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栀子花开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六十六章 考核开始,言蹊…
3431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送上门的蛋糕,岂有不吃的道理,虽然这段时间的奔波,几乎没有间断的演出让许诺他们每一个人都觉得很疲惫,但在这一份栀子花乐队历史上第一份代言合同面前,他们还是心动了。

不过他们毕竟是有公司的人,虽然徐总很大方地宣布了他们此次泰国之行的报酬全部归他们所得,但涉及代言这种事,他们却没有先斩后奏的道理。

当时许诺就打电话给徐总,在听许诺说完之后,徐总沉默了片刻,断然道:“接。”

“不过,代言费用,还有代言范围这些细节需要商量下。”徐总顿了顿后说道,“算了,这些你们不太懂,接下来你们只管筹备之后的演出吧,这份合同,我来替你们谈。”

有徐总出面,许诺他们也就彻底放下心来,作为商场中的老狐狸,自然不是他们这些雏鸟可以比拟的,就连越来越像一个成熟经纪人的伊菲苏亚也不行,毕竟就算脑袋再聪明,少了些磨练和见识,在这种有可能细节便能决定一切的合同上,依旧玩不过那些老狐狸。

第二天,徐总便出现在吉普岛,比许诺他们还要早到两个小时,其中谈判的细节许诺他们并不知晓,只是在看见徐总时,他的脸上满是和煦的微笑,而在他身旁的一个四五十岁的泰国人,虽然脸上也多多少少挂着几分笑意,但眼神却已经阴沉得像水一般了。

后来许诺他们才知道,经过徐总的谈判后,他们拿到手的代言合同报酬比之前费曼财团准备的要足足高了三倍,而且除了肖像权外,每年的广告和出席宣传的场次也有至少四次变成了至多两次。在看到合同后,许诺不禁暗自咂舌,也不知道徐总是怎么说服对方做出如此重大的让步的。

当然,他们没想到,就连费曼财团也没想到,他们这时签下的这份看似溢价的合同,在之后却证明了占了大便宜的是他们。

之后的事情自有专门的人打理,就连栀子花乐队名义上的伊菲苏亚也没有怎么出面——她是作为跟班去的,为的是让她快速成长起来,成为专业的经纪人。

在普吉岛足足呆了十天,这其中开业演出其实只花了一天,另外九天则是在拍摄广告和酒店宣传视频,对于栀子花乐队来说,这又是他们的第一次。

时间匆匆,在忙的时候感觉过得特别快,许诺一行回国的时候,时间已经来到四月底。

“接下来好好休息吧,顺便筹备一下你们的毕业演出,等毕业后,就是你们正式出道的日子。”

徐总难得的人情味,让疲惫不堪的栀子花成员发出了阵阵欢呼。

“许诺,我记得你说过,你朋友考试的时间就在最近吧?”徐总说道。

“嗯,大概还有一周的样子。”许诺微微颔首,心已经恍惚飞到了言蹊身边。

“趁这个机会好好陪陪她吧,等你们出道后就会发现,私人将会少得可怜。”徐总意味深长地说道。

“谢谢徐总。”许诺颔首感激地说道。

虽然没有切身体会,但凭想象许诺就明白,等栀子花乐队正式出道以后,不红还要,要真是红了,再想找个时间与言蹊花前月下,与伊人独处那就近乎奢想了——就算能,大概也只能偷偷摸摸,不敢在公共场所露面。

“我回来了。”

“嗯,我在等你呢。”

许诺和言蹊的再次见面,就在校门口,就这么简简单单两句话。

然而这两句,已胜过了千万句。

伯克利音乐学院的考核在即,韩老师也终于让言蹊她们放了假,用韩老师的话说,改学的都学了,该练的都练了,她们的舞技已达到了一个瓶颈,短时间再如何训练也不可能再提高,剩下的,就是个人的发挥问题。

所谓欲速则不达,大考前的放松是必要的,而言蹊也接受了去年的教训,彻底放松了下来。

接下来的几天,许诺和言蹊彻底黏在了一起,吃饭,漫步,压马路,看电影,听音乐剧,逛游乐场,晚上则躺在学校的花园里数星星,有的没的闲聊,直到宿舍快要关门时,许诺才将言蹊送到宿舍门口,依依不舍地分开。

虽然没说,但他们都几乎有同一个心思,就是抓紧时间,把大学最后的时光在甜蜜的恋爱中过完——和别的学校不同,伯克利学院的考核通过后,学生必须在半个月之内到学校报到,也就是说,如果一切顺利,言蹊在七天之后顺利通过考核,那么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老地方,栀子花之旁畔。

“许诺!”言蹊转过了头。

“嗯?”许诺挑眉,发出了个疑问的表情。

“记不得大二的时候,我曾经问了你个问题。”言蹊的声音,仿佛月畔的清风,柔软几不可闻。

“……记得。”许诺有些奇怪。

“……我问你,大学毕业的季节,是不是就是分手的季节,你当初说不是。现在呢?”言蹊声音再轻了几分。

“……一样的答案。”许诺的声音微不可查地沉了半分贝。

“我又问你,如果我离开你了你会不会恨我,你说你要追着我,不会让我离开。”言蹊的眼底深处,有光浮现。

“嗯。”许诺的声音再低。

“如果我现在问你,你的答案会是什么?还和以前一样吗?”言蹊的瞳孔悄然缩小了一圈。

许诺沉默了片刻,双手交叉在脑后,慢慢地倒了下去,目光望着头顶上的栀子花,和栀子花缝隙背后的星空,没有正面回答言蹊的期盼。

“言蹊。”

“嗯?”

