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Part.5:匆匆那年,躲不开…
5288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街道两旁除了美食还有一些小店卖着各种艺术品。

金颖抱着一杯布拉格特有的葡萄醋,一个人在这家小店旁边已经看了将近五分钟。

虽然彭克已经说了布拉格广场有专门买纪念品的购物街,但金颖却有自己的想法。

从机场下来到现在,不管是打车还是住房,包括晚饭和去酒吧金颖都没出过一分钱,这种感觉让向来独立的金颖有种深深的不安。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想想现在自己手里捧着人家都葡萄醋,胃里消化着人家的佳肴,身上披着人家的外套,金颖甚至感觉如芒在背。

她心里似乎有个声音,告诉她要撇清和这个男人的关系,毕竟越帅的男人就越不安。

而且金颖没自我良好到认为自己得天独厚美艳无双,谁遇到自己都会拜倒在石榴裙下。

她就是一个小小的公司职员,而且是刚刚被甩的小职员。

之所以非要买手链,是准备送给彭克一个,也算让自己稍微心安理得一些。

两只手分别攥着两串粉水晶的手链和紫水晶编织的钥匙链,金颖有些纠结的想选手链,但最终咬了咬牙决定买紫水晶钥匙链。

粉水晶可是招烂桃花的,自己可不能瞎买瞎送!

“喂,干嘛一买买一对啊?要送给谁啊?”彭克装作很随意的问了一句,但如果李银河在,一定会第一时间发现这家伙眼底隐藏的一丝紧张。

“啊?我觉得挺好的,准备送你一个,看你钥匙上连个挂坠都没有。”金颖怔了一下随后轻声说道。

“你在和我开玩笑么?”彭克古怪的看了金颖一眼,把自己的钥匙从裤兜里掏了出来。

单独的一枚钥匙,上面挂着一个红绳系的中国结,拴着一把铜制的小手枪,还有眼睛一按可以发光的《怪物大学》里的苏利文。

金颖被雷了个外焦里嫩,无力的张了张嘴却一句话没说出来。

事实上,她并没见过彭克的钥匙,只是女人的直觉和那张光秃秃的房卡,让金颖认为彭克不可能是个童心未泯的美少年。

所以在说彭克没有钥匙链的时候,金颖理直气壮,甚至带着几分教育的味道。

只可惜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却很骨感。

“你在和我开玩笑好不好?一个大男生你栓这么多钥匙链干嘛?”金颖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彭克,眼中满是绝望。

这糗出的,恐怕上天都会折服。

“女朋友送的啊,我这么帅又会唱歌,女朋友送个钥匙链还不行?”彭克笑眯眯的说着,脸上带着几分笑意。

如果没从李银河口中听到彭克的过去,金颖可能会忍不住气愤一下,不过既然知道了自然不会这样。

笑眯眯的看着彭克,金颖眨了眨眼没回答,而被盯得有些发毛的彭克倒是先弱了声势。

“我有钥匙链了,你要送就送手链吧。”彭克拿起了金颖刚刚放下的手链,轻咳了一声说道。

金颖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从李银河的口中,金颖也听出了彭克并不缺钱,自己送一串折合人民币几十块钱的手链,或多或少有些拿不出手。

不过人家都发话了,自己也没必要考虑太多,毕竟要的不是沛纳海劳力士。

“你一串我一串,我劝你拿回去送女朋友吧,别回头被发现了误会咱俩的关系。”金颖笑嘻嘻的调侃了一句。

“女朋友回国了,更何况艺术家都是放荡不羁,可以理解的。”彭克依旧大言不惭的编着谎话,不知不觉两人已经走完了一半的小吃街。

时间已经是十一点,原本人就不多的小吃街此时更是少了不少人,彭克看着精神依旧高亢的金颖,朝着拐角处的一家店走了过去。

金颖依旧悠哉悠哉的跟着,下意识的朝着小店看了一眼,瞬间口水就流了下来。

金灿灿的烤鱿鱼串,轻轻一吸甚至能闻见海鲜的香气,厚厚的肉质让金颖眼睛一下就不忍离开了。

金颖以前吃的最大的就是在庙会里吃的,一咬下去满口留香,到现在还记忆犹新,可那条鱿鱼串和此时此刻的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你吃得了么?”彭克回头看了一眼金颖,忍不住轻声问了一句。

