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阳路:狐仙老婆请息怒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5章 钓水鬼
3036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开棺!您没开玩笑吧?”李太东的面色变了变,毕竟谁都清楚,人死入馆后再打开很不吉利。

但李道长却面色坚定且凝重道“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赶紧开棺!”

李太东不敢多说只能同意,招呼几个人拿着撬棍三下五除二撬开了棺材盖。

可棺材盖刚被打开,那几人就仿佛见了什么可怕东西,吓得连丢下撬棍退后了好几步,李太东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两腿蹬着地向后退,嘴唇哆嗦,不知道想要说什么。

这一幕让围观的我困惑不已,这棺材里面不就躺着死去的小李子吗?并且刚刚入馆时大家看着都没事,现在咋能把人吓成这样?

这时李道长快步走到棺材旁,往里面看了一眼后,皱眉对爷爷道“老杨,你也来看看!”

爷爷走了过去,我也好奇跟在后面。

可是走到棺材旁朝着里面看去的刹那,就完全怔住了。

此时躺在棺材中的小李子完全变了一副模样。

在小李子入馆前,他遗容已经被整理干净,就跟正常睡着的小孩一模一样。

可此时躺在棺中的他居然七窍流血,双目睁开凸起白色的眼球,嘴巴张的老大,整张脸有些扭曲还泛着青色,让人看得心中发毛。

巧合的是,我刚看到棺材中这惊异的一幕,随即原本寂静安稳的小院中居然刮起了一阵冷风,那些摆在旁边的白色招魂幡随着风儿飘动。

哗哗哗~

此情此景,我身上的每个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压在胸口,莫名的难受。

这时李道长弯下身子把小李子尸体上的裤腿给掀开。

当看到小李子暴露在外面的小腿时,已经被惊倒的我又被吓了一次。

我看到小李的小腿上有着一块非常清晰的淤青,淤青的形状居然与我小腿上的一模一样,赫然是一个手掌印!

我咽了下口水哆嗦问道:李……李道长,这手掌印是不是有啥不对劲的?

李道长并未回答,而是伸出右手轻轻遮住小李子泛白凸起的眼睛,随后低声念叨了几句我完全听不懂的话。

约莫一两分钟后,李道长将手拿开,只见刚才小李子凸起的眼睛已经闭上,他又从挎包中取出一根毛笔,沾了一点红色的粉末(后来我才知道是朱砂),在小李子的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个红点。

这一切都做完后,只见小李子那张扭曲泛青的脸逐渐恢复了正常模样,七窍流出的血液也消失不见。

李道长收回毛笔对李太东道“好了,这回可以将棺材盖上去埋掉了。”

李太东还有些不相信的问道“这就好了?”

李道长肯定点头。

见李道长这么肯定,李太东终于松了口气道“真是麻烦李道长了,等我处理完了这事肯定会登门拜谢。”

说罢,李太东便又招呼一些人将棺材给盖上钉死,换了一套绳子,重新抬棺。

毕竟此时有李道长坐镇,之前被吓跑的那些爷们犹豫了下最后还是过来帮忙抬棺。

说来也怪,原本十六个人都费力抬起来的棺材,这次被轻而易举的抬起来了,绳子也没有断。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该引灵的引灵,烧纸的烧纸,吹喇叭的吹喇叭,朝着李太东家祖坟那边去了。

爷爷也跟了过去,毕竟之后埋棺填土还有很多讲究,都需要用的上他。

本来我也打算跟爷爷一块过去的,但李道长却叫住了我。

我问:有啥事吗?

李道长走到我跟前压低声音道“小子,事情还没完呢,着急走什么?跟我出来下!”

说完他走出李太东家的院子,我则困惑的跟了出去。

走到外面材垛旁边,我疑惑问道:李道长,小李子的事情不是已经弄完了吗?

李道长却摇头道“谁告诉你小李子的事情解决完了,现在才刚刚开始!”他顿了顿继续道“之前我到这时和你爷爷唠了唠,听说你在下水救小李子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

我点点头道:没错,可这…….这关小李子啥事?

李道长瞥了我一眼道“当然有,说白了讲,你和小李子都是被水塘中的水鬼给缠住了,只不过你命大逃过一劫,那小子却倒霉成了替死鬼!”

李道长这番话让我猛地一怔!

虽然我曾怀疑过在水中缠住我的东西可能不对劲,但没敢多想,可此时李道长居然直接给出了水鬼这个答案。

因为对于水鬼,我小时候经常听爷爷讲起过,还算有些了解。

简单的来说,人淹死后无法投胎,只能变化成水鬼隐匿与水塘河流中,水鬼为了投胎会想办法将活人拉入水中溺死当做替死鬼,倒霉的替死鬼变成下任水鬼继续等待找替死鬼的机会,一个连着一个永远不断。

我稳定了下情绪,想到之前爷爷跟我说小李子其实早就死去了,问道:那岂不是说小李子现在变成水鬼了?拉我下水的就是他!

