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阳路:狐仙老婆请息怒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10章 中邪
3008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眼前这人来历不明,所以我虽是壮着胆上前问话,但仍刻意保持了一些距离。

万一这家伙做出啥出格的举动,咱也能及时跑路,总不至于稀里糊涂就把自己青春帅气的大好年华给交代出去吧。

可我没想到,当我话音刚落,大爷猛地上前一步,扑通跪在地上哭着祈求道“小师父救命啊!救命啊!我儿子出事了!”

大爷的忽然下跪让我措不及防,但也立刻反应过来他是来求师父帮忙的。

当我准备把老大爷给扶起来了解一些情况时,只见刚才还被吓得躲在葡萄架后面的师兄快步走了出来,他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走到我前面抢先一步扶起老大爷故作高深道“咳咳!在下乃是正一派上清山第三十八代嫡系传人,也是李道长首席大弟子,金大雷,道法高深,有啥事对我说就行!”

师兄冒出的这句话,让我一脸懵逼,嘴角也忍不住抽搐了下,这家伙吹牛逼厚脸皮的功夫都特么能过四级了吧!

因为经过这些天的接触,我了解到虽然师兄很小就跟在师父身边,但这些年来压根就没学过正经的道术,哪儿特么来的道法高深?

老大爷看着师兄那张猥琐和胖嘟嘟的脸蛋,也有些狐疑问道“这…这位小师父,这件事我看你可能帮不上什么忙,还是找你师父李道长吧!”

闻言,胖师兄的嘴角撇了撇略有不满道“这位大爷,我可不是在跟你说大话,虽然李道长是我师父没错,但在道术上我可比那老家伙…….”

“咳咳!”

就在师兄得意洋洋之际,师父的咳嗽声忽然在身后响起。

我连回头,只见师父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身后,他双手背后,有些不满的阴沉着脸,显然刚才师兄那番话全被他老人家给听到了。

这时转过头的尸兄,就跟耗子见了猫似的,面色尴尬且道“师父,您听我解释,其实……其实我想说我的道术跟你比就是渣渣,您才是炉火纯青最牛逼的!”

师父瞪了师兄一眼喝道“哼!少贫嘴!等有时间才收拾你个小兔崽子!”

后者悻悻退到一旁。

师父走上前对老大爷道“我记得你好像是小岗村的赵喜顺吧,刚才你说的话我听到了一些,能跟我讲讲你儿子出啥事了吗?”

被叫做赵喜顺的老大爷见到师父就如同见到了救星,面色一喜连点头道“我就是赵喜顺没错,我家儿子中邪了,现在搁家正疯着呢,李道长,您快点过去帮忙看看啊!”

“中邪?”

师父喃喃一声,沉思数秒后道“行,我这就收拾下跟你去看看!”

说完,师父就回屋将自己平时办事带着的布袋取出来挎在肩上,准备跟赵大爷出门。

不过师父刚迈出几步,师兄却上前抓住师父的衣袖一脸笑呵呵道“师父,能不能带上俺俩一块去啊!”

师父没好气的说“你俩什么都不会,去干什么?在家看家!”

“师父这句话就有些不对了,我和师弟好歹也是您的亲传弟子,肩负降妖除魔的大任,尤其是我更是将来要继承您的衣钵将师父的精神发扬光大,如今弟子渴望历练增长见识,还请师父能给个机会!”

“这…….”师父被师兄的花言巧语唬的一愣,沉吟一下又看了看我。

虽然我对师兄那番吹牛逼很不感冒,但凑热闹的想法还是有的。

曾经我听爷爷讲过一些关于有人中邪的故事,很古怪有趣,如今有机会,自然想前去看看。

所以我也对师父道:师兄说得对,您就带我们两个一起过去吧,保证不会给您添什么麻烦!

见我俩去意如此坚决,师父也只好点头同意,但也警告我们,若此行不听话就罚三天不准吃饭。

锁好门窗和院子大门后,我们一行人就赶往了赵大爷家。

小岗村距离我们村有三十多里地,赵大爷是开着三轮车过来的,所以我们去他家就坐在三轮车的车斗里。

一路颠簸,差点把我的小屁屁给震成八瓣了。

路上,我们也从赵大爷的口中了解到他儿子中邪的前后经过。

原来赵大爷家在小岗村的村头山下有个养鸡大鹏,最近一段时间他儿子赵大宝发现自家棚里每天都会少几只鸡,还以为遭了贼,却没想到前天在鸡棚后面见到一只黄皮子(黄鼠狼)把他家的鸡给叼走了。

