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阳路:狐仙老婆请息怒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4章 坠棺
2996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爷爷做棺材的技巧在附近十里八村都是相当有名的,因此只要是附近谁家有人去世都会到爷爷这里买棺材。

爷爷平时会提前做好一些棺材都放在仓房里,避免风吹日晒。

打开仓房门,在木架上摆放着七八口大小不同的棺材。

李太东目光扫了一圈,挑了个相对小点的松木棺材道“老杨叔,就要这一口了,多少钱?”

“这口棺材就收你一千五吧。”

这年头物价飞涨,连棺材也不例外,大城市里一口松木棺材都能卖到七八千左右,因此爷爷卖一千五已经很便宜了,何况城里的棺材质量一定不如爷爷做的。

李太东直接掏出十五张红票子递给爷爷,没有还价,因为在买卖棺材这一习俗上有个不成文的规矩,绝不能讨价还价,否者会带来晦气。

挑好棺材后,李太东继续说道“老……老杨叔,我们家孩子出了这档子事,您也过去帮张罗张罗吧。”

爷爷以前在村里当过二十多年的队长,有很高的威望,加上是个棺材匠,精通白事流程,所以很多人家死了人都会找爷爷张罗。

爷爷点头答应,我也跟着一块去了李太东家。

李太东家离我们家也就六七百米,大老远就能听到他家院里传来“白事”吹喇叭的声音。

这些“白事”都是附近村子的人,每当有人去世后他们都能在很短时间内赶到,吹喇叭,哭活,扎纸人花圈都由他们承包。

我们这边有个习俗,孩子死后是不会大办丧事的,只需小殓一下装进棺材,吹上几声喇叭,最后找个地埋了就成,流程越短越好。

这也就是李太东这么着急到我家买棺材的原因,就是打算今晚把儿子给裝棺埋了。

走进院子,里面大概有二三十个人在忙活,有烧纸钱的,有吹喇叭的,还有整理扎好的纸人和小马。

小李子的尸体摆在院子中间的一张草席上,不过已经换了一身新衣裳,他的母亲和奶奶坐在旁边仍不停地哭,这一幕看得令人心酸。

我和爷爷走到小李子身体旁,发现他之前翻着的白眼珠已经闭上,整张脸除了发白和一些浮肿外倒没其他不正常的。

虽说我已经知道小李子真正死亡时间已经有十个多小时了,可想着他们家人还一概不知,因此也就没有多嘴多舌,毕竟能让孩子早点入土为安才是最要紧的。

李太东等人将棺材放在地上,过来问爷爷下一步该怎么做。

爷爷道“先来几个人在棺材里面放上干草五谷,再放进去七颗红枣和七枚铜币!”

我小时候经常跟着爷爷出门,见过他主持过很多丧事,自然知道放进棺材中的物件都是什么寓意。

人死后入馆,棺中除了放入死者和他一些生前物品外,还要放些其他东西,

比如放入的干草五谷就代表着粮食,寓意阴魂走在黄泉路上不会被饿到,七颗红枣则代表着能“早”日托生。

至于七个铜钱则是黄泉路上的买路钱,因为人死后奔赴黄泉要过七关,这七关分别是望乡关、饿鬼关、金鸡关、饿狗关、阎王关、衙差关、黄泉关,只有顺利过了这七关才能才算帮阴魂重新托生。

而过每一关都要一颗铜钱打点,所以就需要一共七个铜钱。

一切东西放置妥当后,爷爷直接让李太东将小李子放进棺材里,毕竟死孩子的习俗很简单,相比较大人去世省下很多麻烦。

小李子被放进棺材后,爷爷又让几个老爷们将棺材给钉上。

一切妥当后,爷爷提气喊道“起棺!”

李太东和那五个老爷们扛着龙架准备抬起棺材。

可随即奇怪的一幕出现,只见六个人齐声发力,脸都涨红了,棺材却在原地纹丝不动。

爷爷做的棺材我都比较清楚,像这种松木料子且个头不大的小棺材差不多两百来斤,刚才六个人抬回来的时候都健步如飞,即便现在装上了小李子和一些物件,也就顶多三百斤,现在怎么就抬不起来呢?

李太东倒没觉得不正常,又招呼过来两个人帮忙一起抬棺材,可这两个人的加入仍没有起到啥效果,松木棺材就仿佛是被钉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院中的气氛开始变得有些不太对劲,连“白事”也停下吹喇叭,望着院子中央的松木棺材。

站在我旁边的爷爷眉头皱起,走到李太东跟前微微压低了声音道“我看事情有些诡异,今晚还是别抬出去埋了吧!”

