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阳路:狐仙老婆请息怒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9章  拜师
3066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师兄见到我的神色,立刻明白了什么,连抓着脑袋嘿嘿笑道“师弟,你可别误会,刚才是口误,口误!咱可没那方面的癖好!”

我这才暗中松了口气,我这个胖师兄若真有那方面的癖好,看我小伙子长的英俊潇洒唇红齿白的,半夜爬窗进来非礼我,那哥哥我一世的清白岂不是要毁于一旦了?

走进屋大致看了一圈,整个房间大概二十来平,有个火炕,还有一个老式的衣柜木桌,格局很简单。

作为农村长大的孩子,我对住的环境根本不挑挑剔,只要能遮风避雨有个睡觉的地就足够了。

我从行李箱中拿出日常用品和被褥,一边问道:师兄,听你的语气好像是拜咱师父有段时间了吧?

师兄接过被褥在炕上铺着,回答道“可不是,从我记事起就跟在师父的身边了。”

我诧异道:居然有这么久了?可我以前也从没见过你啊!你是哪个村的?

可师兄笑着回答:嗨!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的,因为在我不懂事时候师父就把我从孤儿院抱出来了,连自己的父母都不知道是谁,这些年来我一直和师父住在一起,上学也在外地,平时也很少外出,你没见过我也正常!

师兄原来是被师父给捡回来的孤儿?

我心中震惊了一下,有些歉意道:那……那个,师兄不好意思啊,问到你的伤心事了。

但师兄却无所谓摆手道“嗨,这事我也没放在心上,当初他们遗弃了我,因此我对他们也没啥情感,反正人活在世上不就图个开心自在不是?总想不开心的活着还有个毛意思。”

我很赞同师兄的说法。

可人活一世,不容易十之八九,真的可以做到每天开心自在吗?或许很难吧……

“好了,被褥帮你铺完了,你继续收拾着,我出去把那些小畜生们喂了,不然老家伙又得骂我懒!”

师兄留下这一句就出去了。

我将房间简单收拾干净,坐在炕上,看着窗外正在喂着鸡鸭的师兄,又看看站在正房门口指着师兄喋喋不休的李道长,发现这一老一少还挺有趣的。

当天我没有学习任何道术,而在师兄带领下熟悉了四合院周边的环境,知道厕所、水井都在哪里。

同时我也被分配了一个任务,今后喂鸡喂鸭的工作将由我和师兄轮流去做。

至于做饭嘛,则由师兄承担。

原因有二,一是我根本不会做饭,二是看上去猥琐不靠谱的胖师兄在厨艺上居然一绝,烧出的饭菜比饭店厨师做的还美味。

来到李道长家的第一天过得很快,待第二天一早,我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门外响起李道长的声音“俗话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么懒惰怎能在修道上有所作为?”

我摸到炕沿边的手机看了一下,才特么早晨六点钟,就不能让人好好睡个懒觉?没听说过早起的虫儿被鸟吃吗?

但门外李道长敲门的声音越来越大,根本睡不着,无奈只能从炕上爬起来穿上衣服。

我顶着朦朦胧胧的眼睛走出了房间,见到李道长穿着一件白背心大裤衩正站在门口。

东北夏天的早晨还是比较凉的,虽然李道长穿的很单薄,却看不出他有任何冷的感觉。

“师父早!”

“早!”

李道长点点头,目光又看向隔壁师兄的房间,继续叫了几声,门里仍无动静。

我看到李道长嘴角抽搐了下,接着他抬脚踢开了房门,进屋后一把扯住正在熟睡师兄的耳朵喝道“你个臭小子!一天天就知道睡,叫你那么多声还不起来!还有个当师兄的榜样吗?”

师兄被师父揪耳朵弄得生疼,这边打着哈切,那边龇牙咧嘴求饶道“哎呦!师父您就放了我吧,疼疼疼!我错了,真的错了,今后再也不敢了!”

“哼!你小子说话就跟放屁似的,说话还能算话?”

“能能能!保证能!快松手吧……”

看着这对活宝,我不禁一声苦笑。

传说修道之人心思平定,遇事从不慌不乱,现在来看根本就是在扯犊子嘛……

起床闹剧后,我本幻想接下来就可以跟李道长学习道术或者练练武功神马的,却未料到居然是干活!

由于李道长家的四合院在半山坡上,自来水通不了,因此平时所有的生活用水都的依靠山下那口老井。

于是早晨起来往水缸里挑水,浇菜园子,拔草这些苦力就落在我和师兄的肩上,他老人家则是双手背后在院子里面走来走去闲的要死,时不时的还不满意嘟囔一句。

这种苦力劳动让我不爽了好一阵子,哥本可以靠脸吃饭,却固执的选择来拜师学艺,但不是来给你家当奴隶的啊!

