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阳路:狐仙老婆请息怒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14章 阴沉木箱
3005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好在我顺便把师兄拉下了水,心中的负罪感倒是少了一些,这也让他对我狠狠竖了一根中指!

在师父指引下,我和师兄顺着黄皮子老窝的洞口用铁锹开挖,越挖洞口的直径越大,没一会我俩就累得气喘吁吁。

就这样俩人轮流挖了接近一个小时,终于把洞口的直径开出了半米之多,顺着洞口能看清里边的景象。

黄皮子的老窝比我想象中要大得多。

整个土洞内部大概有七八平米的面积,里面被掏空出来一米多的高度,几乎赶得上一个菜窖了。

土洞的堆积着很多杂草,树叶,和黄皮子脱落的毛发等,迎面还扑过来一股骚臭的味道,十分呛鼻!

这时师父说道“你俩谁钻进去看看里面的情况?”

听到这句话,师兄马上就说自己头晕反胃不能钻洞,要把这个艰巨光荣的任务交给我。

我还能咋办?只好心中画圈诅咒师兄,自己捏着鼻子钻进了黄皮子老窝。

黄皮子老窝里的臭味更浓,简直让人作呕,我只好用左手将嘴巴和鼻子全部捂住,右手则拿根棍子拨开里面堆积的干草树叶。

其实我没抱有能找到啥的想法,毕竟这里又不是古墓遗迹,还能找到古董文物不成?

可当我把土洞最里面一层干草给拨开时,却猛的一怔。

在干草堆下有个黑色的木头箱子!

这是一个拱形的木箱,关闭着的,与古装电视剧中装元宝的箱子很像,体积与鞋盒子差不多,其表面光泽没有任何图案纹理,看上去十分普通。

我心中困惑,这种人类才有的木箱咋会出现在黄皮子老窝里呢?都说黄皮子喜欢偷鸡难不成还有偷木箱的习惯?

我把木头箱子抱起来,发现比想象中重一点,晃了晃,里面没有任何回声,或许是空的。

这时,师父在洞口外喊我“小旭,有啥发现没?”

我说:这里面有个木头箱子!

“木头箱子?你拿上来让为师看看!”

我应了一声,抱着木箱从土洞里面退出去,把它递给了师父。

可师父接过木箱后就一直皱眉不语,双眼眯起紧盯着黑木箱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小心问道:师父,这……这木箱有啥不对劲的吗?

师父沉吟了几秒,接着摇摇头说“暂时还没看出啥不对劲的,不过可以肯定这箱子不一般!”

我一愣:此话怎讲?

“虽然我看不出这木箱是做啥用的,但可以断定它的用料是阴沉木,你说这种箱子能一般吗?”

关于阴沉木的考究,我从爷爷那里听过不少。

阴沉木又称为乌木,不腐不烂,是埋在地下的树木经受成千上万年缺氧高压形成的稀有木材,被人认为是辟邪祈福的神木,民间更有“纵有珠宝一箱,不如乌木一箱”的说法。

想当初清代帝王更将其列为皇室专用之材,民间不可私自采用,致使阴沉木更加稀少。民国时的窃国大盗袁世凯,逆历史潮流而动,“皇帝梦”没做多久就一命呜呼。但为了显示曾有过帝王身份,其家人费尽心思,耗费大量家财觅得阴沉木,为其拼了一副棺木,最后仅凑齐一半就草草下葬,沦为后世笑柄。

但也正是如此,才体现了阴沉木的稀有与珍贵!

如今我脖子上戴的葫芦吊坠就是阴沉木做的,就这么不足巴掌大的吊坠就被实为珍宝祖传了几十代人,可想而知这个阴沉木箱又是何等价值了!

我又问师父:难不成这阴沉木箱是黄皮子从哪里偷到这的?

师父摇头道“据我推测这很久以前有人在这里埋下了阴沉木箱,后被黄皮子发现就定居在了这,因为靠近阴沉木修行会事半功倍,所以修成了五百年的道行也就不奇怪了!”

师兄这时双眼放光道“别光顾着研究木头箱子啊,就不想看看这里边装着啥?没准就装着金子呢。”

不过师父道“要能打开为师早就打开了,你没看到这下面有个钥匙孔需要配套的钥匙才能打开吗?”说着他把木箱的底面给翻了上来。

看着阴沉木箱底,我才注意到在正中央的位置上有一个十字花形状钥匙孔,还真是需要钥匙才能打开。

师兄夺过师父手里的阴沉木箱,不服气道“嗨!活人还能让尿憋死?看咱开锁小王子的本事!”说着从兜里拿出一串钥匙在鼓捣,可半天过去了,钥匙孔愣是没动一下!

