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阳路:狐仙老婆请息怒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11章 黄皮子
3039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我的眼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恨不得一脚把他给踢进路旁的地垄沟里,这世界上怎么就会有如此贱人呢?

师父带咱们下山是为了降妖除魔斩尽不平事,哪儿特么是带你来看漂亮姑娘的?还有没有一颗修道的赤诚之心?还有没有基本的礼仪教化?

哼!真是低俗!

咳咳,不过要是真有几个漂亮妹子出来养养眼倒也别有一番风味嘛,嘿嘿……

赵大爷家的鸡棚在村头的山下,位置比较偏,我们足足走了十几分钟才到。

可还没等我们走进鸡棚,就听到从鸡棚里面传出来一阵鸡叫声。

那不是平时鸡在打鸣的声音,而是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发出的嘶叫,非常凄惨刺耳。

走在前面带路的赵大爷猛然一惊道“鸡棚出事了!”

接着他便朝着家鸡棚方向快速跑去,我们紧跟在后面,并且我感觉到好像有什么危险即将要发生。

这不单单是我感官的直觉,还有我脖子上的葫芦吊坠已经有了发热预警的提示,尽管它不是很强烈。

虽然知道可能有危险发生,但想着师父就在跟前,能有啥怕的?于是就跟在一行人身后跑进鸡棚。

当推开鸡棚门的一瞬间,我整个人便被眼前的景象给惊住了,随之就有一种作呕感觉涌上来。

眼前鸡棚的过道上到处堆满着肉食鸡的尸体,但它们并非病死或者撑死的,而是被活生生撕开的,血液飞溅,鸡肠子流了满地,一些还没断气的鸡还在地上扑腾着翅膀,空气中弥漫的腥臭味道简直刺鼻!

虽说我以前在家帮爷爷杀过鸡,但跟眼前的画面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甭说我,就算是养鸡十多年的赵大爷和那几个农村爷们此时也皱着鼻子,被这股味道呛得够呛。

“卧槽!这尼玛什么味儿啊!熏死老子了!呕~”

可怜的师兄实在受不了这股味,哀嚎一声就跑到鸡棚外面就哇哇吐了起来。

师父这时候轻喝提醒一声“先别在这愣着,赶紧往里面走!”。

我们几个人朝着鸡棚里面走,由于气味实在难闻我一直捏着鼻子,那种恶心感觉多少压下去了些。

鸡棚里面仍到处是被撕开的肉食鸡尸体,加起来有百八十只了,只要不注意,脚下就会踩到鸡肠子和鸡血,那种感觉真是说不出的难受。

大概走了三十来米,师父忽然停住了步伐,指向前方一个鸡笼子旁边的角落道“你们看!”

我顺眼望去,鸡笼子距离我们也就十来米,在笼子旁边正有个人背对着我们蹲在地上,身子时不时的抽搐下,不知道在干啥。

就在我疑惑时,站在我旁边的赵大爷猛地朝那边喊了一句“大……大宝,是你吗?”

赵大爷的话音落下,只见蹲在笼子旁边的那人缓缓转过了头。

当他转过头的一刹那,我的头皮顿时一阵发麻,刚才好不容易忍下去的呕吐感觉又有上涌的趋势。

转过头的那人我看的很清楚。

他手里拿着一只断了气的鸡,鸡脖子已经被啃的七七八八,他的嘴巴和脖子上到处都是鸡血和鸡毛,嘴角耷拉着半截猩红的鸡肠子,十分血腥。

可最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是他那张脸。

他的整张脸完全扭曲在了一起,所有的五官都朝着中间一个方向使劲,其眼睛和嘴巴完全变了形状,让我联想到很像一种动物——黄皮子。

没错,尤其那种脸型和表情就跟黄皮子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难道这就是传说的黄皮子上身?

可还未容我想太多,被黄皮子附身的赵大宝见到我们出现,尤其是看到了师父,就仿佛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嗷的叫了一声,便要跑。

师父连喊了一声“别叫他跑了!”

赵大爷和几个农村老爷们立刻一起围冲上去,准备将赵大宝给制住。

可我没想到,被黄皮子附身的赵大宝特别灵活,赵大爷几人冲过去根本就抓不住。

只见赵大宝在绕着鸡笼上串下跳,即便有时候不小心被抓到了一把,可他也仿佛有着无穷的力量,一下子就把对方给掀翻在地,就连来前准备好的麻绳也被打落在地上。

还不到半分来钟,赵大爷带的人不仅没有抓到赵大宝,其中一人的胳膊更被赵大宝咬了一口,一寸多长的伤口不停的冒着鲜血。

可能是感觉自己占了上风,被附身的赵大宝站在铁笼子上佝偻着身子朝着我们这边看,并且两只手半握拳来回在脸上蹭着,这动作和黄皮子洗脸的时候一模一样!(黄皮子洗脸的样子与仓鼠或者松鼠相似)。

此时从那家伙的眼神中我仿佛能读出一些信息——洋洋得意!

