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阳路:狐仙老婆请息怒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12章 装了逼要付出代价
3008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师父叹口气道“办法倒是有,且只有一个,我们上清山有个不成文的祖训,对付黄皮子,要么置之不理,要么斩草除根!”

我有些困惑道:难道就没有和解的可能?

毕竟从我自身经历来讲,当年不小心看了胡沐嫣洗澡并且拿了人家的肚兜,遭受了惩罚,可最后不仅和解还成了亲。

虽然我一直怀疑这事没这么简单,但至少也要与黄皮子试一试沟通和解啊!

可师父摇头道“小旭,你不知道,只要和黄皮子结下梁子就是不死不休。黄皮子无论是否成了气候,只要被抓都会作揖求饶,可心善放了它后,却将遭到强烈的报复,甚至搞得家破人亡,这是它们的本性,改不了的。”

师父这番话让我哑口无言,或许真的是我经历的太少,还有很多事情都不太懂吧。

这时师父走到赵大宝跟前,蹲下身子轻喝一声“小畜生,还不自报家门?”

被附身的赵大宝看着师父的眼神虽有些惧意,却梗着脖子,龇着牙,一副你能奈我何神色。

师父冷笑一声“呦呵!不开口是吧?那咱就走着瞧!”

这边师父话音刚落,忽然一道熟悉且令人烦躁的声音响起。

嘎嘎嘎~

是鹅叫的声音。

奇怪的是,这声鹅叫刚出现,刚刚还有些装逼的赵大宝顿时就变了脸色,身子微微发抖,想要努力蜷缩一团,嘴里还发出一股呜咽的声音。

我顺着鹅叫声音的来源望去,只见来鸡棚的小路上出现了一只大白鹅,边走一边抻着脖子乱叫,赵大妈则拿根棍子在后面赶着它。

在我印象中,所有的家禽对人有着天生的惧怕,可这只大白鹅见到赵大宝的时候,却如同见到了不共戴天的敌人,张开翅膀扑腾着就扑到赵大宝跟前,抻着脖子使劲的在叫。

甚至要不是赵大妈拿棍子及时拦着,恐怕大白鹅就能扑上去狠狠的啄上一口。

这一幕把我跟看愣了,要知道黄皮子上身的赵大宝连师父都不怎么怕,咋会被一只普通的大白鹅吓成这幅怂样?

可仔细一想,却又猜到了什么。

小时候爷爷给我讲故事时曾提过,这黄皮子是天生的偷鸡贼,每当到了晚上就会跑进鸡架咬鸡喝血,不怕人不怕狗,但唯独惧怕家里面养的大鹅!

因为大鹅体格大,翅膀有力,尤其那张嘴啄一口非常疼,连黄皮子也受不了,所以很多人家都会把白鹅和土鸡放在一起养,提防黄皮子。

想到了这些,此刻再看到眼前的画面,不禁感慨无论黄皮子是否成了气候,只要见到白鹅就马上怂逼了,这是对天地本能的恐惧,无法改变。

这与无论在外面多么威风凛凛的男人,回家在老婆面前也得装孙子的道理是一样的。

这时胖师兄托着下巴一副略有所思的模样嘟囔道“啧啧!这只白鹅果然不一般啊!”

我有些诧异“咦?师兄,你也发现这白鹅很牛逼?”,

师兄抹了下嘴角快要流出的哈喇子小声说着“呵呵!那可不,这么白净肥胖的白鹅我可第一次见,要是宰了至少能炖半大锅,想想都流口水!”

“……”

有大白鹅镇场,师父底气显然更足了些,伸手抓着赵大宝的后颈笑道“若还不开口,我可不介意让大白鹅跟你亲近亲近!”

被捆在地上哆嗦的‘赵大宝’这次抽动了下嘴角,终于开了口“仙……人老爷饶命,饶命啊,小的黄三知错了。”

‘赵大宝’说话了,可声音却有些怪异。

赵大宝本来是个快三十岁的老爷们,说话的语气应该血气方刚,可此时他的声音却很细很尖,听上去让人不舒服,不难猜到开口说这句话的正是上赵大宝身的黄皮子,并且它的名字叫黄三!

师父继续问道“哼!黄三?家住何方?家中人口几何?”

赵大宝流着泪水哆嗦道“小……小的家住小岗村头白石桥下面,家中只…只有小的一人,求仙人老爷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为非作歹了。”

“看你修行了百年的道行不容易,贫道可以答应放你一次,但你能保证今后不再祸害乡里,欺负百姓吗?”

“小……小的肯定能做到,只要仙人老爷饶命”

师父点点头,松开抓住赵大宝的后颈道“好了,你可以走了!”