李太东犹豫了下,摇头道“不行,孩子一定要早点入土,今儿说啥也得抬出去埋上。”

说完,他又对院里站着的其他几个爷们喊道“乡亲们过来帮搭把手,我李太东肯定不会白求你们帮忙!”

见到这,爷爷微微叹了口气,不再多说,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他只能建议不能掺和太多。

那些被李太东叫到的几个爷们相视一眼,考虑了下还是点头同意了,毕竟都一个村住着,抬头不见低头见,人家没了孩子,帮忙抬下棺材也是应当的。

于是这下又有八个爷们过去帮忙抬棺,加一起十六人一起抬棺那可是壮景,甭说一口小棺材,就算是一辆时风牌三轮车都能轻松掀翻喽!

果然,这次松木棺材轻轻晃了几下,终于被缓缓抬了起来。

虽说如此,我去见到这些人各个涨红了脸,双腿发颤,显然都使足了力气。

本来棺材被抬起能让大家略微松了口气,谁曾想还没走出十步,一件让大家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连接着棺材与龙架上的绳子居然莫名齐齐断裂,那口松木棺材轰的一声坠落在了地上。

院内所有人在这一瞬都傻眼了……

抬棺材的麻绳断了,这是所有人始料不及的。

要知道这条麻绳比大拇指还粗一圈,甭说一口棺材,就算上千斤的物件也能撑得住。

可此时莫名齐齐断裂,即便再傻的人也能意识到有问题。

抬棺材的那些汉子都被吓得退到一旁,就连抬自己儿子的李太东也面色苍白。

整个院子大概安静了十多秒钟,李太东才从惊慌中清醒了些许,连过来问爷爷“老……老杨叔,这到底咋回事啊?棺……棺材抬不走啊!”

爷爷皱着眉头,面色严肃道“这事邪门的很,我也不清楚应该怎么办。这样,你赶快去把李道长请过来,他一定有办法!”

闻言,李太东恍然。

李道长可是附近十里八村有名的能人,曾处理过很多稀奇古怪的事,发生这事不找他还找谁?

于是李太东让爷爷帮忙继续张罗着,自己骑着一辆摩托车出了门。

经刚才坠棺的一幕,让院中气氛别扭极了,乡亲们都闭嘴皱眉不说话,有些胆小的干脆就偷偷溜回了家!

爷爷见气氛不对,只好站出来张罗道“大家离棺材都远一点,喇叭继续吹,该烧纸钱的继续烧纸钱,一直等到李道长过来!”

院子逐渐恢复了之前的吵闹,大家的情绪虽然镇定了些许,但神色间的恐惧还没有完全消失。

我走到爷爷旁边,小声问:爷,这到底咋了?我咋感觉那棺材不想走呢?

爷爷叹了口气道“这不是棺材不想走,而是里面的小李子不想走啊!”

我一愣:小李子不想走?他不是……

“这事我也不是很明白,等李道长过来你可能就知道咋回事了。”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的样子,外面传来李太东的摩托车熄火声,便知道他已经把李道长给请过来了。

李道长就住在我们村东头的山上,离我们这也就六七里路,摩托车来回一趟,十分钟足够。

自从当年我娶了狐仙媳妇的事情后,这几年我和李道长见面的次数不多,此时我看到下车的他仍和当年模样差不多,穿着有些破旧的灰色道袍,肩上斜挎一个布袋,整个人虎虎生风。

李道长进了院子后,先是跟大家打了一个招呼,接着走到我和爷爷跟前,看了我一眼笑道“小子长高了不少,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年应该有十八了吧?当初答应我的事忘了没?”

“啊?没……没忘!”我回了一句,没想到李道长还记得拜师这事,看来是逃不掉了。

李道长点点头“没忘就好!”

说罢,又对爷爷道“老杨叔,咱俩先借一步说话。”

爷爷和李道长两人走到一旁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应该是在讨论着小李子的事情。

几分钟后,两人说完,我见到李道长轻轻叹口气,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径直走到小李子的棺材旁边绕了一圈,托着下巴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在场的人都静静的围观,没人敢说话。

虽然这个时代早就说什么破除封建迷信,崇尚科学,但一些年纪大的尤其农村人对这些仍非常相信,因此对李道长有格外的敬畏与尊重。

大概半分钟后,李道长对李太东摆手道“你叫几个人把棺材给撬开!”

【推荐阅读】我的狐仙老婆……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