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栀子花开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六十五章 代言
3060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吴晨然的到来,还为栀子花开带来了一个意外的消息——栀子花乐队在泰国火了。

原来,当初栀子花乐队在博仁大学毕业晚会上唱的那首《栀子花开的季节》不知道被哪个学生录了下来,放到了网上,并将歌词翻译成了泰文,立刻成了无数年轻人追捧的对象,在泰国刮起了一阵“栀子花”风,其造成的声势,永远超出了泰国刚刚红起来的那几位年轻歌手。

人红了自然有人捧,特别是那些拥有华人背景的商家而言,但栀子花乐队没有正式出道,这些商家找不到他们的联系方式,自然就找到了博仁大学,找到了当初从中国带栀子花乐队去博仁大学的吴晨然。

“这不,老吴这次过来,特意给你们带来了几份商演的合同,这可是只有那些正式出道后,取得一定成绩的歌手才能获得的待遇。”徐总说道。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同意吴晨然的建议,让伊菲苏亚当栀子花乐队经纪人的原因之一。

“那些不适合你们风格的,规模小的,和报酬菲薄的没有诚意我都推掉了,剩下的三场,都有一定影响力,报酬虽然不算太高,但考虑你们还没有正式出道,也算很不错的了。”吴晨然说道。

“我看看,乖乖,三十万,四十万,三十万,整整一百万RMB啊,这还不算高。”安頔放开了魏歌挤了过来,从吴晨然手上接过来合同报价单。

“可是我们在训练耶。”许诺有些为难地说道。

“不用担心,我问过负责老师了,你们的训练已经差不多了,就算有还需要完善的地方,也不是什么紧迫的事。”徐总自然知道许诺的意思,“出道之前有这样的演出是件好事,对你们的履历有用。”

“并且。”徐总微笑着补充,“鉴于你们还没有正式出道,这次的演出又和公司没有多大关系,所以这次的报酬公司不会抽成,但相应的,一应花销你们也要自己负责。”

“谢谢徐总。”几人大喜,要说不动心那是假的,毕竟这是出国正式演出,与上次去泰国在性质上有很大不同,更何况,这次的演出费用,可以算得上是他们的第一桶金。

“这次去泰国,三场上演加起来大概要半个月左右,你们可要做好心理准备了。”吴晨然含笑道,“不过也别被老徐吓到了,别忘了你们现在可是有经纪人的了,其他的花销不用说,衣食住行自有商家承担。”

“没问题。”众人轰然答应,然后又毫无下限地取讨好伊菲苏亚,“苏亚姐,以后可要好好照顾我们了,我们下半生的幸福,可要落到你的身上了。”

“下半‘生’的幸福?那是老大的下半身幸福好不好。”安頔鄙视地扫了大伙一眼,然后迅速换了一副谄媚的笑容,张开双臂向伊菲苏亚搂去,“苏亚,来,哥哥我把的自己交给你了,怎么办你自己看着办。”

“滚!”张在昌一脚踢飞,横眉竖眼地指着爬在地上的安頔道,“什么哥哥妹妹的,连嫂子都不会叫,还知道长幼吗,没有教养的家伙。”

伊菲苏亚第一次看见他们这样,之前还有些目瞪口呆不知所错,但在张在昌这个闷骚老大的带领下,很快就与大伙打成了一片。

至于徐总和吴晨然,则对视一眼,默默地摇了摇头,悄悄地走了。

“青春啊,你的名字叫骚包。”

很骚包么?几个骚包的少年却不觉得,他们只开心着自己的开心,梦想着自己的梦想。

……

放下电话,言蹊脸上泛起淡淡的笑意,点点星光自眼眸中散发开来,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多了几分欢快与轻灵。

“你那位许诺又说什么好话哄你了,让你这么高兴。”陈佳苗一边做着伸展运动,一边打趣道,“看你那副花痴样,要是让男人看见了,那还得了。”

“许诺他们要去商演了。”言蹊说道。

陈佳苗不以为意:“他们又不是没有出去演出过,这有什么稀奇。”

“和以前的不同,以前的演出……怎么说了,这次是有报酬的……额,以前也有,总之,他们这次的演出,就是和那些正式的出道歌手一样,而且还是泰国的商演。”

陈佳苗继续不以为意:“就算这样又有什么奇怪的,他们签约了公司,迟早会有这么一天。”

