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Part.2:查理桥下,我见你…
4569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一般有国际导游证的都是专业的,不会像旅游行业那些黑心导游,至少金颖是这么认为的,不过看着彭克插着口袋背着吉他一言不发,突然有种古怪的感觉。

这导游证不会是淘宝上买的吧!

“那个,你不是导游么,怎么一句介绍的都没有?”

从机场走过绿线地铁,金颖背着双肩背走在查理大桥上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下午的阳光不算刺眼,一层白云将太阳遮盖在了后面,像是天然的遮阳伞,沿着桥边一眼就能看见翠绿色的伏尔塔瓦河,犹如宝石一样魄丽没有一丝瑕疵。

大桥两边的灯塔和十字架雕像相间而立,不少路人正站在桥边合影照相,偶尔能路过一个在桥头写生的画手,仅仅几十米的距离,金颖似乎真的感觉时间都停滞不前了。

工作的愁烦,生活的压力,似乎一切都消失不见,没有了节奏紧张的生活,这一座查理大桥,却好像是穿梭时光的隧道一样。

栩栩如生的人形雕像,大桥下面伏尔塔瓦河两岸的一座座形状千奇百怪的古堡,以及桥头处几颗巨大的杉树让金颖忍不住有种拍照的冲动,手机掏出来的一瞬间却眼尖的看见了彭克突然扬起的嘴角,佯装看了看时间又悻悻然的收了起来。

“介绍?你要听什么介绍?关于查理大桥的,还是这个画画的老爷子?那边还有几个大叔吹喇叭拉提琴,你要我介绍谁?”彭克嘿嘿一乐,看着金颖笑眯眯的问道。

“你是导游我是导游,介绍什么还要我说?我问什么你都知道?”金颖翻了个漂亮的白眼,看着彭克轻哼了一声。

一点职业操守都没有,对自己的客户竟然是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也不怕自己投诉他!

“你问吧,说不出来我请你吃饭,说出来了今晚你请我吃!”彭克点了点头,眼中透着几分狡猾的味道。

金颖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危险,不过要强的性子并没让她放弃,而是绞尽脑汁的想着刁钻古怪的问题,目光突然看向了不远处在桥上休息的一群白鸽。

古朴的查理大桥不仅仅驻足着不少游客和来往的行人,一群白鸽在阳光下不时的扇着洁白的翅膀,宛如一道风景般在璀璨的阳光之下。

“这群鸽子有多少只?是哪家的?”金颖坏笑着看着彭克,俏脸上透着几分狡黠和刁钻,挤眉弄眼的表情,似乎已经忘了之前所有的不快。

不过很快金颖脸上的笑容就收敛了,因为她并没在彭克脸上找到一点不知所措的影子,取而代之的则是和自己同样上扬的嘴角。

难不成这家伙真的知道?一个荒唐的念头突然闪过,金颖连忙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抛之脑后,随后眯着眼睛看向彭克。

“伏尔塔瓦河一共有十六座桥,其中最古老的就是查理大桥,距今已经有650的历史了,大桥两边一共三十座巴洛克雕像,六百多年的历史,查理大桥经历了无数次摧残,你所站的地方,是1890年洪水冲毁的一根桥柱,而那群鸽子落脚的地方,是另一根。”

彭克半闭着眼睛轻声说着,原本阳光的脸上有些犹豫,唏嘘的叹了口气。

没看过卡夫卡的《城堡》《变形记》,没人理解查理大桥的情结。

金颖静静的听着彭克有些低沉的声音,虽然答非所问,但充满磁性的声音和伤感的话语却让她不好意思打断彭克的话。

还好,她现在有些相信这家伙的导游身份了。

“你不是问我一共多少只白鸽么?”转过头,彭克突然措手不及的问向了金颖,眼神透着几分笑意。

“啊?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俏皮的眨了眨眼?金颖拿出了活了二十三年最拿手的技能——装傻充愣。

“一共三十七只,纯白的只有七只,其他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杂色。”目光转向不时飞起的白鸽,彭克眯着眼睛轻声说道,而听见这话的金颖明显愣了一下。

靠!

这家伙不会这么会功夫数出来了吧!

