是不要意思,也可以继续叫吴老师。”

大家连忙上前,吴晨然和大家打了一圈招呼后,笑着说道:“听老徐说你们的前景不错,我恰好回国有点事,又刚好有个人拜托我来见你们,所以我就来了。”

“有人?谁?”许诺等人纳闷,他们在泰国待的时间也就三四天,可没想到还有能牵挂到特意叫吴晨然这个大佬级别的人跑来看自己。

“行了,进来吧。”吴晨然转头冲门外喊道。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到了门口处。

一个柔发齐肩的女孩出现在门口。

“伊菲苏亚!”张在昌惊喜地快步走了上去,“你怎么来了?”

伊菲苏亚瞧了张在昌一眼,没有说话,而是径直走了进来,向许诺他们打招呼:“许诺,安頔,季彦,司文,康健,魏歌,你们好,又见面了。”

听着伊菲苏亚虽然还有些口音,但绝对标准的普通话,安頔张大了嘴,装作大吸了口凉气,惊叫道:“你的汉语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苏亚有心到中国来发展,听说你们还差个经纪人,便决定来试试,看看你们愿意请她不。”吴晨然笑着说道。

张在昌满脸惊喜,顾不得刚刚伊菲苏亚才给他甩脸色了,一把抓住了伊菲苏亚的手,激动地晃了几下,叫道:“真的?你真的愿意当我们的经纪人?”激动得连声音都变了。

春天来了啊!

伊菲苏亚扫了张在昌一眼,看着他满脸惊喜的神色,心中一甜,终于维持不了冷脸了,柔声道:“你不愿意去泰国,我就只能来中国了。”

“太好了,你不知道,这段日子我是怎么过的,我怎么也没想到,你居然愿意来中国,当我们的经纪人,呃……”张在昌忽然想起了什么,看向了许诺等人,“老二——”

他这时才想起,聘请经纪人可不是他一个人的事呢。

许诺叹了口气,朝吴晨然耸了耸肩:“瞧他这个样子,我们要是不同意,恐怕他能把我们撕了,看来我们想说不同意也不行了。”

“谢谢!”张在昌道。

“呵呵,请苏亚当经纪人你们不会后悔的,要知道,苏亚可是我们学校最顶级的优等生,读的不是语言系,却精通包括汉语在内的七种语言,要不是老徐说准备把你们栀子花乐队推向全世界,我还舍不得她在这里受委屈呢。”吴晨然笑着说道。

“七种语言,这是典型的学霸啊,难怪离上次还不到一年,她的中国话就说得这么好了。”许诺惊骇地看着伊菲苏亚。

“还是老大牛啊,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直接拿下个学霸,还是个外国妞,还要倒贴,天啊,我比他帅这么多,这种好事这么就落不到我头上呢。”安頔悲愤长叹。

“静静!”魏歌忽然用一种惊喜的语调叫道,同时目光转向了门口。

“呃,静静你来了,我刚才只是想鄙视下老大,其实在我心里……”安頔一顿,迅速调整了下情绪,一边调理着自己的表情,一边慢慢朝门的方向转过身去。

门口空空如野。

“我只是让你们静静,鬼哭狼嚎的污染人家的耳朵。”魏歌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看你不是想静静,而是皮痒了想挠挠。”安頔再也忍不住了,也不管徐总和吴晨然在这里,大怒着向魏歌扑了上去。

【推荐阅读】最虐心的爱恨纠葛,饮酒一杯慰风尘……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