这个逼没装好,让师兄尴尬不爽了,嘴里嘟囔着“妈蛋!老子就不信这个邪!没钥匙老子就不能用铁锹吗?”

可他话音刚落,师父忍不住上前朝他屁股踢了他一脚“臭小子,别白费功夫了,这阴沉木硬度堪比钢铁,没有钥匙仍凭你用啥办法都是无济于事!”

说完,师父又转头问我“你刚才在洞里有没有看到钥匙?”

我说:我没看到!

这时师父苦笑一声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如今咱们是有发现阴沉木箱的缘分,却无打开的缘分,还是静心随缘,不必强求。好吧,带上木箱还有铁锹下山,待会顺便把麻袋里那些黄皮子都给收拾喽!”

我们师徒仨人下了山,在经过山下的大泡子(水塘)时,师父让我和师兄把麻袋扔进水里压上石头,淹死里面的黄皮子。

刚开始我是拒绝的,忍不下心动手,还求着师父可以不可以放它们一次。

可师父十分严肃道“黄皮子这种畜生永远不会感恩,如果放掉它们,赵喜顺一家可能遭受灭顶之灾,做人有一颗善心是没错的,但有些时候错误的善心会导致令人悲痛的结果,作为道士今后在修行的路上将会遇到很多类似的事情,希望你俩能铭记于心。”

听完师父这番话,我和师兄点了点头,决定按师父指示的去做。

在把麻袋扔进水里压上石头的瞬间,就听到里面传出的吱吱声音,甚至还有“黄三”发出的哀求声,很是凄惨。

但奈何它们怎样挣扎,都无法从里面逃出来。

大概五分钟后,麻袋里面就没有丁点动静,显然黄皮子都被淹死了。

为了保险起见,又足足过了十分钟,师父才让我俩捞出麻袋,在岸上找个地挖坑埋了,否者黄皮子尸体泡在水里会造成污染。

一切很快处理完毕。

师父站在埋黄皮子被埋的地儿,从布袋里摸出一张黄符,手腕轻抖,黄符顿时自燃一团火焰,接着他又低声念了几句经文后,才松了口气道“这几只黄皮子的怨念已除,可回赵喜顺家交差了,只是那大黄皮子已经将怨念转移咱们身上,今后可要小心点喽。”

师徒仨返回赵喜顺家时,赵大宝已经醒来,洗漱干净换了身衣服,整个人除了有点发虚之外,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赵喜顺一家见到我们回来,本想跪下道谢还要留我们吃晚饭,但都被师父婉言拒绝,并且还嘱咐了赵大宝一些调养身子的方法,让他们一家人感动不已。

傍晚,赵喜顺开着三轮村把我们送回家,并且还给师父塞了一个红包,鼓鼓囊囊的少说有一千块钱。

不到一天的功夫赚一千块在某些人看来很多,可此时我却真的明白这些钱赚的真不容易,搞不好就得把小命搭进去的。

到了家,随便吃了点饭,仨人就各自回房间休息了,阴沉木箱则被师父带到了他房间。

回房间,冲过凉水澡躺在炕上无聊玩着我的双卡双待苹果六手机。

看着微博和朋友圈中的同学们在暑假中是各种的学习,聚会,还有出去装逼旅游,一个个都挺悠闲自得,隐约感觉自己与他们的生活都有些脱节了。

砰砰砰~

就在我给同学们一个个点赞时,房间门忽然被敲响了!

“师弟,你睡了吗?”门外响起师兄的声音。

我说:还没呢,这么晚了叫我有啥事吗?

师兄的语气有些扭捏道“咳咳,师弟,你先开门,我进屋后就告你咋回事。”

我下地把门打开,看着师兄穿着一身裤衩背心走进来,顺手把门给带上。

我问:师兄,有啥事这么神秘兮兮的?

师兄轻咳一声压低声音道“那……那个,师弟,你说平时师兄对你咋样?”

“挺好的,咋了?”虽然平时师兄这人看上去猥琐又不靠谱,但对我真的挺照顾,只要晚上饿了,叫他做点夜宵那绝对是没二话的。

“嘿嘿,既然你都知道师兄平时对你挺好,那现在师兄遇到点困难,只是这事有点难以启齿,能不能出手帮个忙?”

我点头:有啥不能说的?除了借钱和跟我要种子,其余的都好说!

师兄摇摇头“师兄这么正直不阿,哪是到处求种子的人?”说完他转过身背对我,接着把大裤衩褪下去一半,用手指指着屁股道“其实师兄这么晚过来完全是为了它啊!”

我的脑袋当时就嗡了一下,说:师兄,你这是……,我可是正经的人,没有那个癖好啊!

【推荐阅读】我的狐仙老婆……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