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Part.3:异地相见,笑看她…
7102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也许不是居民区的关系,查理大学附近的行人明显比先前少了很多,彭克刚刚走到小区,就看见不远处一辆银色的奔驰SLK55敞篷跑车停到了马路对面,嘴角扬了一下。

树荫下的敞篷奔驰安静的停着,并没有发动机的轰鸣之音,绕过车身,彭克一眼就看到了蹲在油箱旁边抽烟的李银河。

两个鼻孔好像烟筒一样吐着烟圈,云雾缭绕让彭克无奈的摇了摇头。

“改改油箱旁边抽烟的习惯,下次去加油站抽。”

吉他毫不客气的放在车上,彭克笑眯眯的说了一句让后者翻白眼的话。

轻轻抬头,李银河咧着嘴用力吸了最后一口,烟丝飞快的转变成红色,再灰败下来,随着一阵清风消散不见。

咧着嘴角,李银河慢吞吞的站了起来,一步三晃的朝着驾驶座的方向走去。

彭克看了一眼随意放在扶手箱上的芙蓉王,忍不住摇了摇头。

土豪这个词对他来说并不陌生,只是李银河的土豪和一般人实在不同。

那些家里有钱的富二代富三代在土豪两个字里,突出的是后面的‘豪’,只有李银河,重点突出一个‘土’。

比如一辆奔驰SLK55,非要多花80万买个AMG。

比如认识了近十年,李银河到现在抽烟只抽芙蓉王,如果没有宁肯买杯可乐嚼吸管。

“泡完妹子了?重色轻友还好意思来调侃我。”启动车子,李银河转过头看了彭克一眼,随后嘿嘿一笑问道。

“一个刚到布拉格就被抢走行李箱的小女孩,我就是好心肠犯了,别把我想的这么龌龊。”彭克解释了一句,只可惜李银河根本没听进去。

白色衬衫,蓝黑色的牛仔裤,一双白色板鞋,李银河平凡的打扮并不能掩饰他内心的邪恶,即便带上黑框眼镜也不行。

“强行做好人?”李银河撇着嘴说了一句,彭克抿嘴一笑并没再说。

两个人认识这么久都熟悉对方,不管是彭克还是李银河,虽然放荡不羁但本质并不坏,只是相比之下,彭克略微腼腆一点点。

“说好的妹子照片呢?给我看看怎么样?今晚看看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一只手开车,李银河扭头对着彭克说道。

“先开车,一会再说。”彭克没给,李银河轻哼一声悻悻然的收回了手。

事实上,李银河之前已经准备去机场接彭克了,只是收到了彭克突发情况的短信,才绕道又回到了查理大学,直到后者走进小区,才把车停过来。

而作为补偿,李银河要求彭克来一张妹子照片。

作为奔驰车的顶级性能配置,由AMG部门打造的SLK55的速度显然不是一般汽车可以比拟的。

用李银河的话说,一脚油门下去不回油,八十迈也是它,一百迈也是它。

所以两个人只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顺着空旷的街道停在了一个高档别墅区的私人车库里,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彭克背着吉他,而李银河则轻车熟路的打开房门,走进了别墅。

两百平的客厅是什么概念?别人也许不知道,但彭克和李银河却很自然的坐在了沙发上,从冰箱里拿出了两瓶果汁。

“彭大少,说说今天怎么这么热心肠泛滥了?”自顾自的喝了一大口,李银河一脸好奇的看着彭克。

不管作为彭克的朋友,还是酒吧的老板,李银河见多彭克在台上弹琴,无数女生送花送谁送秋波,可彭克却从来没有过半点回应。

自诩福尔摩斯的李银河第一时间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

“怎么说,当时的感觉有点怪,好像似曾相识的感觉,你明白么?”眉头微皱,彭克沉吟了一会,随后忍不住笑着说道。

的确,当第一眼看见金颖的时候,彭克就有种熟悉的味道,虽然明知道两个人从未见过,但冥冥中似乎有一根线牵扯着他,让他靠近,再靠近。

对于家教严到变态,即便大学毕业都从未谈过一次恋爱的彭克对于这种情况有些茫然失措,他大概知道这是恋爱的感觉,但似乎并没有电影里的绚烂或纯美。

“明白,我第一眼看见林志玲的时候也是这感觉。”李银河嘿嘿一笑,这家伙从没正经过,不管什么时候。

彭克无语,叹了口气靠在沙发上半眯着眼睛,而李银河则是再次点上了一颗烟。

如果分别用四个字形容此时此刻别墅中的两人,彭克十有八九是阳光男孩,而李银河则是绝对的斯文败类。

“诶对了,你要是找到对象就可以回国了吧,你爹妈总逼着你相亲,这要是回去带个儿媳妇,老爷子不得乐傻了?”