通俗的来说,用装逼这个词汇来形容他此时的表现会更贴切一些。

就在此时,原本一直站在原地的师父猛地喝一声“哼!孽畜,休要张狂!”

话音刚落,师父就朝着赵大宝那边扑去。

“师父,你小心啊!”

我在后面喊了一声,我可清楚看到赵大爷外加四个老爷们都拿着赵大宝没办法,还被耍的团团转。

虽然师父修道习武,可岁数也不小了,这要被磕一下,那可咋整?总不至于躺地上碰瓷要钱吧?

师父淡定回应道“放心,对付这么个小畜生我还能应付得住!”

只见他老人家脚下的步子猛然加快,若要细看能发现他的迈步方式与走路不同,看上去是在行走一个图案,却又环环相扣。

奇怪的步伐相当厉害,仅仅这么一瞬的功夫,师父便嗖的一下跑到了赵大宝的身旁。

得意洋洋的赵大宝显然没料到师父的速度这么快,本能想溜走,可师父却更快一步。

他先是用左手猛地在赵大宝的小腹上敲了一下,后者吃痛尖叫了一下,随后右手迅速抓住赵大宝的左手的中指,用力向后一掰。

桀!

赵大宝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他那张本就扭曲的脸看上去更加狰狞,而其喉咙中发出的哀嚎更让人听着让人心悸,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说来也怪,师父这一掰赵大宝的手指,他就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虽然在哀嚎挣扎,但始终没什么卵用,根本挣脱不了。

师父果然就是师父,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吊炸天啊!

在我感慨师父的实力时,他忽然对我喝了一声“在那杵着干啥?还不拿绳子把他给绑起来!”

我连应了一声,捡起掉在地上的绳子跑到他跟前。

这时我才真正近距离看清了赵大宝。

他身上那股腥臭的味道非常浓,实在难闻,那对已经变了形的眼睛就死死的盯着我,沾满鸡血和鸡毛的嘴唇也不时的抽动下,就仿佛随时都会扑上来咬我一口,让我心中直发毛。

要不是师父就站在旁边控制着他,我可不敢离他这么近。

我捡起绳子,在赵大宝的身上开始五花大绑,不用一分钟,他就被我绑的结结实实,任凭他有老黄牛的力气也甭想挣脱。

这时候师父微微松口气,转头对赵大爷他们道“先把你儿子抬出鸡棚,这回别让他再跑了!”

赵大爷应了一声,带人将自己儿子抬出了鸡棚。

我好奇问师父:师父,赵大宝已经抓到了,接下来咋办?

师父神秘一笑道“先别问那么多,一旁看着就行。”

说完师父就出了鸡棚,我抓了抓脑袋也疑惑着跟了出去。

师父出了鸡棚后,把赵大爷叫到一旁小声交代了几句,后者连连点头。接着赵大爷便转过身对帮他抓住儿子的那四个老爷们说道“今天麻烦各位爷们帮我抓到儿子了,大家没事就先回家忙吧,改天我老赵肯定摆席请大伙喝酒。”

我能听明白赵大爷这句客套话的意思,并知道这是师父授意的。

虽说如今社会不像当年破四旧的时候专治封建迷信,抓到就狠狠批斗,但说到底降妖除魔的事情仍不宜宣扬,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否则走漏消息整出点啥事免不了要被请进局子喝茶。

那围观的几人也都知趣,跟大家打完招呼就三三两两的散了。

此时鸡棚外就剩下我们师徒仨以及赵喜顺爷俩了。

赵大宝被五花大绑放在地上,但他仍朝着我们坐着龇牙咧嘴的动作,我忍不住担心问道:师父,接下来咋办?我看那黄皮子不想从赵大宝身上下来啊!

未等师父回答,师兄摆摆手不屑道“嗨!这有啥,咱师父这么牛逼,随便从兜里摸出张符贴上去,保准能让那黄皮子魂飞魄散,对吧,师父?”

师父没好气的拍了下师兄的脑袋轻喝“你小子懂个屁!”。沉吟了几秒后又小声对我俩道“你们俩还不清楚,这妖上身和鬼上身是两码事,鬼属阴无真身,上人身后可用一些符篆将其镇压收服。可妖物一般由动物吸收日月精华修炼而成,不是一般符篆就能对付得了的,即便现在想法子让他下了身,却仍找不到它真身所在,届时咱们前脚离开,它后脚还会来找他们家的麻烦。”

我皱了皱眉问道:难不成就没其他办法了?

【推荐阅读】我的狐仙老婆……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