“真的假的!”金颖不可置信的快走了两步,走到白鸽群中,这些白鸽明显不怕人,看着金颖咕咕的叫着但并没飞走。

转着圈的数了几遍,就在金颖懊恼放弃的准备走回来时,突然看见不远处彭克正拿着手机对着自己,俏脸立时一红。

明媚的阳光挥洒而下,这一刻的金颖像是还未换上水晶鞋的灰姑娘,即便穿着简单质朴,可甜甜的一笑依旧明媚了阳光,温柔了岁月。

皱着眉走回彭克身边,金颖看着比自己高出一头的青年眯了眯眼睛,转过头并没说话。

“三十七只,你看到那边的红顶房子了吗,所有的鸽子都是那户人家养的,每天早晨八点它们就会从那个屋顶飞出来,傍晚才会回去。”

顺着彭克的手指,金颖眯着眼睛看向了紧邻在伏尔塔瓦河旁边的一座红顶房子。

一连串的哥德式、巴洛克式以及文艺复兴式的建筑连成一片,唯独那座红顶房子最与众不同,竟然有个小型天台。

“这你都知道?”金颖不由得有些崇拜彭克了,一边琢磨着这国际导游的知识储备果然不同凡响,一边又在为自己会瘦下不少的钱包表示默哀。

“鸽子是我家的,我怎么会不知道!白痴!”

看着金颖呆滞的表情,彭克终于笑了出来,忍不住骂了句白痴。

一阵无语,这枪口撞的金颖连吐血的心都有了。

“今晚吃什么你说了算,先带我找个宾馆,把书包放下吧,里边还有台电脑呢,可沉了。”

彭克笑起来很好看,和伏尔塔瓦河两旁的建筑交相辉映的朴实,只是眼中却透着几分难以捉摸的笑意。

查理大桥上的风比刚下机场大了不少,微风中透着清新的潮湿味道,金颖缩了缩肩膀,而彭克则是上前走了两步,用身体和背后的吉他挡住了微风吹来的方向。

一人背着双肩背,一人背着吉他,两个人好像情侣一样漫步在查理大桥上,遥遥看着桥头一座圆顶的古堡上被风吹的晃动的窗子,似乎穿透了岁月墨染了经年。

“这边住宿主要分为三种档次,第一种是五星级酒店,J`W`万豪就在前面,挨着华盛顿酒店,那边的园塔就是。”彭克笑眯眯的说着,金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少说没用的,你看我像是住五星级酒店的人么?”

“剩下一种连锁酒店,一种是家庭旅馆,你自己选吧。”彭克耸了耸肩,把选择权交到了金颖手里。

连锁酒店,家庭旅馆。

金颖首选自然是连锁酒店,一方面是安全有保障,另一方面至少不会有羊入虎口的感觉。

“一般来布拉格的游客都会选择家庭旅馆,价格其次,主要是待遇好,经常能吃到主人送来的各种美味。”

彭克在一旁笑眯眯的说着,一句话却击在了金颖的软肋上。

金颖是金牛座,每天除了淘换自己喜欢的衣服数着银行卡里的票子,为数不多的爱好就是美食。

“你确定?不安全怎么办?而且你怎么知道会送好吃的东西给客人?”金颖弱弱的问了一句。

“家庭旅馆也是有营业执照的好不好?别把这里想的那么阴暗冷漠,捷克人民只会用热情把你烫伤!”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彭克吐槽了一句金颖的内心阴暗。

事实上不怪金颖内心阴暗,任谁刚一落地就被抢走旅行箱都阳光不起来,更何况这丫头刚刚经历了两次人生中最大的打击。

要不是瞬间被布拉格绚丽的风貌迷得神魂颠倒,恐怕金颖除了缄默不会有半句多余的话。

“是热情,刚下来就帮我把行李箱拿走了。”金颖呵呵一笑,彭克倒是无可厚非的挠了挠头。

“我劝你还是住在家庭旅馆,连锁酒店大把的赚钱,这些家庭旅馆想存活下来并不容易,你就当是为捷克人民献温暖了。”彭克轻声说了一句,听见这话的金颖犹豫了一下,随后抿着嘴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跟着我走吧,我带你去一家老板超好的旅馆,保准你满意的痛哭流涕。”

金颖的同意让彭克嘴角再次掀起了一个弧度,有些得意的说了一句,但这句话却一下引来了女孩的警惕。

“痛哭流涕?为什么痛哭流涕?你不会是那种拉客的吧?我跟你说从我身上坑钱的没有好下场……”回过头紧张的看着彭克,金颖毫不客气的质问道。

“别做梦了,就你兜里那俩钢镚儿,我能从你身上坑到什么?人丑脾气还不好,拉到集市上去卖都没人肯买。”

彭克刁钻刻薄的话把金颖说的哑口无言,一双杏眼怒视着对方气的手指都微微发抖,只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人丑?这种瞎眼的话也说的出来?

此时此刻的金颖真想扭头就走,不过偌大的布拉格她还真不知道何去何从。

何况是自己先说了不该说的话,对方回击一句也于情于理。

“一个大男人还这么小气。”小声嘟囔了一句,金颖扭头走到彭克的身后,口中轻轻吐出两个字。

“带路!”