看着彭克不说话,李银河忍不住咂了咂嘴再次说道。

同样是富二代,同样是家族企业,彭克因为拒绝相亲甚至被家里断了生活来源,而李银河则是陪着他到了布拉格,开个酒吧当起了老板。

“你想多了,我只是有些好感,一见钟情的恋爱并不靠谱,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彭克苦笑着摇了摇头。

“的确,作为唯物主义者,我更相信日久生情。”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李银河哈哈一笑回了一句。

不管什么话,从他嘴里说出来都透着一股子龌龊劲儿。

“别说闲话了,没什么事我去调琴,今晚八点还有一场演出,唱毁了砸的是你的招牌。”起身,彭克拿着吉他朝着楼上走去,而看着彭克上楼,李银河则是脱了鞋往床上一趟,一张脸上满是好奇。

到底是什么人,能让单身主义者的彭克会有动心的想法?

李银河并不知道,他所好奇的女孩,此时此刻正以同样的姿势躺在沙发上,光着脚丫踢着腿,一张俏脸满是兴高采烈的玩着手机,脸上哪儿有半点先前哀怨的情绪。

当然,从金颖打开房门的第一时间,阴霾就已经从俏脸上荡然无存。

推开门就是摆放在落地窗旁的两株盆景,温暖的阳光透过窗子打在身上没有半点炙热的感觉,一尘不染的木地板在阳光下反着发亮的光。

左手边是一套电视柜,五十寸的LED电视正对着一套布艺沙发和一个透明玻璃钢茶几。

茶几旁边是餐桌,古色古香的桌椅看上去很有温馨的感觉,紧紧一眼,金颖就不由自主的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虽然没有意料中的小资情调,但却有种回到家的感觉,在这小小的房间里,金颖甚至觉得穿过了空间的枷锁,转瞬之间回到了北京。

换上拖鞋走向卫生间和厨房,同样整洁的没有半点污秽,唯一不满意的倒是卫生间里摆了一套男生的洗漱用品,牙膏牙刷剃须刀,甚至连私处清洗液都有。

一脸厌恶的丢到空无一物的垃圾筐里,金颖满意的洗了洗手,又看了一眼卧室整洁的大床,随后把书包丢在一边,欢快的轻呼一声,随后直接躺在了沙发上。

“嘀嘀嘀。”手机一阵狂响,金颖连上wifi之后第一时间就看见头像是个和尚的人发来了微信。

“到了么?”

“还活着么?”

两条短信,上面发送人都写的是郑总,金颖回了个调皮的表情,然后发了个嗯。

“好好玩,公司不会按旷工处理,但你的年假已经请到2020年了。”郑总一条毁灭性的消息让金颖郁闷的撇了撇嘴,甚至连消息都没回。

巴洛克风格的雕像,蔚蓝的伏尔塔瓦河,阳光下的街道,以及一张房间的广角照片。

习惯了被朋友圈刷屏的金颖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把,看着瞬间点起的三十二个赞和满篇留言,忍不住小小得意了一把。

安静的房间里,只剩下金颖嘎达嘎达打字的声音,没人注意到落地窗外的某个角落,一个身穿西服的人影面带微笑的看着手机,转过头消失在树荫间的拐角处。

舟车劳顿,加上心塞的丢掉行李,金颖很快在沙发上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之间听到身边竟然有脚步声,眉头微蹙,下意识的睁开有些朦胧的双眼。

嗯?有人?

不得不说,在看见房间里有黑影的一瞬间,金颖的尖叫已经通天彻地的响了起来,巨大的分贝吓得黑影浑身一哆嗦,手里的杯子都险些没攥住。

“你是谁?我报警了啊!”身体缩成一团,金颖攥着手机佯装要打电话,可却茫然的不知道是报警电话。

诶?等等,这不是那个谁么?