李道长苦笑一声道“小李子要真是变成水鬼也就没那么多事了!其实拉你的水鬼另有他物。好了,你也别问那么多了,赶紧回家找个结实点的麻绳,再找个信的着且有把子力气的人到村头鱼塘,我在那等你!记住,这件事不要告诉别人。”

我错愕一下问:这么晚了去那做啥?

李道长颇为神秘一笑道“捉水鬼!”

捉水鬼!

听到这仨字时,当时的我一脸懵逼。

李道长留下让我震惊的仨字后就掉头去了村西头鱼塘。

我仍在原地懵逼了好一会才往家跑。

李道长刚才那句话我确保自己没有听错,他就是让我跟他去村头鱼塘捉水鬼。

人家在这一行混了这么多年,显然不可能跟我在开玩笑,这说明水鬼是真的存在的。

虽然我不知道水鬼长啥模样,又怎样去捉它,心中却好奇期待的很,当然,若说一点不害怕也是扯蛋。

我没耽搁,一路跑回家取了一根拇指粗细的尼龙绳,大概有三十来米长,又拿了一个手电,随后去李二蛋家把他给叫了出来。

李道长让我找个信得着并且还有把子力气的人,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李二蛋。

我们俩可以说穿一条裤子长大,比亲哥俩还亲,彼此不隐瞒秘密自然信得过,至于他的力气更不用提,校体育队的拔尖选手,就算农村常年干农活的老爷们跟他掰腕子也不是对手。

李二蛋的父母都和我很熟,这么晚来叫他也没有多问,就放他出去了。

路上,我将事情和二蛋简单说了一下,这小子生来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去鱼塘的路上比我还兴奋。

东北这边的夏天昼夜温差大,半夜十一点空气还是有些凉的,只穿着背心的我有些后悔回家拿绳子的时候没多穿一件。

路上我俩没有遇上任何街坊邻居,倒也免去不少麻烦,很快就下了大道到达通往鱼塘的小路口。

顺着小路朝着鱼塘走去的路上我隐约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因为平时到了夏天的晚上,鱼塘周边虫鸣鸟啼声不断,尤其趴在水泡子里癞蛤蟆更是一边配着对一边呱呱叫,烦人的要死。

可此刻耳边除了李二蛋拖鞋的啪叽声响,再无任何声音,这种安静让我有些不安,总感觉有谁在暗中盯着自己。

但我也没多想,和李二蛋继续赶路。

顺着小路走了七八十米,到了鱼塘边,就看到一个精瘦的身影在鼓捣着挎包,显然就是李道长了。

见到我俩来,他抬起头问道“绳子带来了?”

“带来了,三十来米,这么粗你看行吗?”我把尼龙绳递过去。

李道长抻了一下手中的尼龙绳点头道“绳子还不错,够结实!”

李二蛋朝着四周望了望,对李道长瓮声瓮气道“李道长,你不是说让我们过来捉水鬼吗?水鬼呢?”

闻言,李道长连做出一个嘘声的动作,随后指向泛着月光鳞鳞的鱼塘压低声音道“废话,水鬼肯定在水里呗,难不成还在天上?”

我目光扫了鱼塘一眼,发现水面平静泛着月光,偶尔有几条小鱼跳出水面,并无奇怪的地方。

“李道长,那咋捉它啊?”

李道长回答“水鬼这玩意藏匿在水中,并且在水中力大无穷,若下水对付无疑找死,所以想要捉它,只有一个办法——钓鬼!”

我吃了一惊:啥?钓鬼!就跟钓鱼那样的钓鬼??

李道长点点头,不置可否。

“可……用啥做诱饵钓它啊?”

李道长笑呵呵看我一眼,接着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我一脸懵逼:用我来当诱饵!凭啥?

虽然我承认自己长相玉树临风,魅力十足,勾引漂亮妹子轻而易举,可引诱水鬼臣妾实在做不到啊!

但李道长冷哼一声道“凭啥?就凭你之前在水中被那玩意给缠过。要知道水鬼喜欢对曾经纠缠过的活人下手,用你来当诱饵最合适不过。”说着他的声音顿了下,语气有些郑重道“你要不同意也行,可这鱼塘里的水鬼并非普通货色,若不早日处理,恐怕咱村今后会有给多无辜的人被它害掉,你忍心看到吗?”

【推荐阅读】我的狐仙老婆……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