彭克晚上并没吃饭,但小吃街转悠了一个小时也算是垫了垫底,这一串鱿鱼就是在他饿的情况下,都勉强吃下去。

而金颖从八点就开始吃,直到现在他已经怀疑这丫头是不是肚子里除了胃什么器官都没有。

“应该差不多吧。”有些犹豫的说了一句,金颖咽了口口水,轻轻低头但眼睛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鱿鱼串,心里忍不住腹诽。

开什么玩笑,小小的鱿鱼串也能难为到本女侠?分分钟消灭它们!

“那行,咱俩一人一串。”

点了点头,彭克直接交钱给了店主,金颖盼星星盼月亮的接了过来,小巧玲珑的咬了一口,随后忍不住轻嗯了一声。

“这老板可以的!”一咬下去,满口酥爽,金颖赞不绝口的说了一句。

彭克只是微微一笑,这么多年来,整条小吃街的每家店都不知道被他光顾了多少次,哪家味道好自然一清二楚。

不得不说,金颖此时的心情只能用美丽两个字形容,一边大口吃着鱿鱼串,一边跟在彭克高大的背影后面,目光个时不时的落在好似情侣但绝非情侣的手链上,突然有种如坠梦幻的感觉。

来到布拉格的第一天,他已经见识到了这里的不可思议。

不仅仅是好似穿越的建筑风格,同样因为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夜幕偏黑,远处不少人家都已经熄灯休息,接着微弱的灯光,金颖隐隐可以看到伏尔塔瓦河边,那些停靠的一艘艘小船上散发着摇曳的灯光。

“明天什么安排?”走在前面的彭克并没看到金颖眼中一闪即逝的朦胧,轻声问了一句。

明天?安排?

金颖茫然的怔了一下,吱吱唔唔了半天却并没说话。

能有什么安排,自己甚至不了解布拉格哪里好玩哪里不好,而且一眼望去虽然不少黑头发黄皮肤,但多少也有种身在他乡为异客的孤独。

最主要的,金颖总感觉没有彭克,只有自己一个人很难在布拉格开心的度过一天。

毕竟从下飞机到现在,彭克把一切行程都安排的井井有条,既充实又不会觉得赶,国际导游的能力的确不同凡响。

“看看再说吧,明天谁知道几点起床呢。”金颖轻咳了一声,随后又心虚的补了一句。

“计划赶不上变化,一下去什么安排都泡汤了,你说对吧?”

彭克并没回答,但下一刻老天却给了答案。

轰隆隆的雷声紧随金颖的话音落下便是响起,原本月朗星稀的夜空眨眼间被一块巨大的黑云遮盖住,像是黑布一样没有一点缝隙。

压抑的天气伴随着骤然大了不少的凉风将衣服吹的猎猎作响,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谁都没说话,非常默契的都是以最快的速度垃圾桶旁边,大口大口的嚼着手中的鱿鱼串。

眼看着乌云飘来风雷攒动,谁还顾得上什么淑女不淑女,金颖大口朵颐的速度比彭克都快上不少,小嘴巴好像耗子一样不停的嚼着。

彭克虽然也大口吃着,但很快被金颖狼吞虎咽的速度惊住了,愕然的愣了半响,忍不住笑了一下,好像赌气一般更大口的吃起来。

两串鱿鱼很快被两个人消灭,可惜连句庆祝的话都没来得及说,盆泼一样的大雨倾盆而下,瞬间打湿了两个人的衣服。

“你这乌鸦嘴!”雨水打乱了彭克原本竖起的发型,一眨眼的功夫全都贴在了脸上,脑袋好像个蘑菇头一样,郁闷的瞪了金颖一眼说道。

“我乌鸦嘴,你这导游怎么当的,晚上有没有雨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说我!”金颖头发也被淋湿了,好在马尾辫并没有显得很乱。

“明明没有雨的!”彭克拿起手机翻开天气,但还没看就被倾盆大雨打湿了屏幕,连忙踹回了口袋里。

“赶紧找地方打个车啊,我出来玩感冒单位不管报销啊!”金颖的声音丝毫不比天上的滚滚雷声小,彭克无奈的看了女孩一眼,撒腿就往前跑。

“太晚了没地方打车,跑吧!”