说完,师父又轻轻在赵大宝脑门上拍了一下,随后就见赵大宝扭曲在一起的五官此时已经渐渐舒展开来,恢复了普通人的模样,只是他紧闭双眼仍昏迷着。

至于刚刚还嘎嘎叫唤的大白鹅也抖动了下翅膀恢复平静。

看来名为黄三的黄皮子是从赵大宝身上下来了。

一切弄好后,师父侧头对赵喜顺道“先和你老伴把你家儿子弄回家,把身上的脏物给洗一下,对了,回去后别忘了在你们家大门上绑两条红布,等他醒来就没事了。”

“哎哎!我们这就回去办,可是李道长您呢?”

“你们先回去,贫道还有点事处理。”

赵喜顺连应着,解开赵大宝身上的绳子后,便和老伴一左一右架起来往家赶。

看着一家三口离去,胖师兄抓着脑袋味道“咦?师父您刚才不是说跟黄皮子和解不了嘛,这就算完了?”

闻言,师父瞥了师兄一眼轻哼道“老子啥时候说过这事就算完了?那小畜生逼都装完了,也该付出代价了!”

听到这,我恍然道:我明白了,师父刚才都问清楚那黄皮子老家在哪了,等会直接上门端它老窝,啧啧,您这招真是高啊!

师父笑道“你小子说得到没错,可黄皮子智力没那么低。实话告诉你们,刚才那小畜生在我们面前撒了谎,其实它家根本就没住在什么白石桥下面,家中也不止它一个修行。”

闻言,师兄一脸懵逼道“卧槽!这小畜生居然这么聪明!这下上哪找它去?”

“莫慌!为师自有办法。”

师父笑呵呵的说着,同时从布袋里摸出一个罗盘。

这个金属罗盘和家里用的菜盘大小差不多,表面上雕刻着密密麻麻的图案文字,一个都看不懂,而罗盘表面还有跟很细的指针。

虽然我不知道这个罗盘是干啥用的,但可以断定这玩意很有年头了,像是一代代传下来的。

师父指着罗盘解释道“为师之前问黄皮子的问题都只是表演给它看的,其实我早趁着抓住它后颈的时候做了手脚,无论它跑到哪里,都能用我手上的罗盘找到。”

听完师父的解释,我不禁感慨他老人家真是千算万算步步为营啊,想必此时那黄皮子正在自家老窝得意着呢,压根想不到过一会我们就赶过去灭它老家了!

师父把罗盘放在左手拖着,口中轻念口诀,只见原本静止的罗盘指针开始滴溜溜的旋转起来,最后在一个方向定格不动。

师父看着指针方向,嘿嘿笑了下道“找到了!你俩赶紧带上麻袋铁锹还有柴火,跟我去把那黄皮子给逮了。”

说完,便顺着指针方向朝着鸡棚后山走去。

我和师兄扛着师父让拿的东西,紧紧跟在后面。

夏天的山路比较难走,杂草横生,蚊虫很多,在耳边嗡嗡作响让人心烦,尤其我们师兄弟还扛着东西,没多会就累得气喘吁吁。

反观师父他老人家,那么大年纪走在前面如履平地,的确让我有些汗颜。

就这样走了半个多小时,当来到半山坡的时候,师父让我们停下。

我小声问道:咱们到了?

师父把罗盘放回口袋,指着前面一处隆起的土坡点点头。

我顺着师父手指方向看去,土坡离我们二十米多米远,不足膝盖高,上面杂草横生,在土坡正前方有个圆形土洞,看不到里面有啥。

师兄抹着头顶的汗水说“师父,这地方也太普通了吧,那成了气候的黄皮子怎么会住在这?”

师父耐心解释道“这地方可不简单,从风水学角度看,此地坐北朝南,周边地形宽阔,气若成风,山下有水不流出,亦不干涸,称为“卫龙井,说明此地风水上佳,很适合妖物修行。”

我和师兄都听得一愣一愣,这么普通的地方,师父却能看到完全不同的一面,这的确是我和师兄两个小菜鸡做不到的。

师父对我俩招了招手压低声音继续道“你们俩把耳朵凑过来,我把待会要做的交代一下,别出了岔子!”

我俩把耳朵贴了过去,听他老人家把端黄皮子老窝的计划仔细听了一遍,这才明白他老人家让我俩带这么多东西上山是有道理的。

原来,俗话说狡兔三窟,这黄鼠狼也会在自己家挖两个洞,前后各一个,所以想要抓它就需要在这两个洞上做文章。

其实师父的计划很简单,他待会会在黄皮子家的前洞引燃柴火,让烟往土洞里面灌,我和师兄则在另一个土洞口罩上麻袋,等里面的黄皮子被烟熏得受不了时就会从另个土洞逃跑,可等待它的却是我们的大麻袋

【推荐阅读】我的狐仙老婆……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