揉了揉还有惺拢的睡眼,金颖微微一怔发现不远处的身影竟然是把自己带回来的‘山寨导游’彭克!

“靠,这不是我的房间么?你怎么还有钥匙!”警惕的看着彭克,金颖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但心却是稍稍踏实了几分。

和先前的黑夹克打扮相比,蓝色汗衫搭配黑色坎肩的彭克看起来少了几分沧桑和稳重,但却多了几分潇洒和帅气。

下面一条白色长裤看起来有些非主流,但搭配在那双长腿上却显得毫无违和感。

“卫生间的东西都是你丢掉的?”

没有回答,彭克从餐桌的位置走到了沙发上,毫不客气的坐在了金颖旁边,把后者挤得靠边了不少,递给了后者一杯水。

透明的玻璃杯还带着几分温热,金颖下意识的双手接过,心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却是这家伙给没给自己下药。

“嗯啊,我扔的,不知道哪个土豪之前住在这,那刮胡刀好像还是没用过呢,就放在这了。”金颖咂了咂嘴说道。

“用过一次……”彭克依旧面无表情,而金颖微微一怔,下一刻一张脸彻底红了起来。

很显然,彭克用四个字简单易懂的说明了一件事。

卫生间里的东西,主人就是他。

此时此刻金颖尴尬的手都不知道放在哪儿合适了,顾不得杯子里的水下没下药,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装作毫不知情的点了点头。

天人交战中的金颖很想把丢掉的东西都捡回来,毕竟垃圾桶看着比杯子不脏多少,那些洗漱用品也应该没被污染。

只是就算她捡回来,彭克会不会用还是另一方面。

“金颖小姐,这里是家庭旅馆,意思就是在没有客人的时候,房子的主人也会偶尔住过来,和你想象中的招待所不一样……”

看出了金颖的窘样,一直面无表情的彭克终于笑了一下,一双眼睛毫不掩饰的盯着前者,直到女孩将头埋在胸前。

“那这地方是你的房子?你把我带到你家了?”羞愧了不到半分钟,金颖突然警惕的抬起了头,一双杏眼满是戒备的盯着彭克,攥着手机的指骨都有些发白。

“你才发现这是我家?我以为你早就看出来了呢。”彭克嘿嘿一笑,笑的金颖脸都变了。

羊入虎口啊!

老天爷简直就是把自己往死路上逼,一件挨着一件的坏事拦都拦不住。

“你放过我吧,我爸妈都是小公司的职员没什么钱,从小我和奶奶长大,她那两室一厅的房子全家人都虎视眈眈的看着……”

“我从小肾不好,心脏也不好,肝脏也不怎么样,隔三差五就住院,你挖了连手术费都换不来,哦对,我还有病,我被男朋友传染了梅毒,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好地方。”

“我眼睛也不好,眼角膜也卖不了几个钱,要不也不会看见你第一时间都没认不出来,你放了我吧,我爸妈就我一个女儿……”

用四个字形容现在的金颖,那就是口吐莲花。

灵巧的小嘴好像机关枪一样不停的蹦着话,而始终一言不发的彭克终于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他第一次发现,被人当作十恶不赦的坏人,感觉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敲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彭克的笑声顿时让金颖松了口气,不着痕迹的往旁边挪了挪,似乎随时准备逃走。

“你全身上下都坏了,嘴还是好的啊……”彭克笑眯眯的说着,而金颖微微一怔,下一刻却是撇了撇嘴。

“你这家伙看着挺绅士的,怎么还好那口儿?”一边啧啧称奇一边摇头,金颖的话让彭克顿时语塞,眼睛都瞪了起来。

“我是说可以把你卖到马戏团说脱口秀!”彭克咳嗽了一声,连忙解释了一句,脸上不自觉的泛起了一丝苦笑。

这么多年来,自己好像是第一次吃瘪,千算万算也算不到,眼前这丫头的口味竟然这么重!

