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Part.4:一曲清音,只听得…
7078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金颖对布拉格的印象,除了儿时奶奶的耳语,就是尼采的一句名人名言。

“当我想以一个词表达音乐时,我想到了维也纳,而当我想以一个词表达神秘时,我只想到了布拉格。”

这句逼格十足的一句话金颖坐上航班时还在想,而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尼采会说出这句话了。

黄昏之下街道像是洒满了金粉一般,两旁的一个个小店琳琅满目摆满了小艺术品,对于从小对水晶制品抵抗力为零的金颖无数次想让李银河停下,但又觉得不好意思,只能遗憾的回头观望,暗下决心单独来一次。

当然,最让金颖感到不可思议的并不是路旁的艺术品和一座座好像魔法屋一样的房间,而是自己这辆奔驰S400前面,是一辆马车。

红色的车顶,流金的车身,下面两个普通的自行车轮子并排转动着,车主手中拽着缰绳一言不发,前面的白马也悠然自得的在大街上散着步。

“总是这个时候出来遛马。”李银河郁闷的把车内的空调都打开了,一辆能跑到260的豪华轿车以时速5公里的方式前进着,换做谁也起急。

布拉格大部分街道是禁止鸣笛的,李银河在车里叨唠但并没按喇叭,而是趁着白马稍停的机会,一脚油门从旁边绕了过去,得意的嘿嘿一笑。

没了马车的阻拦,车子很快驶向了这次前行的目的地,船长酒吧。

不得不说,向来对酒吧夜店毫无好感的金颖第一次有了亲密感,至于原因十有八九是因为上面的四个金光闪闪的汉字。

车子随意的停在了马路边,彭克先下车从后备箱里拿了吉他,而后金颖和李银河才走出来,三人径直朝着酒吧的大门走去。

“喂,你就在这卖唱?”金颖快走了两步,四下看了看随后对着彭克轻声问道。

“是啊,不少人喜欢中国的民谣和乡村音乐,我正好是弹民谣的。”彭克点了点头,虽然没了阳光,但笑容依旧温暖。

“这酒吧像是中国人开的,你问问他能不能帮我找找行李箱?”金颖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随后忍不住轻声问道。

在这丫头的大脑中,酒吧就相当于鱼龙混杂的社会,里边什么形形色色的人都会遇到,而酒吧的老板十之八九都一定是黑社会头目,找个机场被偷的行李箱在布拉格应该没多大问题。

“还惦记呢?别琢磨了,丢了就是丢了,好比谈恋爱,被别人抢走的东西是找不回来的。”彭克的声音依旧不大,但听到这话的金颖却是微微一怔,在原地站了几秒钟才继续向前走,一张脸上似乎没有了先前的兴奋,取而代之的则是沉默。

彭克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含沙射影的一句话自然是他刻意说的,这丫头满脑子都是天好地好人也好,好像社会的邪恶和她不在一个维度上。

眼中的玩味一闪即逝,彭克这时候已经推开了大门,金颖默不作声的跟上,李银河走在最后,看着两人忍不住嘿嘿一乐。

厮混了这么多年,李银河自然知道彭克的为人,通俗一点的说,彭克阳光和煦的外表之下绝对隐藏着一个恶魔。

金颖是第一次进酒吧,和电视电影中的酒吧不同,这里并没有喧嚣的音乐和低俗的着装,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个绅士美女,大家各自喝着杯中的饮品,看不到任何狗血的搭讪。

