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孔子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02章 孔子已到结婚时 儿…
3677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2、

母亲非常仔细地擦净孔子脸上的泪流,温情的目光在他脸上停了一会,然后轻轻地拥着他,将自己微凸的小额头贴近他虽然还没有发育完好却已经很宽阔的胸膛里。“我的好儿子,我的宝贝儿子!”她在心里呼喊着,放开孔子,瞥一眼书桌上展开的诗卷,关切地说:

“读了一天的书,累了,这时最好读一些很美的书,这样可以让自己的心情快乐起来。特别是今天,你就要去相亲,最好不要让自己流泪。”

孔子真诚地点点头,瞅着母亲,说“这种泪,每天都在心里流,现在流出来了,心里反到舒畅许多。”

母亲听了,一声长叹,禁不住也流出泪来。孔子有些心痛,掏出手帕,替母亲擦泪。他仔细地擦着,目光停留在母亲斑白的鬓发上,似乎分明地看到了母亲这一路走来的艰辛,看到了母亲一直无私地为自己付出,不由得冲口而出:“母亲,你手上的茧子还没有褪去,美丽的脸庞又被终日的辛劳蒙上了一层疲惫的污垢,现在连鬓发也斑白了。我这个做儿子的,什么时候才能将疲惫从您的脸上擦去,使你的鬓发变黑呢?!”

母亲听了心头一热,却不愿儿子多想这个问题,微微一笑轻松地说:“待你成家立业,母亲自然就可以享福了。”

“成家立业!”孔子一字一字地吐出这四个字。

“对!”母亲肯定地说,突然将话锋一转,告诉儿子:“你知道吗,我们的那头黑猪,己经知道吃禾草了。”

“你是怎么训练它吃禾草的?”孔子惊喜地问母亲。

“我把它和白羊关在一起,黑猪见白羊吃禾草,也就跟着吃了。”

“母亲,你真有办法。可是,外婆说你不搬进阙里,就不会有白发,是不是真的?”孔子把话又拉回关于母亲白发的问题。没听到母亲回答,孔子坚持地问道:“母亲,你为什么要搬到阙里来呢?”

母亲沉思起来,她想起了十四年前,为了给儿子找到一个有利于他成长的环境,自己苦苦地想了三个月之后,毅然而然地搬到阙里来的情景:

“那是墓地,你不能住在哪里。”当年,颜征在决定搬往阙里住时,她的母亲、孔子的外婆这样对她说。

“可是,我已经到那里看过了,确实很好。”颜征在认真地回答。

“很好?”孔子的外婆睁大了眼睛,问道:“那里冷风秋烟,空空荡荡,能有什么很好?”

“那里没有空空荡荡,有一座大大的坟墓。”

“坟墓?”

“对,就是坟墓。”

“坟墓里有什么?腐烂的尸体!”孔子的外婆生气地说,有些吃惊地望着颜征在,怎么也弄不明白,年轻漂亮的女儿怎么会对坟墓感兴趣?

“可是,那是孔丘先祖的坟墓。女儿站在那坟前时,己经看见了这坟墓与孔丘的联系。”颜征在望着母亲,放低声音说。

“呸,呸!孔丘还这点大,你就……”

“母亲,你误解女儿了。”颜征在打断母亲的话,耐心地解释道:“孔子的父亲,生前曾给我讲过他先祖的一些让人感到自豪的故事,当我站在墓前时,我就清楚地想到这些故事中的许多事情,甚至看见了故事里的许多人。所以我想,墓里埋着的不应该是腐烂的尸体,而是孔家一族昔日的光荣。子孙要健康成长,要有所作为,从他们先祖的光荣里多吸收些营养,一定能事半功倍地帮助他们达到目的。如果我这个想法没有错,带了孔丘住在那里,对他的成长,一定非常有利。”

母亲听着,眼睛越睁越大,甚至困惑地摸了摸颜征在的额头,担心女儿是因为高烧在说胡话。

“我认为,参天的大树总是从最肥沃的土壤中生长出来的,而这最肥沃的土壤,往往就是大树先祖们遗骸化成的。”颜征在拿下母亲的手,轻轻地握住自己的手心,望着母亲惊愕的一张脸,继续谈着自己的、在母亲看来是惊世骇俗的看法……

因为孔子坚持要问,颜征在一边回忆着,一边将这回忆说给孔子听。

“母亲,我的好母亲!谢谢你!”年青的孔子面色肃然地聆听着,仿佛在听一个古老的故事,终于情不自禁地呼喊起来。

“你不要感谢我,要感谢你的外祖父,是他的支持,我们孤儿寡母才能够如愿以偿地搬进阙里,搬进这三间昔日守墓人的旧屋。是他对你的教育,你才有了钻研学问的基础。”

“是啊,我的外祖父,他真是太伟大了。少时没有他的教育,我现在恐怕读不憧《鸿雁》这样的诗。”

“你的外祖父不仅学识渊博,而且通情达理,待你大婚之后,有儿媳伴着我,你还可以再去向他好好地学习一段时期。”

“好,到时候我一定去。我真是感谢我的外祖父,还有其他许多给我帮助的人。仔细一想,我要感谢的人真的还很多,不过其中还是有一个最应该感谢的。”

“是谁?”

“就是你,我的母亲。”

“这话不是很对。”

“怎么不是很对?”