夜空下,雨幕中,一男一女像是追逐嬉戏的前后跑着,雨水打湿在身上,但脸上依旧泛起了莫名的笑容,深一脚浅一脚的水溅向空中,泛起片片涟漪,似乎穿透了时光定格在了永远的水晶印框中。

一场倾盆大雨换来的不仅仅是形象尽毁,至少对金颖来说,这一场雨很及时。

顺着发梢滴落而下的雨水,似乎带走了尘凡的不甘和曾经的回忆,清澈了内心也洗涤了灵魂。

她渺小的像是一根火柴,而在繁烧恋爱的蜃楼之后,借着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似乎偷偷溜回了曾经的年代。

大门口,彭克和金颖都没进去,两个人四目相对,同时忍不住笑了出来。

金颖笑,是因为彭克的手刚刚将站在额头的头发拨了上去,此时此刻的吊诡发型好像拯救地球的奥特曼一样。

而彭克则是因为金颖愣是将一件宽大的衣服,穿出了紧身衣的效果。

笑声过后,却是沉闷了很久的尴尬,愣了半响的彭克终于说话了。

“你进去吧,我回家了。”

装做潇洒的扭头要走,彭克的板鞋却是不争气的一滑,要不是扶着墙面,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不拿把伞?外面还下雨呢!”金颖忍不住伸手扶了一把,一张俏脸瞬间红透,就连耳根都有些发烫。

心脏突然莫名的一阵狂跳,金颖保证这种情况从小到大真的是第一次发生。

抓着彭克宽厚的手臂,线条分明的肌肉坚硬的好像铁铸的一般,而并不粗糙的皮肤丝毫没有毛发扎手的感觉,反而很细腻。

金颖第一时间松开了手,看着彭克站稳佯装没事人一样从兜里掏着钥匙,大脑骤然一片空白。

当然,这份窘相彭克并没发现,此时此刻的他内心同样有些紧张。

金颖的手很温柔也很滑,但让彭克心动的,是那两人瞬间的四目相对。

“那个,谢谢啊。”彭克第一次觉得事情朝着他计划之外发展了,这种感觉好像突然下起的暴雨一样让他无法反映,但骤停的心跳却让他爱上了这种意外。

“没,你拿把伞再走吧,外面还下雨呢。”金颖强自镇定的说道。

“家里没有雨伞,布拉格很少下这么大雨,平时的毛毛雨淋起来很舒服的……”彭克犹豫了一下,随后轻声说道。

“没雨伞?那外面这么大雨你怎么回家,要不先进去坐坐,等雨小点再回去?”金颖微微一愣,黛眉微蹙忍不住提议道。

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打在楼梯的窗户上,不时闪过的一道闪电和稍微错后的雷声,让两个人都在感受大自然的魅力。

雨太大了,也就是布拉格有一条足以容纳无数雨水的伏尔塔瓦河,如果这倾盆大雨下在北京,恐怕早就蓝色预警了。

“进去坐……不打扰吧?”彭克也有些意动,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随后却是哭笑不得的咧了咧嘴。

这地方明明是自己家,到现在反而有种打扰别人的感觉?而且金颖也真是不客气,说出的话好像就是在自己家一样!

彭克上扬的嘴角让金颖怔了一下,似乎也发现了两人位置的对调,讪笑一声连忙打开门,示意对方先进去。

当客厅的白炽灯光打在身上的时候,两个人都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虽然发梢上还挂着些许晶莹,但听着外面瓢泼大雨,想着自己夺路狂奔,多少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家里只有一双拖鞋,彭克很绅士的摆出来但并没穿,而是脱了袜子光着脚朝着卧室走去,金颖看着地上摆好的拖鞋努了努嘴,换上之后站在客厅里却有些不知所措。

行李箱已经被该死的贼偷走,自己除了身上这身衣服甚至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冰冷的雨水此时依旧顺着脖颈在身体内流窜。

还来不及后悔自己得意忘形,金颖就看见彭克拿着两件宽松的衣服走了过来,心头微动但嘴上却并没说话。

“你先去洗个澡,这两件衣服换上,洗干净的还有香味呢!”