当然,唯一相同的一点就是房间整体格调比较暗,除了墙灯之外就是几个镭射球时不时的散发出一律光芒,照在杯子上五光十色,照在脸上众生百相。

此时此刻的船长酒吧坐了将近二十个人,彭克一个人在台上忙碌着摆弄着电线,金颖看了两眼便将目光转向了身后的李银河。

这家伙已经一个人坐到了角落里,桌子上摆着几块蛋糕一盘肉块,抱着水果拼盘嘴里时不时的吐着葡萄皮。

“我靠,竟然有饭!”金颖嘀咕了一句,勉强挂起一丝微笑朝着李银河走了过去,毫不客气的坐在他旁边,指了指桌上的蛋糕。

“都是彭克让我帮你买的,不怕胖随便吃。”李银河抱着水果拼盘笑了一下说道。

李银河也算是一个帅哥,只是这种帅并不像彭克那么精致阳光,但却依旧很耐看。

金颖看着台上忙碌的彭克,目光时不时的看向李银河,心里忍不住有些好奇。

“你是什么工作?跟他一样是导游?”酒吧里的声音并不大,金颖说的很轻但李银河依旧能听到。

“导游?啊,对是导游,我俩是一个组织的。”金颖并不知道一句话差点把李银河呛着,后者艰难的把葡萄皮咽了下去,随后涩着嗓子说道。

好在此时的光线很暗,否则金颖十有八九都要警惕李银河精彩纷呈的表情。

“导游赚那么多?都能开奔驰了?”金颖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是啊,导游赚黑心钱比较多,遇到比较蠢的还能卖器官,我这辆车就是那四个肾换来的。”李银河似笑非笑的说着,金颖一听连忙闭上了嘴。

倒不是害怕,而是金颖刚刚夹了一块肉塞进嘴里,话一说出来差点没吐了。

金颖不说话,李银河反倒觉得没意思,不过平时口无遮拦的性格让他也不敢乱说话,拿出手机看起了视频。

金颖稍微瞟了一眼手机上的男女主角,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画面显得很老旧,但这部电影金颖却非常熟悉,曾经看了将近十遍的她几乎能把电影的情节倒着说出来。

《纯真年代》。

这部由老马丁导演的电影曾一度被金颖认为是十大闷骚电影之首,而看这部电影的人十有八九也都闷骚至极,比如她自己。

“《纯真年代》?看你长得这么放浪形骸,没想到你是个闷骚的人。”撇了撇嘴,金颖兰花指捏着一块蛋糕小咬一口,吐槽说道。

一听这话李银河就乐了,瞥了眼台上的彭克轻咳了一声,挑了挑眉毛朝着金颖旁边凑了凑。

“朋友,我敬你是条汉子,但你也别骂我,我哪里不风骚哪里不流氓你告诉我,我改还不行么?”

时间好像蛋糕被金颖一口一口吃了下去,时间很快到了八点,伴随着台上静坐着的彭克轻轻扫了扫吉他弦,不少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台上。

三个人进来的时候金颖看了眼表是七点,等于彭克在台上来来回回忙活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听上去虽长,可实际上却感觉时间很快,只是原本清静的酒吧此时已经坐的熙熙攘攘。

“他忙那么半天,你怎么也不过去帮帮?”金颖忍不住为彭克打抱不平起来。

“他不让动,以前我问他琴重要媳妇重要,你猜他怎么回答?”李银河看着彭克的身影撇了撇嘴,摇头晃脑的卖了个关子。

“他说琴重要?”金颖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句。

“哈哈哈,当然说媳妇重要了,你是不是傻,你愿意和琴睡一辈子?”李银河拍着大腿大笑,而金颖则是无力的扭头看向台上,不再和这家伙废一句话。

说实话,李银河这家伙真的不正常,至少金颖是这么认为的。

有些心塞的看着台上,金颖忍不住拿彭克和李银河做了一番比较。

两个人实在不是一个类型,彭克看上去像双子座的,给人的感觉有些双重性格。

有些时候邪邪的一笑让金颖忍不住心里发慌,有些时候缄默的发呆好像时光都黯淡了下来,而有些时候,比如现在抱着吉他,一张笑脸好像太阳一般让人舒服到了心坎。

看上去也许李银河更健谈,但能说善辩的背后肯定有不少无知少女做陪衬,相比之下她更喜欢和彭克相处,至少在他身上还能感受到几分脱尘的气息。

看着双眼微闭,轻轻弹着暖场伴奏的彭克,金颖拄着香腮患得患失的叹了口气。

如果自己的生命中从没出现过杨泽,如果没有荆棘遍布伤痕累累的心,也许这一刻自己会对台上的男孩动心。

当然,没有也许也没有如果,金颖看着彭克除了一点点好感,没有任何其他想法。

暖场的伴奏很快弹完,彭克将变调夹卸下,将吉他放在腿上,左手按住一弦二品,右手的拨片很清脆的弹出了一个音,紧随其后的一连串音符,刹那间征服了酒吧中在座的每一个人。

《天空之城》。

也许彭克弹不出久石让音乐中的宛转悠扬,弹不出电影中的起伏跌宕,但每个人都听出彭克对生活的热爱,以及对未来的孤单困惑。

一曲终毕,金颖的掌声将众人从醉幻酣眠中叫醒,忍不住朝着她的方向看了看,善意的点了点头,并没责怪。

彭克自然也听到了金颖的掌声,对着她眨了眨眼微微一笑,随后朝着角落里的女孩点了点头,再次收回了目光。

“很高兴大家今天能来听我的专场,我是一个民谣歌手,我像热爱音乐一样热爱着我的国家我的民族,也希望更多的人喜欢中国民谣音乐,下面一首歌叫《南方姑娘》,希望大家喜欢。”