“对母亲来说,儿子就是她的生命。”颜征在说着起身出去,到门边时又回过头来对孔子说:“时候差不多了,你收拾一下出来吃饭。相亲是件大事,不可误了时间。”

母亲刚说到这里,突然看到孔子脸上露出17年来从没有过的惊慌神色,不由得大吃一惊。

3、

颜征在大惊不已,正要发问,说时迟那时快,从来文质彬彬的孔子,山豹般倏地猛扑过来,也不知从哪里来这般大的劲,他抱了母亲腾地一下子跃出门栏。就在这时候,听到轰的两声巨响,门上的椽子塌了下来,扬起浓浓的尘土,纷纷落落地撒在他们母子的身上。母亲慌忙地拍拍儿子身上的尘土,眯细着眼回头一看,顿时激动起来。刚刚自己站着的地方,正砸着一根粗粗的、沉沉的、如铁般硬的紫檀木门梁。

“儿子!我的好儿子!你救了母亲的命”母亲感激地抱紧孔子,连声地呼唤着。

孔子看着完好无损的母亲,放心地笑了,说:“我到里面去看看。”

“你去吧,小心些,把书捡收好,把那套玄色的丝‘深衣’拿出来,你得穿着它去相亲。”

“哦!”孔子回答一声,在母亲关切注视的目光中,小心地越过坍塌的紫檀木门梁,进到屋里。

这回该轮到孔子激动了,他刚才站着的地方,正躺着一块大石。很明显,这大石正是他倏地扑向母亲瞬间砸下来的。如果我见母亲头顶上的门梁就要塌下来时不去救母亲,这大石肯定会将我砸成烂泥……天啊!是母亲救了我,不是我救了母亲。孔子这么想着,将宝贵的书一一捡好,抱紧了小心地来到母亲身边。

“这些书,你可以暂时留在屋里面,先将深衣拿出来,你必须马上出发,去相亲。”母亲说。

“可是,这……”孔子指着坍塌了一半的房子。

“为人要守信,约好了的相亲,你必须去。这里不用你操心,一切有你母亲。你此去宋国,来去要十多天,待你回来,这房子早已复修如新。”母亲很自信地说。

“唉!”这么劳累母亲,孔子心里实在过意不去,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年轻轻的,叹什么气!快去,把深衣拿出来。”

“哦。”孔子应承着,转身要离去,突然又回过身来,闪亮着眼睛对母亲说:“刚才是母亲救了我,不是我救了母亲。”

母亲听了,摇摇头,说:“一个人做了好事,自然不该要求别人报答,但如果对做了的好事不承认,这也不是一个君子所为。”

“不,不是这样。你进去就知道了,我刚才站着的地方,现在躺着一块大石。”

母亲睁大了眼睛,跟着儿子,进到屋里,看见了那块大石,一时感慨不已。

“我说的,刚才是母亲救了我,不是我救了母亲,对吧?”孔子瞅着母亲,问道。

“不对!”母亲拥着儿子,说:“是你的爱心,你的勇敢,救了你自己,也救了你的母亲。”

孔子听了,感到母亲的话有理,但还是不太甘心,想了想,说:“儿子的爱心和勇敢,都是母亲教的,刚才还是母亲救了儿子。”

母亲听了,久久地望着儿了,一时无言以对,只好自嘲地一笑,说:“看来我儿是学识大长,母亲辩你不赢,只能甘拜下风啦。”

“学识和道理是两码事,这是母亲说的,现在为何又要扯在一起?”

“是啊,这是人的一个最大毛病,说的与做的往往不能那么一致。”

“怎么才能治好这个毛病呢?”孔子紧接着问道。

“反思。”

“反思!孩儿记住了。”

母亲望着儿子,高兴地点点头,马上又摇摇头,说:“看我们母子都在做什么啊,房子塌了,我们差点没命,还在这里争论学识和道理。”

“房子塌了可以修,只是增添一时的劳累。刚才母亲教给儿子‘反思’这两个字,可是够儿子受用一辈子的宝贝。”

“儿子是说我们因祸得福?”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老子的话说的确实有道理。”

“谈谈你对这两句的理解。”母亲高兴地问道,她最关心的始终是儿子的见识。

“老子是说世间变化无常,坏事可以引出好的结果,好事也可以引出坏的结果,祸福由不得人来定。”

“这么说来,老子是告诉你,人就只能等待祸福的降临了?”母亲紧追着问道。

“不,不!君子应该善待祸福。遇到祸事,坚信自己不会由此倒下,这样既可少了因忧郁而伤残心志一祸,又能在平心静气中想出办法来,化祸为福;遇到福事,明白自己更好的事情还在后头,这样既可少了因自满而停步的现象发生,又能在还要更上一层楼的豪情壮志里凭添勇气,乘祥云而起。”

“你说得很好,但老子说得不一定就是你理解的。不过,学习能如此,举一反三,溶进自己的想法,将来定会做出大学问来。只是,老子的学问太深,今后只要有机会,你一定要好好地向他学习。”

“母亲不是说,老子的学问不是正统的吗?”

“是的,老子的学问不是正统的,但老子终归是一门真正的学问。天下真正的学问,无论何门何派,里面都有闪闪发光的宝石,只要是心胸宽阔、视野广大的人,都可以看得见,并从中得到对自己有益的东西。”

“母亲说得对极了。”

“母亲说得再对,心里也清楚,如今就学问而言,母亲已远不及我的儿子,这真使我高兴啊!只是,我们现在不能再说这些,你今天得去相亲,再迟一些,你就走不完今天要走的路程。”

母亲真有些急了,说着拿了玄色的深衣,拉起孔子,朝屋外走去。

【推荐阅读】我的狐仙老婆……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