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峡交响曲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二章 写给三峡工程开工典…
3106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1

笛声蓦地响了

穿过笛声我走出船舱

不等风衣鼓荡黛青色的江风

只见一把寒剑哧哧穿过夜幕

当朝霞洒满黎明的峡江

我们的船迎着朝霞

驶近三斗坪

站在船头

从历史闪回的瞬间

我看见一只矫健的山鹰

在我伫望的峡江上

在瓦蓝瓦蓝的天空深处

俯视三峡工地

鹰啊你是不是像我一样

穿过昨夜的狂风暴雨

特地赶来三斗坪

参加举世瞩目的三峡工程

开工典礼

1994年12月14日

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我带来一束花

还有一杯酒

和一首用花和酒抒写的

贺词

2

江水在流

我跃动的思绪

也顺着一川江水在流

然而不流的是岁月的记忆

循着记忆

我曾翻开峡江地图

寻觅漂浮江心的中堡岛

那小小的墨点

不仅让我凝眸又凝眸

也给了我诗的想象

感谢上苍

赐给三峡大坝坚实的坝址

从此这座江心小岛

引来世人的目光

我不知道

有多少人来此踏勘

有多少人来此叩访

当波涛般的阳光

教我认识了中堡岛

我便情切切

登上这座漂浮江心的小岛

在江滩上久久徘徊

徘徊的脚印

在拍岸的涛声里

溅起一朵一朵雪的浪花

而涛声一阵一阵唱着低沉

也一阵一阵唱着昂扬

我理解涛声的内涵

也感知涛声的力量

更想乘着涛声逆水而上

上溯万里长江的尽头

记忆的尽头

从雪山从冰峰

从峡谷流来的江水

匆匆从中堡岛身边流过

这一川江水

据说流量相当七条黄河

日日夜夜白白地流

岁岁年年白白地淌

流过几个世纪

流过几十个世纪

流过几百个世纪

呜咽着流着叹息

流着忧伤

自从那年一个春天的早晨

第一台钻机的轰鸣

驱散小岛旷世的寂寞

驱散小岛寂寞的空旷

那轰鸣的钻机声

一声声以青春的旋律

唱着三峡的希冀与渴望

唱着三峡的向往与梦想

也是一个春天

人民共和国总理

踏着春光登上了中堡岛

百废待兴的中国

急需强大的电流呵

推动人民共和国的车轮

他想看看先人播下电的种子

在这里如何收获

当他走近第一口钻井

从地质队员手中拿过地质锤

轻轻敲击刚刚钻出的岩芯

那铿锵且质地坚硬的撞击声

令他满意地笑了

岁月如斯

一个关于大禹治水的民族

在与水纠缠了几千年后

又吼出了惊天的啸声

就在一个金风送爽的季节

一台台推土机挖掘机

追着浪花翻飞的帆影

轰隆隆开进中堡岛

那扬起的长长的铁臂

这些饥饿的铁

不只是深深地挖掘泥土

也一页页

翻过中堡岛新的历史

一时间沉睡的江心小岛

在岁月里沸腾了

中国,迈向新世纪的中国

就这样选择了中堡岛

一项世界上最具挑战性的工程

将在这里举行奠基典礼

也许明天这座漂浮江心的小岛

只能在地图上

或者人们的传说里

才有一点影子

它的沉没或者说消失

正是为着新的崛起呵

到那时一座横锁峡江的大坝

将巍峨壮观地屹立在

昔日的中堡岛上

3

歌声那橄榄绿的歌声

来自水电部队

这是怎样的歌声呵

雄浑粗犷而激昂

洪亮铿锵而健壮

与穿山而来的峡江

一起澎湃呼啸着

轰然拍响云天

从三峡工地上空掠过

仿佛炸响的雷霆

一阵高过一阵

歌声不只是歌呵

它是旗帜也是号角

告诉我

那沉埋在泥土里是谁的歌声

那燃烧在血液里是谁的歌声

中国的军人们

曾经穿着草鞋唱着歌

以一往无前的果敢

披荆斩棘

走向巍峨的井冈山

翻过高高的腊子口

跨过弯弯的延河水

歌声又以信念和力量

曾给中国军人壮胆添翼

征服了万水千山

冲散了炮火硝烟

又飞渡长江天堑

埋葬了最后一个罪恶

为人民共和国

第一个金色的黎明

报晓

如今在三峡工地

中国军人重新集结的队伍

又以忠诚与赤子之爱

再一次唱响了歌

再一次抢渡大渡河

再一次翻越六盘山

再一次跨越长江天堑

去完成历史与时代

再一次交给中国军人们的

最后一次追赶

一个千载难逢的时刻

一个建功立业的机遇

他们怎不动情地唱呵

那洪亮而健壮的歌声

那惊涛盖不住的歌声

那高山挡不住的歌声

惊得崖畔的山鹰

骤然抖开翅膀

伴着歌声起伏的旋律

在江天上

发出动情的啸叫

唱吧高声地唱吧

唱出中国军人的风采

唱出中国军人的决心

唱出中国军人的力量

在这三峡工地上

还有什么比这歌声更嘹亮

比这生命更蓬勃

这岂止是歌呵

不也是血与火的迸发么

我看见千万面旗帜

应和心灵的节拍

在挥舞中跃动

与旗帜下生动的脸

以中国军人的风姿

展现在三斗坪前

4

一面突击队的旗帜

从世纪那头穿行到这头