鞠躬之后,彭克很有礼貌的坐回了椅子上,一把简单的吉他在他手中弹出各种音符,编织成一首美妙的前奏,而当听到歌声的一瞬间,就连一直看着电影的李银河都摘下了耳机,半闭着眼睛轻哼起来。

“昨日的雨曾淋漓过她瘦弱的肩膀,夜空的北斗也没有让她找到迷途的方向,阳光里她在院子中央晾晒着衣裳,在四季的风中她散着头发安慰着时光。”

“思念让人心伤,他呼唤着你的泪光,南方的果子已熟,那是最简单的理想……”

彭克的音域很广,并不粗犷的声音显得有些沧桑,似乎是经历了岁月的磨砺,透着一种寂寞和柔然。

时而婉转时而高亢的歌声将一个歌手对南方女孩的感情细腻的表露出来,又隐约唱出了一种无法挽留的无奈以及对幸福的渴望。

金颖静静的听着,目光静静的看着台上眉头时不时皱起的彭克,突然有种莫名的心痛,似乎歌声中的某句话引起了共鸣。

一曲结束,李银河敲了敲桌子,给金颖递了一张纸巾。

“这首歌他是每次上台必唱的一首歌,词曲都是北京一个叫赵雷的民谣歌手写的,彭克之所以喜欢,是大学的时候喜欢一个南方的女孩,但人家毕了业就回去结婚了,彭克一直不死心,直到结婚请柬塞在手上才认命。”

李银河轻声说着彭克的曾经,随后轻轻叹了口气。

“出国留学之后,彭克选择了在布拉格暂居,别看他笑的灿烂,实际上内心又傲又冷,想走到他心里很难,我要不过来,他在这边不会有朋友。”看着金颖怔怔出神,李银河瞥了眼正在调音的彭克再次说道。

“高冷么?我以前也是。”金颖弱弱的说了一句,李银河差点咬着舌头。

“我读的书少,你不要骗我。”李银河哼唧了一声,金颖没理他,台上的彭克已经开始了第二首曲子。

彭克的声音的确很有磁性,座无虚席的酒吧依旧没有噪杂的声音,大家都在静静的听着台上的歌声。

时间穿过琴弦消失在黑暗中,两个小时转瞬而过,当台上的光线逐渐暗下来时,金颖看着收拾东西的彭克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就已经攥着一瓶矿泉水走到了自己旁边。

一连唱了十五首歌,即便彭克也是累的满头是汗,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喝了半瓶水,长长的吐了口气。

镭射光不时的照向彭克略显疲惫的面孔,金颖看着前者额头上冒着一层细密的汗珠,忍不住把手里的纸巾塞了过去。

“唱的不错,擦擦汗吧!”

李银河看着这张纸巾从自己手中递到金颖手里,最后又到彭克手上嘴角一扯,但很识趣的并没说话。

“谢谢,我每周有两次在这表演,也是帮这的老板多赚一些钱。”

并没有青春小说中指尖无意中的碰触,彭克接过纸后擦了擦汗水就放在了一边。

“刚才还没吃饱吧?我带你去吃布拉格的夜市吧,好多小吃都特别便宜,当我请你好了!”脸上的疲惫似乎伴随着汗水擦了下去,彭克扬起的嘴角让金颖微微一怔,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随后有些慌乱的站了起来。

“我上个厕所……”

从卫生间回来的金颖多少有些魂不守舍,经历了杨泽的劈腿,她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