早餐过后,上午九点。

李道长将我叫到跟前道“小旭啊,虽然六年前师父就答应收你为徒,可直到现在你都没有个正式过程拜我为师加入我门。正巧今天日子不错,宜拜师入门,我也可以把我门派的情况给你讲一下。”

听师父这句话,我顿时来了精神。

要知道华夏数千年历史,关于道教的神魔传说数不胜数,尤其在影视剧和小说中,那些道士本领强大,可以飞檐走壁,降妖除魔,擒龙伏虎,猴子偷桃,老汉推……

咳咳……

额,总之他们相当列害。

在很多文学作品中会经常出现茅山派这个名字,其中林正英主演的《僵尸先生》中的一眉道长使用的就是茅山道术。

于是我好奇问:师父,那咱们属于哪个门派啊?

李道长略有得意笑道“为师师承正一派上清山,是上清山第三十七代传人,到了你们这辈就是第三十八代了。”

“正一派上清山?我咋没听说过啊!”

我有些疑惑,不禁怀疑这正一派上清山该不会是个野鸡教派吧。

“你小子没听说过的事多了去了,简单的来说这正一派乃是我们华夏如今最大的道法门派,当年由诸多门派合并而成,连名声鹊起的茅山门都是其中的一份子。我们上清山也属于其中一员,只是我们上清山向来行事低调,门中弟子稀少,所以名声自然不会响亮,不过在道术造诣上我们上清山即使相比茅山术法也不逊色的。”

我又问道“居然有这么吊!那咱们上清山具体有多少人啊?”

“整个正一派由很多山门组成,成员众多,比如茅山弟子号称上万,虽然没那么夸张,但不会少到哪儿去。相比而言我们上清山对选拔后人苛刻严厉,一人一生最多只能传授两名弟子,有些干脆不收,导致门派弟子稀少,如今这些同门道友大多分散在各地修行,彼此间少有来往。好了,这些事跟你说太多也无用,还是准备正式拜师吧。”

拜师过程不算复杂。

先在祖师爷的画像面前磕头上香,报上自己的生辰八字,之后再给师父磕头敬茶,跟着师父念了一遍上清山的法门法规,就可以了。

正式拜师完毕后,我才算以上清山正式弟子身份跟在师父身边修行。

所谓的“修行”仍是之前的体力劳动,按照师父老人家的说法,想要学好道术,需要先行把身体底子打好,磨练心性。

虽然这种“修行”苦了一点,但好在有师兄和我一起作伴,没事的时候就能坐在一起吹吹牛逼,到很欢乐。

时间转眼过了一个星期。

这一个星期我没学半点降妖除魔的道术,一直锻炼体能,的确感觉自己力气比以前大了点。

在此期间,我曾问过师父他老人家一个问题——几天前我们在鱼塘消灭的水鬼到底是什么来头?

要知道水鬼都是人淹死后变化的,村西头鱼塘以前没淹死过人,如今却忽然冒出个水鬼害死小李子还差点害掉我,即便它都被处理了,但我仍感觉不踏实。

但师父却叹口气告诉我,那水鬼来头的确不一般,因为它不是人死自然形成,而是幕后有高人豢养的水鬼放进鱼塘的,只是何人所为他现在也没调查清楚。

听师父的回答,我大吃一惊,没想到水鬼居然是人为豢养的,是谁这么歹毒害掉了一个无辜的性命?

可连师父都不知道是谁做的,我也只能先把这事放到一边,若今后再有线索肯定不会放过……

这天中午。

我和师兄吃过午饭坐在院里葡萄架下面吹牛逼,正吹得开心,忽然看到有一人火急火燎跑进院子,进院就喊“李道长!李道长!他人哪去了?他人呢?”

这是一个五十来岁的农村老大爷,光头,脑袋上都是汗水,穿着白色背心蓝色长裤,不过他的白色背心上有一大块血迹,第一眼看去就像刚杀过人似的,很有视觉冲击力!

见到这一幕,师兄面色一变惊道“卧槽!该不会是死老头在外面勾搭良家妇女被发现,人家男人找上门来灭口的吧!”。

说着同时,还往着葡萄架后面退了退。

虽然我不认为是师父勾搭良家妇女惹人家男人上门了,但也被忽然出现的这一幕给吓到了,站在葡萄架下警惕的盯着那大爷,有些紧张问:这……这位大爷,您找我师父有啥事吗?

【推荐阅读】我的狐仙老婆……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