金颖也是才反应过来,尴尬的咳嗽一声,拿着杯子又喝了一口水。

房间里突然透着一丝诡异的安静。

落地窗外依稀能看见有个别过往的行人,吊诡的安静气氛让金颖将头挪到了外面的风景当中,而彭克稍微缓了一会,慢悠悠的起身再次坐回了餐桌旁的椅子上。

听着咚咚的走路声,金颖这才发现彭克竟然只穿了一双袜子在地板上走。

而房间里唯一的男士拖鞋,此时此刻正在她的脚下踩着。

忍不住撅了撅嘴,金颖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有些时候温暖就好象细菌一样,悄无声息的就靠了过来,而当自己感受到时,却已经变得有些炙热。

“那个……你有没有脚气啊!”金颖踩着脚底下的拖鞋,一句说了之后立刻后悔的话脱口而出。

“我擦,你把鞋还给我,你去光脚走!”一句话说出来,瞬间让暗中打量金颖的彭克险些吐了一口鲜血,声音都高了八度。

“你有没有绅士风度,我是女人你还不让着我。”金颖吐了吐舌头,俏皮的说道。

气氛一时间缓和了不少,只是彭克好像斗败了的公鸡一样,一张脸上写满了无力。

“我带你去楼下转转,买些你要用的洗漱用品,顺便再买点水果?”彭克转移了话题,好在这是他返回来的目的。

之前在练习室调琴唱歌,准备晚上演出的曲目,彭克压缩出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准备去看一下金颖。

“好,我去稍微洗漱一下。”点了点头,金颖穿着鞋小跑着朝着卫生间走去,而彭克则是似笑非笑的扬着嘴角,看见她离开快步走到了沙发上。

翻开手机就是微信界面,彭克点开了一下金颖的头像,看了一眼后者的微信号,又赶快把手机放回了之前的位置。

“小金子,这微信名听着好像一个太监的名字……”彭克小声念叨了一句,不过并没吐槽太多,毕竟他知道自己的微信名是比‘小金子’更非的‘忘情公子’。

等了大概五分钟的时间,金颖终于慢慢悠悠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而看见她走过来的彭克眯了眯眼睛,从茶几下面的餐纸盒里拿出了几张纸递给了前者。

他才发现金颖的白并不是化出来的淡妆,而是自然的白皙。

一张俏脸上带着带着几分水渍,刘海处的青丝也湿了几分,此时的金颖看上去恬静的好像少女一般。

布拉格临近黄昏的阳光微微有些刺眼,金灿灿的洒在地上像是铺满了金子。

不时遮住太阳的云彩四周仿佛镶上了一层金边,小区里一颗颗大树在阳光下拉出长长的影子,从脚下一直延伸到远处青绿色的草坪。

也许是地理位置的关系,布拉格的太阳总觉得比北京要离着近了不少,照在身上暖洋洋的,但却并不炙热。

小区的绿化很好,除了花草树木之外,就连垃圾桶和路灯刷的都是青绿色的油漆。

金颖发现就算没有彭克,接下来的几天她自己也能很好的活下去。

楼门口正对着的就是Supermarket,蔬菜水果洗漱用品一应俱全,金颖买了一些水果和牙膏牙刷一类,随后一个人朝着收银处走去。

彭克并没有跟来,而是一个人在外面叉着腰玩着手机,时不时的嘴角一咧。

虽然对德语一知半解,但金颖对数字并不陌生,交完钱走出超市刚好看见彭克把手机收回来,一脸揶揄的看着自己。

“我脸上有花?”金颖很想照镜子看看,只是两只手都攥着口袋。

“没有,超市带你来过了,自己上去收拾一下,呆会来接你去吃晚饭。”彭克摇了摇头,再次扭头就走,没有一点绅士风度。

金颖撇了撇嘴,小声嘟囔了七个字。

“再见来不及握手!”

东西并不是很多,金颖回到房间很快摆放整齐,有些小得意的把新买的剃须刀塞在了一个不起眼的抽屉里,哼着小曲躺回了沙发上。

一整天没吃饭的金颖洗了个苹果,随后就听见手机响了一下,小嘴艰难的叼着苹果擦了擦手,打开了手机微信。

手机上是一条名叫‘忘情公子’发来的验证消息,金颖看了眼头像毫不犹豫点下了‘拒绝添加’。

究竟是多装X的人,头像会是诗人李白的头像。

很快认证消息又发来了,还是忘情公子,只是备注上写了两个字。

‘金颖’。

这家伙是认识自己的。金颖犹豫了一下选择了同意,下一刻却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原本琢磨着通过朋友圈当一回名侦探柯南,谁知道对方却对自己屏蔽了朋友圈。