“你记不记得,我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自己梦,再傻也要做完?”

“不错,以前啊,我的梦想是组建一支乐队,组建一支能冲出中国,冲出亚洲走向全世界的乐队,大家都说我很傻,可我现在正走在这条正确的道路上,虽然不知道这条路有多远,但我敢肯定,我会一直走下去。”

“……你一定会成功的。”言蹊不知道许诺此时说这个话题干什么。

“是啊,因为那是我的梦。”许诺的目光穿过了夜间的栀子花,落在浩瀚的星空上,“那是我自小以来唯一的梦,但是……”

“但是?”言蹊微微一怔。

许诺偏过头,看向言蹊,眼里似乎还残留着刚刚看向夜空的星光:“但是,自从遇到你之后,我的梦想又多了一个。”

言蹊:“……”

许诺一句一个字:“那就是,我要和你在一起,一辈子。”

“……”言蹊摒气,忘了呼吸,瞳孔倒映着星光,和许诺眼里的神色,慢慢接近,最后融合成一个模样。

……

言蹊挪动了下身子,悄悄靠进许诺怀里。

“许诺。”

“嗯?”

“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问这个傻问题了。”

“谁说这个问题傻了,听你这样问,我很高兴。”

“那我以后每天问一次吧!”

“……不要吧!”

……

伯克利音乐学院的考核组,到了。

和去年一样,在几天前,广州音乐学院里就多了许多面孔陌生的人,校内校外的宾馆,招待所都迎来了它们的春天,其生意火爆程度,不亚于每学年的新生入学。

参加选拔考核的,可不仅仅只有广州音乐学院的学生,还有广州其他大学的,以及其他省份大学的,甚至不是大学生,但对舞蹈有执着热爱的——伯克利音乐学院此次中国行,只会在三个城市展开各自为期三天的选拨,所以自然有其他城市想要获得这次机会的人远道而来。

由此也可以看出,韩老师的能量有多大。

许诺和安頔早早便来到了女生宿舍外等着,栀子花开的其他成员也特意赶了回来——因为许诺和安頔的关系,他们和言蹊宿舍的四个女生已经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身着一身洁白长裙的四女,终于姗姗而出。

“加油啊,言蹊。”

“静静,你一定能成功的。”

“高美雪,陈佳苗,不要拖嫂子们的后腿哦……好吧,我错了,你们加油。”

在一如既往的喧闹中,一行人顺着人流朝体育馆走去。

偌大的体育馆里,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幸好学校早有准备,安排了几十个人维持秩序,前来参加考核的人也多是素质不错,这才没有显得像菜市场般难堪。

“幸好不用排队……,看这样子,要是排队的话,轮到我们还不得等到明天去。”陈佳苗吐了吐舌头,看着体育馆里排起的长龙心有余悸地说道。

作为主办场地大学的学生,加上有韩老师这层关系,她们四个自然与其他人有些优势——或者说,在韩老师的推荐下,她们就相当于种子选手一般。

时间没过多久,第一个考核的学生上台,音乐响起,伯克利学院的考核,正式开始了。

看着在台上翩翩起舞的考生,许诺暗暗摇了摇头,这人的功底不错,甚至比起某些半吊子的舞蹈家也不差,只不过或许是第一个上台,有些紧张了,最开始便有好几个动作出了错。

一曲结束,考生脸色颇为紧张地看着几位考官,但令她失望的是,考官并没有当场宣布成绩,而是让她回去等消息,不过看考官的脸色,她的希望显然不是很大。

不过好消息是,至少这种结果,让她暂时保留了一丝希望,因为在接下来上场的几个考生,直接被宣布了不合格。

看着考试的进行,许诺他发现,这伯克利考官的标准显然很高,想到这里,他不由为言蹊紧张起来。

反而是言蹊,随着考试的进行,愈加变得沉稳,心如止水,波澜不惊,将自己的状态慢慢调整到了最好。

终于,轮到言蹊她们了。

看着同时下场的四个女生,不但是那些考生,就连台上的考官都愣住了。

迄今为止,所有考生都是单独进行表演,很少有两人以上同时参加表演的,因为那样势必会让考官分心,不能完全注意到自己的表现,这对立志通过考核的考生而言,显然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别说这次考试,在台上的考官而言,他们经历过无数次选拔,敢以组合或者是群体表演参加考核的都少之又少。

他们的兴趣顿时被勾了起来。

【推荐阅读】最虐心的爱恨纠葛,饮酒一杯慰风尘……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