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峡交响曲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序 曲
2836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长江,从我心中流过

1

向我奔来哦向我奔来

拍天的波涛向我奔来

拍击我大堤一样的胸膛

惊醒我的歌喉

好久好久呵

我的歌喉喑哑了

一阵莫名的悸动后

我漂泊的记忆

有了一种回家的感觉

当我重新回到你的身旁

(像儿子回到母亲身边)

激动而庄严的情感

在心中慢慢升起

我又听见你脉搏的跳动

听见你乳汁流淌的声音

你博大的胸怀与母爱

感动了天上梦幻的流云

感动了地上萌生的小草

也感动着我把酒临风

为你唱一支歌

你从苍凉的雪原流来

流过阳光雨

流过星星河

流过青灯如豆的暗夜

流过玫瑰似火的黎明

流过颗粒饱满的谷粒

流过含苞欲放的花蕾

流过时间流过岁月

你永不苍老的乳浆

哺育着大地、日子与命运

滋润着爱情、生命与诗歌

若问我为什么眼含泪水

只因对你爱得深沉

我曾经歌颂过你

如同我曾经歌颂过土地

歌颂土地一样的母亲

我是喝你的乳汁长大的

我的血管里奔突着的

是你奔腾的激流与涌浪

当激流与涌浪相拥而下

角逐着呼啸着奔腾着

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气势

从我心中流过

我珍视你的涓滴之恩

更爱你大江东去的磅礴

以力、以美、以诗情画意

激发我的遐想

于是我在波涛与激流里

以阳光与雨露熔铸的音符

和爱与恨交融的旋律

开始歌唱

长江呵

2

世界上还有哪一条河

能像你一样高昂着头

高昂着巴颜喀拉山雪白的头颅

咆哮着从天上跌下

又狂放不羁地奔流

你又像世界上所有的河流一样

诸如幼发拉底河

诸如刚果河、尼罗河

诸如多瑙河、伏尔加河

诸如亚马逊河、密西西比河

这些比人类血管里流的血

还要古老的河流

都以不竭的源流

深刻地哺育了人类

哺育了小麦、稻谷和鲜花

又以博大与深沉

催生了号子、船歌与诗

不是么

每当我和鸽群一同醒来

澄澈的天空托起黎明的太阳

我就看见阳光下

你以风的节奏浪的激情

坦坦荡荡奔流

执著的流向

许是你思绪的流向呵

抵达我的灵魂深处

在你奔涌的波涛

与我心中的波涛交融中

我更深刻地理解了生

而当暴风雨来时

你风暴中翻滚着的巨浪

以永远不息的波动

给了我胆识

也使我面对人世的风暴

多了几分沉稳

多了几分从容

许是爱你爱得太深

你的汹涌澎湃

你的深远苍茫

使我的视野也深远苍茫

而要更深刻地认识你

我必须寻找最佳的视角

深入你源远流长的历史

深入哲学的底蕴

是的你是历史的教科书

也是走向未来的象征

哦长江

奔流到海不复回的长江

你是中华民族不朽的图腾

也是我的父母之江呵

3

这就是夔门

这拔地而立的夔门

这雄奇险峻的夔门

以铁青色的缄默

高耸嶙峋的尊严

巍然凛立在这里

仿佛一座阴森的铁门

想让你伏在门内

长江呵

从一点一滴的水珠

从一丝一缕的细流

为着同一个信念

朝着同一个方向

从雪山冰峰缓缓走来

从千山万壑匆匆而来

汇成一股洪流

紧紧地挽起了臂膀

高高地昂起了头颅

迎着夔门冲去

骤起的狂涛咆哮起来

汇集着力量与信心

积郁着愤懑和希望

以血、以汗,又迅猛地

向狰狞的峭岩扑去

摔出一阵雷一样的吼响

响彻千山万谷

腾起滔天巨浪

这是信念与信念之间的抗衡

这是力量与力量之间的较量

这不一个潮头接着一个潮头

一声呼啸撞着一声呼啸

扑上去又撞了回来

撞了回来又扑上去

那一阵又一阵惊起的狂涛

在起落间

浪头的推敲比锻锤铿锵

也比雷电更有穿透力

仿佛一只又一只

砍向扼守命运咽喉的大斧

巍然壁立的峭壁

瞬间轰然而开

你生死不屈的灵魂

以生死不屈的顽强

奋勇夺路而走

匆匆奔流东去

是呵,你是雄浑磅礴的

你又是坚韧执著的

这不仅仅因为

你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巨大力量

更由于你勇于进取

也敢于开拓

就像勤劳勇敢的中华民族

既有气吞风云的胸襟

也有朝气蓬勃的活力

更有不畏艰难的精神

也许正是这些

长江呵你才是民族之魂

