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峡交响曲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四章 十一月八日纪事:大…
2697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1

峡江两岸

数十万双眼睛一齐闪亮

伫望伸向江心的戗堤

伫望戗堤上奔驰的载重卡车

这些当代的精卫

衔着一车一车巨大的石料

朝龙口奔去

现在我举起望远镜

将目光投向奔突的载重卡车

攸忽间

我看见你驾着的载重卡车

你驾着你的铁骑

奔驰在颠簸、轰响的车队里

那是男人的世界呵

而你不让须眉

以你女性的亮丽与温柔

在一群钢铁猛虎中

冲刺着前进

甩掉

闭塞得不能挪步的昨天

碾过岁月的坎坷

驶进充满阳光的工地

满载料石与料石组合的凝重

满载祖国和人民的重托

你和你慓悍的铁骑

以进击的威武与壮烈

驶向戗堤

我知道

那铁骑轰响的马达

与所有的钢铁在咆哮

然而我也知道

当你充满青春活力的歌声

与长江一样雄浑的歌

化作轰响的马达

催促你的车轮滚动

催动你车轮奋勇向前奔驰的

还有你燃烧的血

就在峡江两岸

数十万双眼睛一齐闪亮

望着戗堤上奔驰的载重卡车

轰隆隆向龙口开去

那伸向江心巨大的戗堤

缓缓向前延伸

延伸的戗堤

都是当代精卫一车车料石

充填起来的呵

2

呼唤如涛

一层一层涌来

又一层一层远去

疏疏密密的灯光

将江天与工地

点缀成艺术的背景

纵然来不及

眺望奔涌而来的江涛

你坐在驾驶台上

胸中依然有拍岸的江涛

涌起一腔豪情

真好

命运交给了你

这台推土机

这偌大的笨头笨脑的铁家伙

似懂你的心事

将锋利与尖锐注入骨血

和你一起

肩负历史的责任

截流截断长江

这挑战命运的世纪之战

给了你机遇

你便像紧握操纵杆

紧握机遇

驾着你的推土机

迎接命运庄严的

挑战

时间

一分一秒在流逝

切割时间的涌流

我看见推土机起落的刀片

以铁青色的冷

和力的迸发

向着江心

向着那历史的一刻

推进

巨石推进江里

偌大的石头

凝着你的意愿

溅起一片片雪浪

翻动一片片涛声

雪浪涛声

顷刻吞噬了巨石

撞得堤头摇摇晃晃

震得推土机起伏翻动

你却毫不畏惧

也不气馁

起落的刀片

依然一寸一寸

向前推进

天上的月亮

已不是昨夜那轮了

且忘却得失

且将昨天留给风留给雨

留给风雨剥蚀的记忆

是啊起落的刀片

向前推进的

依然是昨天沉重的向往

然而今夜欢跳的马达

却将你心中的歌

唱给希冀

唱给阳光

唱给黎明

于是和着欢唱的马达

你推土机起落的刀片

在向江心推进

3

信号弹

一颗两颗三颗

依次腾空而起

洞穿时间的岸壁

顷刻推土机载重卡车

咆哮的钢铁惊天动地

从左岸到右岸

一条奔流到海不复回的长江

一道悬了几十年的谜

在钢铁的咆哮里

正在破译

就在昨夜

江风吹熄窗口的灯火

工区沉入决战前的宁静

许是深谙爱的真谛

你将爱投入三峡

而大江截流

这拉开三峡工程序幕的决战

从研讨论证到试验

从准备工程到控制工程

怎不悸动沸腾的心

你躺在床上

信号枪就放在床头

临阵受命

你想起总经理的战前动员

眼睛不由望着窗外

望着窗外渐明渐亮的启明星

就像你的父亲

那夜卧在锦州城外

紧紧抱着一杆爆破筒

焦灼地等待着期待着

总攻的炮声

而你想得最多的

如何使大江截流一举合龙

做到安全正点壮观有序

为此你在三峡工程模型试验场

一百次一千次跟踪

截流水工模型试验

一百次一千次剖析

每一股激流每一层涌浪

甚至每一丝风

在一个个数据里

比较着筛选

筛选着比较

在设计的几套截流预案中

选择最佳方案

此刻在江的那岸

你上下起落的指挥旗

在云水间闪动

这不是诗人的浪漫

这是截流之战的真实

那闪动的旗语

是一个信号一个昭示

也是一篇宣言

是一个英雄的民族

与水厮守搏击的挑战

也是对伟大的理想和信念

不渝的誓词

4

是呵,不驯的江水

就像鬼斧神剑

劈开层峦叠嶂的三峡

这冲决峡谷的江水

不经意时

稍稍舒展一下身躯