彭克身上依旧湿漉漉的,虽然头发还在滴水,但袖子却挽了起来,生怕把新拿出来的衣服弄湿。

“你这卫生间能锁门吧?”金颖轻嗯了一声,随后煞风景的问了一句。

彭克怔了一下,嘴角古怪的一咧轻轻摇了摇头。

“不能锁,门是坏的。”

金颖没回答,而是翻了个白眼朝着卫生间走去,将彭克的外衣和钱包丢在了餐桌上。

很快,卫生间里就传出了淅沥沥的流水声,而趁着这个机会,彭克连忙从卧室里拿出几件衣服换在了身上。

虽然身上依旧粘粘的,可再怎样也比凉飕飕的要强上很多。

换上了干衣服,彭克长叹了一口气坐在了沙发上,打开电视很随意的拨开一个节目,目光却慢慢游移到了金颖的钱包上。

两人淋了个透心凉,钱包自然也不能幸免,从沙发上起身彭克朝着金颖的钱包走了过去,看着拿起来还滴答水的惨状忍不住咂了咂嘴。

“还是只是外面湿了。”打开钱包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大堆发票,彭克无语的看了半天,随后一把拿了出来,愣了半响只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女人真是种可怕的生物,这里不少发票都已经磨得没了字迹,可竟然还被这丫头揣在身上。

除开发票就是一些捷克的克朗,后面一层倒是放着几张百元大钞。

将近三年没回国的彭克看见红红的老人头甚至有点热泪盈眶,小心翼翼的放在护照旁边,却突然被一张照片吸引了目光。

老旧发黄的照片从背面看能找到一些简单的字迹,但因为年代太久彭克辨认了很久也没看清,但转过照片的一瞬间,整个人却如遭雷击一般身体都隐隐一颤。

照片中,一男一女头挨着头会心的笑着,女人看上去很年轻,而青年看上去同样潇洒英俊,照片背后,则是查理大桥的一座巴洛克雕像。

这是……

死死的攥着手中的照片,彭克艰难的咽着口水,勉强控制着自己的保持冷静,但一幅画面却赫然从无数的记忆中溢出,让他犹如身临其境。

距离上一次回家已经是三年的时间,已经熟悉了布拉格生活的彭克之所以被勒令回家,唯一的原因就是他爷爷去世了。

那个曾经目睹了布拉格春天的老人,不止一次的拿出过与此时手中一模一样的照片,但浑浊的双眸中并没有半点幸福,只有深深的遗憾和自责。

照片虽然陪着老人葬送在了无情的烈火中,但已经褶皱的岁月却雕刻出了一段让人心碎的叹息。

彭克到现在都记得,直至老人去世,手中都攥着这张照片,那清澈的笑容和纯真的俏脸一度像是烙印一般深深的刻在了彭克心里。

对于曾经的历史,彭克知道的并不多,他唯一清楚的,就是一个青年辜负了自己心爱的人,两人渐行渐远最后形同陌路,而当青年迟暮,却已无颜面对,那个曾经许下过海誓山盟的挚爱。

可是,这张让彭克疑惑了无数年的照片,为什么会出现在金颖的钱包里?

是上天的捉弄,还是命运的倒流?

彭克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在做梦,听着卫生间门悄然打开的声音,还在发呆的彭克哆嗦了一下,放下照片穿上鞋朝着外面冲去,只给刚刚洗完澡的金颖留下一个重重的关门声……

窗外依旧下着大雨,滂沱大雨之中的彭克发疯一般的向雨中跑去,直至消失在雨幕的尽头……

【推荐阅读】最虐心的爱恨纠葛,饮酒一杯慰风尘……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