“哪位?”金颖发过去一个好奇的表情,等了半天却石沉大海没有半点回应。

与此同时,一辆奔驰S400慢慢的停在了小区的楼下,而坐在副驾驶的青年则是拿出手机,嘴角忍不住扬起了一丝弧度。

车厢里,坐在驾驶座的李银河歪着头看着彭克点开的一张张照片,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但却被彭克瞪了一眼。

“没说点,我就闻闻。”李银河讪笑了一声,随后对着照片一阵挤眉弄眼。

金颖很少在朋友圈里发东西,彭克和李银河只找到了很少的几张自拍,看着右下角标的‘美颜相机’四个字,不用说大家都心知肚明。

“别吓着人家,那丫头看上去有些呆,实际上很有内涵。”彭克看了眼手机上小金子发来的消息,把手机放在了兜里。

“多大罩杯?”李银河愣了一下,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关你屁事,她本来就疑心强,你随便一句话都能让她瞎想,管着点嘴。”彭克翻了个白眼说道。

“放心,我能在嫂子面前给你丢人么,绝对绅士的像导盲犬一样。”李银河信誓旦旦的说着,彭克没说话径直走下车,朝着楼上走去。

而看着彭克上楼,李银河毫不犹豫的打开车门点了一根烟,蹲在背对着楼门的角落用力吸了一口。

他家和彭克的家庭在业务上来往很多,两个人很早就认识,之所以李银河的父亲允许他来布拉格做买卖,一方面是暗中拉彭克一把,另一方面也是得到了彭克父亲的首肯,以免他一人在国外吃亏上当。

两个人在国外混了这么多年,李银河和彭克无数次被误会为基友,虽然前者用无数个女友想证明自己的清白,但却被更多人认为是欲盖弥彰。

看着彭克遇到动心的对象,李银河打心眼里也替他高兴,唯一可惜的就是感觉金颖不够漂亮,身材也不好。

一根烟抽完回到车里又嚼了一块口香糖,李银河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一男一女翻开化妆镜照了照,又拿出了一副墨镜戴在了脸上。

黄昏下的豪车亮着天使眼日行灯,为车内却违和的坐着一个戴墨镜的男人。

不得不说,第一眼看过去的金颖并没被豪车镇住,反而差点笑出来。

“喂,盲人也能开车?”金颖的话刁钻的让彭克怔了一下,而车厢里看出口型的李银河嘴角一抽,像摘下来又觉得骑虎难下。

“不是盲人,他是我一个朋友,为人比较冷酷。”彭克勉强笑了一下,而李银河看出冷酷两个字的口型,脑补了一下邦德的形象,努力板起一张脸。

很快彭克就走过来打开了车门,金颖坐在副驾驶的后面,而他则是坐回了副驾的位置。

车子内并没有烟味,反而透着淡淡的柠檬香,金颖舒服的靠了靠,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两眼。

很显然,又是S400里的最高配,奢华的让人乍舌。

“银河,这是我跟你提起的丢掉行李箱的女孩,叫金颖。”车厢内乌七麻黑的连脸都看不清,彭克干脆把李银河的墨镜摘了下来。

“哦哦,失足女孩是吧,彭克经常提起你,我叫李银河,你随便喊我就行。”

李银河很努力的让自己正经起来,原本冷酷的脸上泛起一丝淡淡的笑容,但却被说出来第一句话彻底毁了。

三个人同时一呆,下一刻彭克和金颖脸上都竖起了三条黑线,而李银河干咳了一声却没敢再说话。

车厢里气氛瞬间变得古怪起来,金颖很想回答一句,但失足女孩四个字却好像带着回声一样不停响起。

“不好意思啊,我是韩国人,中文说的不好……”

人都是逼出来的,李银河能感觉自己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终于又说出了一句话,随后如释重负的笑了笑。

韩国人?

这一嘴流利的北京腔生怕别人听不出来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金颖翻了个白眼,但也就见好就收微微笑了笑。

“你好,我叫金颖,北京人。”金颖大方的握了握手,李银河尴尬一笑看了眼无奈到捂着额头的彭克,缓缓启动车子心有余悸的朝着小区外开去。

不得不说,第一次见面,李银河在心里就给金颖下了三个字的定义。

不简单!

【推荐阅读】最虐心的爱恨纠葛,饮酒一杯慰风尘……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