那些上演着繁华不肯落幕的年华里,开不出一朵地老天荒的花。

幸福的右边,永远是荒无人烟。

金颖的异样被她很巧妙的隐藏着,看着正在闲聊的彭克和李银河,女孩深吸了一口气笑着走了过去,但却觉得有些冷。

“你们明天都不工作?”被两个男人惊鸿一瞥,也许是心虚的关系,金颖轻咳了一声先说话了。

“啊?上班,我明天早班,没什么事先回去了,你要用什么自己去后院。”李银河一拍脑门站了起来,对着彭克轻声说了一句。

“不用了,我们走着就好,你记得留门。”彭克点了点头,他自然很清楚后院放着什么。

一辆保时捷boxster,一辆玛莎拉蒂ghibli,还有一辆就是白天开的奔驰slk55AMG。

“那有事给我打电话吧。”点了点头,李银河径直朝着吧台说了两句随后径直离开,和金颖点了点头算是告别。

酒吧的人开始逐渐少了起来。

布拉格的夜生活并不像北京,很少有昼伏夜出到凌晨三四点的情况。

彭克依旧不紧不慢的喝着手中的冰水,而金颖则是喝着柠檬汁。

“你这是苏打水吗?看你喝的那么津津有味。”

金颖的声音让嘴里嚼着冰块的彭克停了一下,古怪的看了前者一眼慢悠悠的摇了摇头。

“白水,我不太喜欢喝饮料,不过你不是肾不好么,怎么还喝果汁?”揶揄的一笑,彭克一句话顿时让金颖闭上了嘴,抱着肩膀一言不发。

“好了,刚才没吃饱,现在带你去感受一下布拉格的小吃街吧!”

看着金颖没说话,彭克抿着嘴没再继续调侃,而是轻声问道。

不得不说,金颖很想谢绝了彭克的好意,但美食的诱惑让她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刚刚那几块蛋糕已经打开了她的味蕾,此时此刻的金颖感觉自己能吞下一只大象。

彭克并没背上吉他,而是放在了酒吧台上的一个角落里,金颖趁机跑到服务生面前想要结账,可却被对方微笑着谢绝了,看向金颖的眼神好像看怪物一样。

这一幕恰好被转过身的彭克看到,微微一怔玩味一笑,咂了咂嘴朝着她走了过去。

酒吧的光线很好的掩饰了金颖有些发红的俏脸,微微低头把钱包塞在兜里,金颖佯装没事人一样瞥了一眼彭克,却发现后者只是点了点头径直朝着外面走去。

推开门,一股扑面而来的冷气顿时让金颖忍不住冻得哆嗦了一下,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也许是伏尔塔瓦河的关系,布拉格的昼夜温差相对还是比较大。

白天的着装对金颖来说恰到好处,但现在夜风袭袭,就有些捉襟见肘了。

一阵冷风吹来,稍稍吹散了金颖额头的刘海,女孩抱着肩膀一声不吭,目光透过走在前面的青年打量了一眼整个街道。

李银河停在酒吧门口的奔驰s400已经不见,道路两旁不少酒吧都放着轻音乐,两排路灯将两个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叠在一起,却又好像追逐着消散开来。

“冷不冷?”

冷不丁的停住脚步,还有些出神的金颖差点一下子撞在彭克怀里,连忙停下了脚步。

“还好,不算太冷。”金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彭克撇了撇嘴,将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递到了金颖手边,而受宠若惊的金颖连忙摆了摆手。

“没事,我不冷的。”

这句话刚说完就有一阵凉风轻轻袭来,金颖嘴唇都冻得有些发青,彭克眉头微皱,刚准备责备却又突然嘿嘿一笑。

金颖被彭克突然的笑声搞的有些毛骨悚然,看着那张仅仅认识一天但却突然恍然熟悉的面孔怔了一下,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确定不冷?”吊诡的笑容让金颖突然有种莫名的不安,脑袋像拨浪鼓一样摇了摇头,咬了咬下唇拿过了彭克的外衣,轻轻套在了自己身上。

彭克穿的还是之前在台上的衣服,一件宽松的蓝色卫衣,金颖穿上袖子几乎到膝盖了,足足挽了三四下才把手臂露出来。

不得不说,套上这件衣服之后凉意的确消散了不少。

“对了,在酒店吃饭不需要交钱么?”暖和了不少,金颖的话也多了起来。

看着彭克双手插着口袋一个人在前面走着,小腿快走了两步,并排到前者的旁边轻声问道。

“呃,银河交完钱了吧。”彭克怔了一下,随后干笑了一下说道。

“没有啊,我看他直接走了……”金颖疑惑的蹙了蹙眉,小声嘀咕道。

“哦,他有储蓄的会员卡,服务员直接划卡就行了。”看着金颖好像福尔摩斯的小眼神,彭克佯装忘了的一拍脑门,随后笑着说道。

“也不用签名?他就不怕服务员划多了?”金颖再次问道,彭克再次停下了脚步,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前者,直到金颖举手投降。

