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新工人:文化与命运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85章 美国女工伊丽莎的故…
3643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讨论:美国和纽约工人和穷人状况一瞥

超过七分之一美国人口靠救济生活:

据统计,2012年12月,全美领取食品券(SupplementalNutritionAssistanceProgram(SNAP))的人数达到4780万,占美国人口的15%。也就是说,至少每7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个需要依靠政府的救济生存。而救济人口平均每个月得到的救济数额是133美元。因为美元和人民币的汇率,加上小费水平的差异,我用唐人街华人工友的收入和房租价格来给读者一个概念:在纽约唐人街的一个普通工人一天的收入大概是25美元;在唐人街租一套30平米的房子在2000年大概需要一个月1000美元,而现在需要2000美元。伊丽莎告诉我,她为了获得这个救济,需要填很多表格,一个月要去提交一次材料。她上次提交材料的时候等待了8个小时。所以说,我相信,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大多数人都不会为了这100多美元而伸手向政府要钱。全世界经济总量最大的国家却拥有如此巨大的贫困人口,只能用社会制度有问题来解释。

六分之一的美国人口没有医疗保险:

根据美国统计局的统计,2010年,全美有4990万人没有医疗保险,占人口的16.3%,比2009年更加恶化。2009年全美有4900万人没有医疗保险,占人口的16.1%。

美国餐厅员工工会组织率为0.01%:

2011年7月15日,去拜访了一个餐饮业工人中心,活动中心的工作人员他向我介绍了他们的情况。机构的创始人是“911”的幸存者。当时在世贸大楼的最上层有一家世界著名的餐厅,叫“世界之窗餐厅”,“911”事件中餐厅员工中有7名遇难。后来餐厅老板在纽约另一个地方重新开办餐厅,但是拒绝雇佣任何老员工。原来,当初的世界之窗餐厅的员工有工会组织,所有员工可以享受工会谈判下的工资待遇,而且在工会的组织下,员工可以有力量对各种不公平的管理措施提出异议。餐厅老板饱尝工会之苦之后坚决拒绝招收老员工,而且不允许新员工组织工会。在失业的压力下,老员工们在新餐厅前举行抗议,由于人们对“911”事件幸存者抱有很深的同情,很快老板就顶不住社会压力,不得不招收了所有愿意求职的老员工,但是坚决不允许他们组织工会。感受到组织的力量,既然不能组织工会,带头人决定成立工人活动中心。工作人员告诉我,全美有大约3百万餐厅员工,而工会组织率只有0.01%。而且工会受到法律的各种限制,所以很多情况下工人活动中心反而更可以为工人提供各种需要的服务。

纽约唐人街被金融街挤压:

纽约的唐人街很大,位于纽约东南部。到了唐人街就象在中国一样,所有需要的东西和服务都可以在华人开的商店里买到。华人街的兴起是在上个世界的50年代和60年代,当时唐人街工厂林立,有很多纺织厂和加工厂在这里,华人劳工和其它国家来的劳工也集中在这里。后来工厂都搬到东南亚各地了,这里的劳工的就业也就越来越成问题。现在纽约已经成为了一个全球都市,是金融资本和艺术活动的中心。金融街和艺术区就在唐人街的上方,因为唐人街地价相对便宜,很多艺术家们就在唐人街租房子。逐渐的,很多高档餐厅和商店也开始进入唐人街。唐人街的地价开始上涨,原来租一个30平米左右的公寓一个月大概需要1000多美元,现在需要2000多美元,很多老住户不得不外迁。2011年7月18日那天,我参加了一个唐人街工人活动中心的会议,工作人员跟大家介绍唐人街被挤占的原因等情况。一个工作人员向大家介绍她的调查结果,在附近一家餐厅,一个人吃一餐需要50美元,她问在坐的谁可以支付得起,一个老工人说:“我一天才挣25美元!”。工作人员又介绍,附近的一个精品店,一个钱包卖350美元,问谁可以买得起,老工人又说:“我的钱包1美元买的!”

纽约皇后区工人每周工作80小时但只得到40个小时工资

很多华人和低收入的人被赶到皇后区居住。2011年7月15日,我去那里拜访了一个工人活动中心。一个拉丁美洲裔的工作人员向我介绍了他们的一些工作。他说他曾经在一个繁华的商业街组织工人争取权益。那是一个著名的街区,很多小商店和小餐厅坐落在那里,每个店铺只雇佣几个职工,所以大家很难去争取权益。普遍的情况是雇主强迫职工每周工作80个小时,但是只支付40个小时的工资。后来他开始从一家员工较多的名牌店入手组织工人和老板谈判。最后,在那家有100名员工的名牌店组织了工会,职工获得了合理的报酬,位于同一街区的其他店铺迫于社会压力也提高了工人待遇。

资本逻辑的罪恶-你上不起学是你自己无能

和伊丽莎聊天有很多震痛我的地方,而每一个震痛都凸显出资本逻辑的罪恶。首先震动我的地方是,伊丽莎很不理解我为什么会愿意关心一个普通美国人的状况,她说,从来没有人关心过她的状况,而我是一个中国人,这让她很诧异。在资本的逻辑之下,人与人只有因为利益关系才发生关系,而其他形式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是让人不理解的。当人与人之间只有利益关系的时候,是资本最容易剥削劳动的制度安排,因为如果人与人之间一旦建立了互助友爱的关系,那么资本的非人面目就将受到指责。