那缓缓起伏柔情万种的波涛

簇拥而来

莫道只是舒展的抚摸

纵然日月星辰

在那柔软的抚摸里

也稍纵即逝

而洪水一发起怒来

这个失去了理智的家伙

毫不留情地挟裹邪恶

张开惊涛的巨齿

恨不得将两岸的乾坤

连同熟稔的幸福多梦的村庄

一起贪婪地吞噬

长江呵

不知是不是在上游受了许多罪

奋力拼搏冲出三峡后

便理直气壮地

在下游制造许多灾难

一次又一次的灾难

使多少人失去了家园

失去家园的一代又一代人

不得不从潮湿的古籍里

不得不从古老悲切的民歌中

不得不从峭壁苔藓遮掩的水迹里

不得不从灾民黄瘦的脸颊上

以及灾民失神的目光里

面对洪水泛滥的长江

不得不扼腕叹息

甚至难以抑制住自己

无奈的悲怆

历史的悲剧

还能让它重演吗

狂暴而反复无常的江水

既然隐藏不测的危机

不也孕育美丽的梦么

站起来的中国人民

掌握了自己的命运之后

也一定能驯服长江

一个中国人民伟大的儿子

一个抒写命运的诗人

以他的豪放与浪漫

将最佳的绝句和意境

写给一穷二白的祖国

写给未来

而今他的遗愿

正在你起落的指挥旗下

化作汗化作歌

化作钢铁的咆哮

奏响雄浑的乐章

5

来往奔突的载重卡车

用旋律与音响

协奏一曲雄浑的交响曲

应着交响曲的旋律

大力神般的推土机

高高扬起钢铁的臂膀

将十吨百吨千吨料石

以及迷惘、惆怅与叹息

和数十年的论争

一古脑儿推向江心

最后三十米

两岸伸向江心的戗堤

仿佛两扇巨大的闸门

眼看就要把江水闸断

奔腾不羁的江水

眼看就要被驯服

指挥长不停地挥动手臂

精心指挥着

大江截流最艰苦的一战

桀骜不驯的峡江

似不甘心失败

陡涨的江水

顷刻从龙口飞流直下

骤以涌起的狂涛

呼啸着扑向堤头

咆哮且放肆地炫耀

被压抑的激情

一时间堤头在呻吟

戗堤在颤抖

拍岸的涛声一声紧似一声

裂人心魂

强抛下的一块块巨石

顷刻被浪峰席卷而去

纵然投下巨型预制石块

眨眼之间也在浪里不见

能屈服于某种力量吗

成败在此一举

一切进入倒计时之后

一种意志高于生命

三峡人不得不将月亮和太阳

凝聚成力量

与压抑的江水抗争

这时谁把一杆突击队的红旗

插在堤头

插在出现险情的地方

那在江风中猎猎飘动的旗帜

似一团燃烧的火

在闪烁在发光

这火这光

来自中南海深情关切的问候

来自大洋彼岸关注江水起落的目光

来自两岸观看截流的人群发出的欢呼声

也来自工地指挥部不眠的灯盏

和戗堤上滚滚的车轮

降龙伏虎人

早已布下了降龙伏虎阵

也备好了降龙伏虎链

“四面体”在连接

一个——二十五吨

四个——一百吨

将四个“四面体”连接成环

指挥长指挥旗一抖

——推下去

一个一个连环体推了下去

随着一串一串推进龙口的连环体

不屈的信念

骤然冒出了江面

倚着不屈的信念

那一个个四面体

那一车车投进龙口的料石

也冒出了江面

两岸

伸向江心长长的戗堤

匆匆伸出热情的手

沉默

压抑了一百年的沉默

爆发出声嘶力竭的吼叫

合——龙——啦——

蓦地两岸观战的人群骚动起来

欢呼声此起彼伏

合——龙——啦

旋即就在两岸的欢呼声里

两只巨大的手臂

在欢呼挥舞的旗帜下

在祝捷的锣鼓声中

在两岸建设者

紧紧拥抱的汗水和泪水里

紧紧握在一起

6

湍急的江水

桀骜不驯的江水

截断了

这是一个世纪行将结束时的河流

一个洪水冲不垮的民族

以盖世的豪情与气概

将它截断了

我看见

一种盲目的激情

扑向刚刚合龙的戗堤后

吐着泡沫喘着粗气

狼狈地败下阵来

又悄无声息

绕道导流明渠

缓缓东去

说不出的激动与兴奋

我和所有的中国人

不!我和所有全世界的华人

与太阳一起睁大眼睛

目睹了这壮观的一刻

目睹了这醉心的一刻

目睹了这使世界为之一惊的

横锁长江之战

历史呵

从竹简的《诗经》吟诵的历史

从线装的《唐诗》陶醉的历史

从远行的指南针远行的历史

从漂泊的瓷漂泊的历史

你记住了吗

公元1997年11月8日

下午3时30分

中国人用智慧、胆量和勇气

又一次载断万里长江

吟一行

举世无双的绝句

【推荐阅读】我的狐仙老婆……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