赵大爷的儿子很生气,就在鸡棚后面下了张网,正巧在昨天下午逮到了那只黄皮子。

据赵喜顺所说,他儿子抓到的那只黄皮子比家里养的猫还大,看上去就和普通黄皮子不太一样,所以赵大爷就让儿子把黄皮子给放了,因为在农村人的习俗中,得罪黄皮子是很不吉利的。

赵大爷儿子当时虽然放了黄皮子,可放走前仍忍不住狠狠踢了两脚。

本以为这事就过去了,谁曾想今天一大早赵大爷听到自家鸡架里养的土鸡发了疯的叫着,等他跑进院子打开鸡架门时,却被里面的情形吓住了……

因为他见到自己儿子正蹲在鸡架里面咬住一只老母鸡的脖子喝血,鸡毛散落满地,整个鸡架就跟个屠宰场似的。

慌乱中的赵喜顺想拉住他儿子,却反被一把推到,然后又扑向另一只鸡咬颈喝血。

好在当时周边很多邻居闻风赶来,几个老爷们将赵喜顺儿子控制住,绑了起来。

可任凭用啥办法,他儿子就跟发了疯似的,谁都不认,还要张口咬人。

其中有个年岁大点的邻居告诉赵大爷,说他儿子应该是被黄皮子上身中了邪,若不赶紧请高人帮忙,恐怕性命难保。

这不,赵喜顺听说儿子要够呛,这才开着三轮车请师父下山,至于他身上带有很强视觉冲击的血迹也是制服他儿子时候被沾上的鸡血。

听完赵大爷的讲述后,我心中有些暗暗好奇起来,想尽早看到被黄皮子上身中邪的人是啥模样

三轮车开得很快,二十分钟后,就到了赵大爷家门口。

刚下车,就见到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妈从院子里跑出来,脸上挂着泪痕与焦急,看样子她就是赵大爷的老伴。

还未等我们进院,大妈就对赵大爷急声喊道“老头子,不好了!不好了!儿子跑了!”

“什么?儿子跑了?跑哪了?”

这个消息让赵大爷身子明显一颤,要不是我在旁边立即扶了一下,恐怕就要栽倒地上。

赵大妈哽咽的将事情经过讲了一番。

原来啊,在赵大爷出门请师父的期间,他儿子一直被绑的结结实实,还有几个邻居在旁边看着,照理来说根本跑不了。

可是赵大妈看着自己儿子被五花大绑的模样哪能忍心?于是就劝邻居把他儿子松松绑,不然都把孩子给勒坏了。

邻居们看着大妈可怜,就同意了,何况有这么多人看着,松了绑也跑不掉。

可没人想到,他们这边刚解开绳子,赵大宝嗖的一下从人缝中窜了出去,谁都追不上,没一会就消失了踪影。

这下所有人都慌了,立刻出去帮着找赵大宝,可附近房前屋后找了个遍,没有半点线索。

听完老伴的话,赵喜顺已经被吓得面色苍白,只见他上又扑通跪在师父面前声泪俱下“李……李道长,您看这可咋办啊!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老两口可怎么活啊!求求您大发慈悲帮忙啊!”

旁边赵大妈也跪了下来,一把鼻涕一把泪,让人看的很心酸。

果然可怜天下父母心,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

师父连把老两口扶起来道“你们二位赶快起来,今天贫道既然来了,就肯定不会坐视不管。”

说完师父皱皱眉掐了下手指思索数秒钟,说道“对了,你家鸡棚在哪?”

“鸡棚?鸡棚就在村头啊,咋了?”

“先不要问那么多,赶快带上几个人带领我去你家鸡棚,拿上铁锹,绳子,干柴,麻袋。哦,对了!最好找抱只大白鹅抱上待会跟过去!”

虽然赵大爷不明白师父是啥意思,但他已经把师父当做救星,那边吩咐老伴去其他邻居家抱白鹅,这边就带着我们拿上麻绳铁锹等前往村头的鸡棚,同时跟上的还有四个小岗村的邻居,都是农村老爷们体格好得很。

我和师兄则跟在一行人后面。

我好奇问向师兄:师兄,咱师父说要去鸡棚那边干啥?难不成赵大宝跑那了!

“嗨!谁知道老头子想什么,跟着就是。不过你发现了没有,从咱们进他们村我就感觉有些地方不太对劲。”胖师兄托着下巴一副略有所思的模样道。

“啥地方不对劲?”

我被胖师兄这句话勾起了兴趣,虽然这家伙平时看起来挺不靠谱还有些猥琐,但毕竟跟师父的年头多,或许真的能观察到一些我发现不了的事情。

闻言,胖师兄凑到我耳边小声的说道“你没发现咱从进小岗村到现在,连个漂亮姑娘都没见到一个,你说是不是很不对劲?”

【推荐阅读】我的狐仙老婆……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