迎着江风猎猎招展

招展的旗帜

冲着另一面旗帜呐喊

而刚刚露头的旗帜

正穿越期待的目光

惊醒了一派苍茫

就这样

一面一面旗帜走来

这一面面让血热起来的旗帜

这一面面让劲鼓起来的旗帜

组成水电工人方阵

组合一种意象

热血曾经染红的旗帜

生命和使命在一起

旗帜下,那热灼灼的期待

那期待的热灼

使目标在抒情的阳光下

更为简洁与明朗

三斗坪你认识他们吗

这些栉风沐雨的人们

这些餐风露宿的人们

风蚀的也许是他们的青春

而沉浸梦里的执着

以汗水与豪情

把希望嫁接在混凝土里

把理想浇筑在大坝上

把欢乐投进发电机轮

他们就是这样

无论走到哪里

哪里就涌起建设的喧声

那喧声化作一座座水电站

与太阳一同升起

播一片光明

此刻他们精神抖擞意气风发

站在三峡工程工地

时间对于他们

每分每秒都有自己的重量

他们要用行动

回答一个简单而深刻的命题

于是他们渐渐握紧的拳头

不仅握紧了力量

也攥紧意志

是呵,有幸参加这项世纪工程

心灵震撼的仓促中

激情怎不被血点燃

先人们的梦想

就要在我们这一代人手中实现

这难以言喻的荣耀

谁不怦然心动

就在昨天

怀着献身三峡的渴望

这些枕戈待旦的水电工人

仿佛当年出征的儿郎

举着旗帜背着行囊

穿过风雨雷电

日夜兼程

从云贵高原苍莽的峡谷

从昆仑山下漂泊的云里

从红河两岸移动的帐篷

从葛洲坝上练兵的营地

向三峡工地进发

向三斗坪进发

他们来了

在隆起的地平线上

隆起他们昂奋的步履

那踏踏的脚步声

雷鸣般的轰响

三斗坪你听见了吗

那撼天震地的脚步声

以夸父逐日的焦灼

更用意志与力量

注释你的价值

站在他们身后的

那一台台推土机挖掘机

那一辆辆载重卡车

甚至每一块石头

都在静静等待

只等一声出击的命令

他们就会将誓言、歌声和梦想

在历史与未来之间

在太阳与月亮之间

在史诗与音乐之间

涌动不可抑制的潮汐

奏响三峡工程工地

雄浑的乐章

5

峡谷重峦

穿过重峦越过峡谷

烟云里

一条宽阔的高速公路

仿佛一条搏动的血管

伸向三峡工地

穿过隧道驰过桥梁

一支长长的车队

来自北京还是广州

又一支长长的车队

来自上海还是沈阳

就在开工典礼正在进行时

一支车队追着一支车队

奔驰在高速公路上

一路向西

向三峡工地行进

一车一车满载着

钢筋、水泥、木料

钢铁组装的机器

还有工地须臾不可缺少的

油盐、蔬菜、大米

以及书刊、杂志和报纸

所有这些

仿佛一滴滴精壮的血

流进三峡工地

一个车队刚刚驶过

又一个车队匆匆驶来

充满动感的车轮

掠过风的呼啸

闪过时间与速度

这情这景仿佛哪儿见过呵

直到车轮掠过我的记忆

我才猛然想起

当年几十万辆手推车

在鲁南淮北广袤的大地上

碾压着自己的影子

支援前线打仗

而今三峡工程建设

一场推进社会主义建设

新的淮海战役

这是怎样的一条大道

就在穿山越涧的高速公路下

曾是峡江纤夫长长的纤道

纤夫们深沉的拉纤号子

穿过岁月的风雨

仿佛还回荡在峡江的涛声里

轰然回应行进着的车队

一声声鸣响着的

车笛

这是历史的期待

一支车队追着一支车队

一声汽笛追着一声汽笛

延绵在黑夜与黎明间

奔突在重峦与峡谷里

驶向三峡工地

我知道

三峡工程的奠基礼

从这笛声开始

6

现在

所有的河流都一起

流入一个新的季节

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季节

这是一个吉祥的季节

全世界都睁大瞳仁

瞩望着

和它一起到来的

三峡工程开工典礼

连太阳也接到了请柬

前来观摩助阵

历史庆幸改革的中国

有了自己的选择

中国毅然选择三峡

就是选择一项世界级工程

中国人盼呵等呵

在企盼与期待之后

等来这激动人心的一刻

你看人民共和国总理

微笑着走上前来

以顶天立地之伟岸

以移山填海之巨力

以挟风挽云之气势

庄严地向全世界宣告

三峡工程正式开工

一个民族千秋万代的大决战

骤然拉开了序幕

就在欢声雷动的潮声里

三峡工程破土奠基

(这项跨世纪的世界级工程

不仅需要石头、水泥和钢铁

也需要汗、血和汗血的信念

在盛大的凝固里

与聚集的欢呼中

奠基)

这是旷世大典呀

各路建设者汇集在一起

喜庆卷起无边的心潮

脸上充满自豪的神气

让激动的泪纵情流吧

也让欢乐火山般喷发出来

与旗帜一起欢呼呐喊

让歌尽情地唱吧

也让贮藏胸中发酵的诗意

与歌声、花束和酒

一一撒向天空

今天欣喜的不独是锣鼓

兴奋的不独是旗帜

欣喜兴奋的还有我的笔

它是史学家

也是诗人

它狂欢纵横的泪水

在阳光里闪亮

为今天这个历史的日子

久久行注目礼

【推荐阅读】我的狐仙老婆……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