查理大桥的没有一钉一木,全部都是石材建成,而为了稳固大桥,桥两端的哥德式桥头堡则成了另一道风景。

五百多米的查理大桥金颖见过了不少吹拉弹唱的艺术家,少女的好奇让她忍不住左顾右盼,而彭克却好像司空见惯一般,没有太多反映。

站在桥头堡之下,金颖趁着彭克不注意,飞快的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随后心虚的回头看了看,把手机塞回了口袋。

“从这穿过去,大街上全是人,你不跟紧了丢了可不管!”有些揶揄的看着金颖,彭克忍不住低声说道。

“喂,小心我投诉你,这是国际导游的素质么?”金颖轻哼了一声,但还是快走了两步,跟在了彭克身后。

阳光刚好在身前,彭克的身体和吉他组成的巨大阴影刚好遮住了金颖,天然的遮阳伞让后者抿着嘴微微一笑。

“投诉?一会能路过大使馆,你可以投诉,然后他们把我导游证拿走调查,你一个人就自己在布拉格转吧,实在不行就跳河,就当回归大自然的怀抱了。”彭克毫不在意的说着,金颖翻了个白眼并没针锋相对。

虽然接触时间很短,到那金颖还是了解了彭克的为人,和自己一样的刀子嘴豆腐心。

只是和对方相比,金颖似乎锋利程度弱上不少,小李飞刀一样的唇舌,加上没有主场优势,瞬间把金颖击溃的抱头鼠窜。

跟着彭克歪七扭八的走了好几条街道,两个人似乎并没有再交流下去。

青年的目光始终看着远方,时不时的向左移一下,向右移一下,但却并没被后面的金颖察觉。

而后面的金颖倒是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东瞧西看时不时的掏出手机拍上一张,唯独路过大使馆的时候撇了撇嘴,老实的快步走了过去。

彭克所说的家庭旅馆位置并不算偏僻,两个人不快不慢的走了将近二十分钟,很快就见到了一片居民区。

金颖目光一瞥就看见了远处的查理大学,转过头再看看这片居民区随之恍然。

“挨着大学一般都是家庭旅馆,要不就是房屋出租。”

但凡是大学生一般都知道这个定理,毕竟在这个物欲横飞荷尔蒙分泌过盛的年代,没有地方挥霍青春太不科学。

“恩?你说什么?”彭克听见金颖嘟囔了一句,随后转过头问道。

“我说挨着大学真好,还能去学校感受一下浓郁的学习氛围。”金颖面不变色的篡改了原句,彭克点了点头。

“就是这个小区,到了我会帮你把入住手续办好。”

金颖没说话,看了看身旁小区里清一色的四层洋房小楼,眼睛眯的好像猫一样,弯弯的像个月牙。

洋房小楼啊!

尖尖的房顶,大大的落地窗,古色古香的欧式风格建筑,金颖似乎可以想到这房间里柔软的圆形大床,小资情调的吧台,还有洗手间里足可以跳舞的巨大浴缸。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小区,彭克管金颖要了护照一拐弯就不见了踪影,很快就拿着一张房卡走了回来。

“护照和房卡收好,丢了把你压在这都赎不起。”彭克笑着说道,金颖皱了皱鼻子没回答,只是静静看着房卡背面的一行字。

白皙的房卡上,两行黑色字迹显得小巧灵动,但每个字都显得方圆兼备,透着几分灵动的气息。

“这行字是什么意思?”金颖诧异的问道。

“呃……这的地址,免得你自己瞎跑丢了找不回来。”彭克脸色不自觉的变化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正常,而一直看着字迹的金颖并没发现这分异样。

“还挺心细,我看好你哦小伙子!”嘻嘻一笑,金颖把房卡放在了贴身的口袋里,又把护照放回了书包。

“我跟你上楼么?你自己能找到吧?”

彭克并没再回击金颖的话,看了看时间眉头微皱,随后轻声问道。

“你不跟我上楼我怎么找得到啊?”金颖愣了一下,凄凄然的表情让彭克顿时无语,好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对方。

“房卡上面的门牌号是阿拉伯数字,别告诉我你找不到!”

转身,彭克直接无视了金颖那哀怨的眼神,只留下一个并不宽厚的背影。

一阵捶胸顿足的金颖本想咒骂两句,但却突然觉得彭克的吉他好像一个巨大的包袱,即便这个男人挺得再直,却也显得有些落寞。

一个人背着书包走向电梯,金颖最后看了一眼彭克消失的角落,沉默的走了进去。

【推荐阅读】最虐心的爱恨纠葛,饮酒一杯慰风尘……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