才是民族的骨骼与脊梁

4

踏着纤夫血的脚印

走在悬崖峭壁的栈道上

我走进三峡

走进一片诗的意境

走进一条画的长廊

我是长江的儿子

一个楚人的后裔

一个浅吟低唱的诗人

当我走进三峡

从“长叹息以掩涕兮”的忧郁里

从“朝辞白帝彩云间”的遗风中

从“不尽长江滚滚来”的气势里

从“杨柳青青江水平”的清幽中

从“为云为雨楚国亡”的哀婉里

从“惟有滩声似旧时”的感叹中

也从《滟滪歌》的悲风古调中

我学会了歌唱

只因这旷达而苍凉的诗意

迤逦不绝,悠悠而来

叩击我的心灵

抒情的歌

怎不为三峡而唱

当我沉浸旷达苍凉的诗情

欣赏秀美绝伦的画意

那昭君浣纱的香溪

那朝云暮雨的巫山

那云中雾里的石肝石肺

那倚天拄地的石剑石书

那谜一样神秘莫测的岩棺

那歌一样哀婉凄切的号子

还有气象森严的白帝城

还有庄严肃穆的屈原祠

还有浪里浮沉的黄陵庙

还有见证历史的黄牛岩

都在接受我诗的敬礼

冲出夔门的峡江

一次一次愤怒地咆哮

一次一次舒心地激荡

而内心深处浩浩激情

怎甘滞留峡谷

仰望生命的本源

那不屈不挠奋进的追求

怎会留恋诗情画意

如诗如画的三峡

多少诗人吟诵的三峡

这一天又迎来一位诗人

遥想当年他站在黄鹤楼上

把酒酹滔滔

当他带着一支打着绑腿的队伍

千帆竞渡打过长江

他就开始想着长江的事情

当他乘坐江轮穿行三峡

遥望巫山神女

这个戎马半生的诗人

不禁诗绪如流呵

他理解峡江的追求

也懂得峡江的心思

禁不住以他扭转乾坤的手

和一个诗人的豪情

为千百年呜咽的三峡

为而今亢奋不已的三峡

画一幅蓝图

5

哦,长江

让我无比亲切的母亲河

让我倍感温暖的母亲河

当我在画里寻找孤舟帆影

在诗里啼听虎啸猿啼

在记忆里寻找远去的森林

和失去森林的溪流

长江,你如今怎么啦

在时间的推移中

怎么如此的躁动和浑黄

动不动就逞威发怒

说实话,作为你的儿子

我不能隐瞒

也不想隐瞒

我对你的忧虑之情

我不知道

失去森林的溪流

溪水还能清新地吟唱么

鱼儿还能自由地遨游么

失去森林的山野

老虎在哪里栖身呢

猿猴又在何处啼鸣呢

失去森林的天空

鸟儿在哪儿展翅飞翔呵

朝霞在何处绚丽呵

更有那工业废物城市污水

也不知从哪一天起

日益浸淫你的清纯

还有两岸流失的水土

日益淤积你的河床

还有那漂浮江面的垃圾

日益腐蚀你的面容

对于那些不肖的子孙们

喝着你的乳汁

又穷凶极恶污染你的肌体

你能说些什么呢

欲言无语呵

你只好让咆哮的浊流

掩饰创痛与忧伤

愚昧恣意砍伐着文明

记忆却挣不脱苦难

望着岸边裸露的山石

仿佛你胸口裸露的补丁

看见河滩扑空的渔网

网的却是你粼粼的愁绪

更有那洞穿黑暗的油灯

挡不住风雨的茅屋草舍

还有那蜿蜒山中的羊肠小道

清晰如一条条泪痕

那些跋涉在小路的山民

仿佛一颗一颗泪滴

渗进岁月的忧伤里

不要说一个忧时感世的诗人

就是山间落寞的风

也会痛苦地扼腕叹息

是时候了

人与自然生存与发展

该如何协调

生态与环境开发与利用

又该如何适宜

而这一切的一切

长江呵不只是你的思虑

也是我诗的题义

6

歌声已经远逝

流云也憩息梦幻的翅膀

而你内心的某种激情

却因水的流淌

而充满活力

抬眼望远只见江天尽头

夕阳如一滴精壮的血

滴进长江

这意象

唤起我焦灼的向往

曾几何时

江滩的芦苇在风里歌唱

人却在风中摇曳

季节的长江

有时泛滥有时枯浅

生命的波涛

有时怒吼有时沉默

我在想这奔腾的江水

比我的身世更深

也比我更勃发着生机

更充满力量

我得承认

是你给了我营养的乳汁

也给了我思想的活力

当波涛般的阳光教我

认识了你

我的呼吸吞吐你的气息

我的汗水浸透你的苦涩

我的语言跃动你的韵律

而你雄浑奔腾的音符

在我的脉搏里跳动

你壮美旷阔的气势

在我的胸中回响

你奔腾的血液

也在我的血液中激荡

没有没有原始的冲动呵

也抛弃了神谕

我只愿是你苍茫的洪流中

真实的一滴

母亲之河

在一辈辈人心中流过

收留我吧

容纳我吧

我也是一滴精壮的血

渴望融进你的洪流

更渴望我的生命

像你一样

雄浑壮阔汹涌澎湃

滚滚向前奔腾不息

给刚刚奠基的三峡工程喝彩

为推动改革开放的涡轮

更快地旋转出力

长江呵

【推荐阅读】我的狐仙老婆……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