“好了不问了,交了就交了吧!”吐了吐舌头,金颖无所谓的哼唧了一声。

虽然和彭克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作为女孩的警惕心让金颖总觉得自己在一个很深很邪恶的圈套里,只是到现在都没发现什么异样。

唯一有迹可循的古怪,就是直至现在彭克这个导游实在太过热心,无微不至的照顾让她有种非奸即盗的感觉。

“打个车吧,要走的话至少还要十分钟,我肚子都叫了。”

夜幕下的漫步伴随着金颖的胡思乱想只持续了不到十分钟,就被彭克的一句话打断了。

无所谓的点了点头,两个人很快坐上了一辆出租车,彭克一口流利的德语一时间让金颖忍不住有些刮目相看。

布拉格的夜空非常美,璀璨的一颗颗星星陪衬着皎月闪烁着蓝宝石的光芒,天边一线隐隐泛着几分蓝红相间的色彩,像是万家灯火交织在一起。

蔚蓝的伏尔塔瓦河像天空一样让人醉迷,只是略显深色显得多了几分深沉,这条河流见证了布拉格的成长,是这座梦幻之城的不朽传奇。

车子停的地方金颖不认识,但远处的查理大桥却让她记忆犹新。

两边的路灯五光十色,灯杆上的花纹虽然有些斑驳,但却透着古朴和繁杂。

此时的马路两旁已经不再是酒吧和大大小小的商店,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个灯火通明的小店。

几乎每个小店的橱窗里盛放着琳琅满目的美食,金颖的左顾右盼但却不知道何去何从,只能把目光投向了一旁面露笑意的彭克。

小吃街这种地方金颖去过无数次,一般情况下每种东西都会选择来一些浅尝辄止,但此时此刻的步行街实在太长。

金颖毫不怀疑这顿饭吃下来,足够自己长上五斤肉。

红白相间的屋檐下,一直慢慢踱步的彭克终于停住了脚步,眼睛停在了一个老奶奶的店铺门口。

“尝尝这家的牛肉汤,味道很好而且东西很足,最主要的价格很公道。”彭克笑眯眯的对着金颖说着,已经交了两份的钱。

金颖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很快从彭克手里接了过来,纸质的一次性小碗摸上去有些烫手,金颖小心翼翼的拿着,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

小巧的琼鼻微微一皱,下一刻女孩就咽了口口水,很自觉的拿过了一个塑料小勺,自顾自的喝了一口。

清新的味道让金颖幸福的眯了眯眼睛,牛肉的香气和温暖的口感顺着喉咙进入胃部,说不出的舒服。

一旁的彭克看着金颖好像猫咪一样的表情也是一笑,三下五除二的把牛肉汤消灭干净,拿起纸巾擦了擦嘴,又拿了一张纸巾塞在了口袋里。

总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金颖以前对此不屑一顾,可这牛肉汤还真是和北京的大相庭径,不管是味道还是口感都不同。

伴随着彭克吃完,金颖也毫不示弱的紧随其后,有些不舍的将小碗丢到垃圾桶,撅着嘴似乎有些不开心。

“擦擦嘴,前面还有好多好吃的,这是布拉格最著名的小吃街,不过一般导游不会带他们来这。”把纸巾递给金颖,彭克笑着安慰了一句。

“不带?为什么?”金颖愣了一下,有些好奇的问道。

“因为价格便宜,导游都有固定的小吃街,那边不仅是价格贵一些,最主要的味道并没有这里好。”彭克摇了摇头说道。

作为全球第一个整个城市都是文化遗产的布拉格,更多人认为这里的浪漫和神秘使全世界流连忘返,可很少有人知道这里的小吃同样是最大的亮点之一。

“黑心导游!”

金颖小声说了一句,彭克微微一顿,但不置可否的没回答,而是继续往前溜达着。

【推荐阅读】最虐心的爱恨纠葛,饮酒一杯慰风尘……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