其次,在我们聊天之初,伊丽莎非常肯定是说,她现在的状况都是她自己无能导致的,所以她觉得难以启齿,觉得羞耻。后来,我问了她两个问题:一个是,其他同学是否也有和她类似的情况;再一个是,她高中毕业成绩优异,现在打工也是非常辛苦,为何认为自己无能。这是她年轻生命中第一次有人向她提出这样的问题让她反思。这又是一桩资本逻辑的罪恶,用所谓的自由市场经济让人们相信这个世界是人人平等的,所以如果有人陷入贫困那就只能责备自己。所谓的自由从来都是资本的自由,资本剥削的自由。资本可以在全世界寻找最廉价的劳动力,榨取最大的剩余价值,但是劳动力却很难争取自己最基本的待遇。这就是资本的自由,而非人的自由。但是,资本逻辑以欺骗的手段让我们因为相信了它的逻辑而责备自己的无能,这样就无力反抗了。

让我们平静地想想为什么伊丽莎从大学辍学?因为学费贵;为什么伊丽莎的父母交不起学费?因为他/她们自己办厂破产现在是普通工人,挣钱少;那么什么人才能供得起孩子上学?律师、医生、老板、官员们的孩子。当我和伊丽莎聊天的时候,介绍我和伊丽莎认识的那个志愿者(他爸爸是英国人,他妈妈的菲律宾人,他从美国大学毕业然后留在纽约,因为找不到工作,现在靠到处做临时工维持生活。)评论道:“在这里,如果你来自一个贫困家庭,无产阶级家庭,那么你最大的可能性是继续贫困。”这就撕破了资本主义社会自由平等的谎言,自由是资本的自由,平等是富人与富人平等,而不是富人与穷人平等。穷人如果希望自己翻身,就不能迷信资本的逻辑,因为那套逻辑是为富人和少数人服务的。

资本文化的罪恶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生活是痛苦的。无论资本的逻辑如何用个人奋斗和成功学来给人们打鸡血,最后大多数人最终都会意识到自己前途渺茫,甚至完全没有前途。为了尽可能让大多数人不去想这个前途的问题,或者拖延大家清醒思考的时间,资本文化起了最核心的作用。

资本文化的重要功能之一是制造幻象。美国梦就是被资本文化制造出来了。好莱坞大片是制造幻象的重要工具。有一个美国电影叫《源代码》,我在看这个电影的过程中很受吸引,感觉很紧张刺激,这个电影让人沉迷在一种一切皆有可能的疯狂想像中。这样的美国电影比比皆是。和伊丽莎聊天的时候,我很吃惊我的几句问话居然可以唤起她的思考,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她的看法。这不是我多么地有本事,而是美国社会的幻象充斥了所有的空间,少有人去打破这些幻象;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这些幻象是多么不堪一击。当然,伊丽莎的未来是什么我们无法预测,但是至少她不会像以前那样为自己的状况而责备自己的无能了。资本文化所制造的产品是让人们看不到社会问题和自身问题的“逃避通道”。弗洛姆在使用“逃避通道”这个说法时是这样论述的:“假设在我们西方文化中,电影、广播、电视、体育赛事及报纸停止活动四个星期,在这几条主要的逃避通道关闭之后,人们不得不重新依靠自己的力量,这时情况会怎么样呢?我坚信,在这样短的时间之内,也会有数以千计精神崩溃的事件发生,更多的人将陷入强烈的焦虑状态……”资本通过各种手段,制造各种文化产品来制造幻象,而这些幻象成为普通人逃避焦虑的通道。很多年轻人宁可看恐怖片和偶像剧,也不肯看有思想意义的影片。

资本文化的另一个重要功能是制造自恋。我见到伊丽莎的时候,她手里拿着滑板。她个子不高,是那种瘦弱型的女孩子。后来我问她是否可以拍照,她说只要不发表就可以。然后,她就自豪地举起滑板让我拍照。她说:“我喜欢滑板。我个子小,我是个女孩子。而当我玩滑板和那些男孩子玩得一样好的时候,我觉得我很强大,这给我自信。”我对玩滑板本身一点儿意见都没有,而且觉得是一项有趣味、锻炼身体、有挑战性的运动;但是,我对玩滑板给伊丽莎所带来的意义深表遗憾。这让我联想起了摇滚乐的功能和其功能的异化。摇滚乐最初是底层黑人反抗压迫的音乐,然后被资本包装成了叛逆和流行的产品,结果热爱摇滚的人只知道流行和酷,而不知道为什么去摇滚了。玩滑板是伊丽莎的一种反抗,但是她的反抗形式更多的是让她自己忘记现实,和现实脱节。资本会大肆宣传这种个性,让年轻人在街舞、摇滚和滑板中释放能量,尽情叛逆,但是却始终找不到和真实社会有直接联系的自己。

【推荐阅读】我的狐仙老婆……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