言蹊微微一怔,是啊,这一天不是迟早都会来么,怎么自己还是像被砸到了个彩蛋那样高兴。

“我看啊,你就是太在乎他了,要我说,对男人你就不能太在乎,否则他就不知道怎么珍惜你。”陈佳苗撇了撇嘴道。

“我看你是羡慕嫉妒恨吧,人家言蹊有许诺,静静有安頔,你呢?什么时候找个能让你不怎么太在乎的人?”刚刚走进来的高美雪闻声打趣道。

“哟,我们的美雪大美女,昨天我听静静说你相中了一个,我还不信,现在看来是真的哦。”陈佳苗说道。

“怎么,你不服啊,要不你也找一个?”高美雪斜乜了陈佳苗一眼。

“呀,怎么没听你说起,来来,仔细说说,那个男的是谁,是不是我们学校的。”这下,就连言蹊的八卦之火也熊熊燃烧了起来。

时间匆匆,在不知不觉间便悄然流逝了好远,言蹊她们忽然发现,周围的那些学弟学妹看她们的眼神变得好是奇怪。

“看,那个就是栀子花乐队主唱的女朋友。”

“好漂亮啊,难怪能迷住许诺。”

“还有那个夏静静,听说是安頔的女朋友。”

“唉,我怎么就晚进了两年,不然一定不会让她们得手。”

“别唉了,据说栀子花乐队中还有好几个都名花无主,你还有机会。”

“噫,大四的学生不是都出去实习去了吗,她们怎么还在学校里。”

“不知道,听说是某个老师留下来开小灶的——你说人和人的差距怎么那么大呢。”

被人盯着议论了好久,言蹊她们才在一个学妹那里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泰国博仁大学的那个视频流回到了国内,一股“栀子花”的风暴正在国内悄然刮起,而首当其冲的,自然就是许诺他们所在的学校。

非但如此,栀子花开在泰国的商演,也收到了出乎意料的效果,每到一处,必然引起无数歌迷的轰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栀子花乐队在泰国的名气宛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其粉丝群体,也已一种飞一般的速度急剧增加着。

作为老油条般的商人,徐总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于是,各种关于栀子花乐队的消息也从各个渠道放出,栀子花乐队之前出来的出道宣传视频,也被再一次拿来滚动播放,这个推手,终于将起于泰国的风暴成功引向了国内。

以徐总的话说,现在的栀子花乐队距离成功出道,已是万事俱备,只差最后那一哆嗦了。

随着栀子花乐队人气的高涨,徐总对于栀子花出道的计划也不停变更着,而这一切,就连在泰国奔波的许诺他们都被瞒在了鼓里。

此时的栀子花乐队,正聚集在曼谷斯曼顿酒店,每个人脸上多多少少有些疲惫的样子。

原先说好的半个月,直到如今,已经两个月过去了,依旧看不到结束的时候。

“这是费曼财团发来的商演合同,三天后在普吉岛参加他们名下的度假酒店开幕仪式,三首歌以上,薪酬三百万泰铢,路上费用全包。”

此时的伊菲苏亚已经慢慢变成了一个合格的经纪人,换了谁听到她嘴里那标准得不能再标准的普通话,铁定不会相信她与去年那个伊菲苏亚是同一个人。

“三百万泰铢,也就相当于五十五万人民币,价格倒也公允。”许诺看了看伊菲苏亚,皱了皱眉头,“但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吗,明天回国,为什么你要接这个通告?”

“还没接,我让他们等消息,这不是来问你们的意见吗?”伊菲苏亚说道。

“说吧,有什么特殊的,要是寻常的商演,我想你也不会特意过来问我们的意见了。”许诺说道。

伊菲苏亚拍了拍手,道:“不愧是队长,脑子就是比其他人灵活。”

顺带着鄙视了一下其他人候,伊菲苏亚正色道:“如果仅仅是这份商演合同也就罢了,我看重的是它的附加合同,如果你们愿意去商演,那么在你们正式出道后,他们会将酒店的代言交给栀子花乐队。”

“酒店代言?”栀子花乐队的人同时一惊,代言就是广告,也是艺人吸金能力最快最强的渠道之一,甚至有人说,看一个艺人红不红,最重要的是看他身上的代言有多少,代言的档次有多高。

虽然许诺他们的理想是成为纯正的乐队,歌手,但像代言广告这种事,自然也不可能排斥。

而费曼财团之所以找上栀子花乐队,一方面是看重泰国正在刮起的“栀子花”风暴,而另一方面,显然也是看重了他们中国人的身份——对于旅游业而言,中国人的旅游市场绝对是一块不容忽视的巨大蛋糕。

【推荐阅读】最虐心的爱恨纠葛,饮酒一杯慰风尘……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