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阴阳路:狐仙老婆请息怒
书架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第17章 考核!
3112字

【网站公告】关注公众号【mmread01】更多精彩小说等你来哟。

师父画完后,对我俩道“俗话说画符不知窍,反惹鬼神笑;画符若知窍,惊得鬼神叫。因此在画符篆时要注意两点,第一点从上下笔,先画天运,后画子孝,再画正魂,最后画恭逢和虔具,到此一笔直下,不可有断,画符时,心要诚,意要宁,身要正。第二便是书符时发放‘精气’于笔端,为符篆赋予灵性。”

我皱眉疑问:师父,第一点我能听懂,可第二点的“精气”又是啥?

师父点点头道“问的好,其实每个人的体内都存在“精气”,它是一种不同于体能的潜在力量,只是大多数人无法使用控制它而已,唯有经过后天修行才可掌握,道行越高,掌握的精气越强,今后无论学习使用任何道术都是以“精气”为基础的。”

“可是我俩咋样修行才能掌握精气呢?”

“很简单,背口诀!就拿画阳符来说,其实为师刚才表面上在画符篆的同时,心中还默念着绘画阳符的口诀,以术法口诀调动体内潜在精气,至于阳符口诀书上有描写,你俩背下即可,不过摸索精气是个复杂的过程,需要慢慢体会积累。”

师父解释完毕后,便让我俩练习画阳符,与他不同,我俩是用墨水练习而非朱砂。

小时候我曾和爷爷学过毛笔字,所以对毛笔并不陌生,本以为照瓢画葫芦会很简单,却没想到真的做起来相当麻烦。

师父严格要画符过程求力度匀称,动作一气呵成,在保持精神绝对专注的同时,心里还得不停默念阳符口诀——赫赫阳阳,现我神光,阳火之气,守护吾旁……

因此在开始画了十几张都宣告失败后,师兄先沉不住气抱怨道“师父,这破玩意也太难画了吧!能不能最简单的来学?”

闻言,师父眼睛一瞪“臭小子,就你知道难!想当初为师足足学了五天才掌握基本的窍门,这点困难就被吓住了?实话告诉你,这画阳符是上清山道术最简单的,若这个都坚持不了,就回家玩蛋去!”

师兄被这么一呵斥,顿时闭上了嘴巴,乖乖继续练习着画符。

我也不敢开口抱怨了,只好尽量静下心来练习画符。

就这样,我和师兄就开始了绘画阳符的征程。

两个人除了吃饭,干活,睡觉之外,剩下的时间几乎都在画符中度过。

有时候画累了我俩也想偷摸休息,但每次被师父发现都挨了踢,只能继续画,哪怕胳膊僵硬,哪怕专注画符等再度反应过来时已经过了半天,师父他老人家仍一直逼着我俩画。

俗话说,努力肯定有收获,这句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在第一天的时候,对我来说最难的不是照葫芦画瓢,而是精神老不集中,甚至有一次没画出符篆图形,居然画上了一只葫芦娃,被师父好一顿训斥。

好在我之后找到方法,让精神专注起来,虽然一天结束后仍没有多大进步,但至少完全记住了提笔收笔顺序,和力度的掌控。

等到第二天就进步了很多,画出的阳符和标准图形相差无几了,但速度相对师父慢了很多,并且我一直没有掌握到师父所说的“精气”,甚至连丁点感觉都没有。

好在第三天在师父的指引下,我心中不知念了多少遍刻在心上的口诀后,终于在一次画符时忽然感觉到体内涌现一丝酥痒之感,这些酥痒顺着胳膊传到手部,最后流入笔尖,这种感觉很奇怪难以描述描述。

这张阳符画完后,我拿起与之前画过的对比了下,虽然两者在外形上一模一样,但后者仿佛多了一抹灵性,而非一张死板的黄纸。

这时候师父走来点点头道“小子,做的不错嘛,有点触及精气的感觉了,继续保持!”

我心中一喜,这就是掌握精气的感觉吗?老子真是天才啊,一点就通!

为了继续保持这种状态,我没有停下,继续画着阳符,并且能一次次感觉到自己画出的阳符更加有灵性。

为了检验自己成果,我偷偷把师父的朱砂拿来尝试一番。

笔尖沾上朱砂,调整呼吸,摒弃杂念,忽然笔落疾驰,在黄纸上洋洋洒洒勾勒符咒图案,同时心中不停默念阳符口诀。

但让我没料到,这次用朱砂颜料行笔我明显感觉到体内的酥痒比之前强烈的多,仿佛体内一大股无形力量被调动了起来。

我心中大喜,更加专注小心绘制,直至在最终提笔的刹那,黄纸上闪过些许精芒,虽然强度比师父演示时候弱得多,但可以肯定它的确存在,这便说明这张普通黄纸已经成了真正的符篆。

人一成功就总喜欢装逼炫耀,即便长相帅气的我也避免不了。

所以我本想拿着符给师父和师兄瞧瞧时,还未等到起身,眼前却忽然一黑,接着就不省人事昏了过去……

等我迷糊睁眼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整个人的身体掏了空一样的虚弱,就仿佛昨夜经历五次大战似的(只是比喻,不要多想)。

坐在炕沿边的师兄惊喜道“师弟,你可终于醒了,你昨天忽然昏倒差点没把我给担心死。”

我有些无力的问道:师兄,我这是咋了?

话音刚落,门口就响起师父的轻哼声“还好意思问咋了,之前为师没有让你俩用朱砂练习画符是有原因的。要知道朱砂乃为纯阳之物,更容易沟通体内精气,你小子偷用朱砂,傻乎乎把体内精气全部发散出来,精气耗光,人不昏倒就奇怪了!”

我面色一变:师父,精气耗光?那是不是意味着我要油尽灯枯挂逼了?

师父无奈苦笑“就你小子想的多。其实精气耗光并无大碍,等会下地吃点饭,出去活动活动,精气自然就补充回来了。不过你今后注意在画和使用道术时要控制精气流失,否者还会晕倒,这也是我们修道之人每天画符数量以及使用道术有限的根本原因。”

原来如此,看样子今后再学习道术画符时要注意控制精气了,不然总是昏倒可怪吓人的。

从炕上起来后,就按照师父说的吃了点饭,又锻炼了一会,整个人的状态的确很快就恢复了。

中午,我和师兄又开始继续画阳符。

有了昨天的教训,今天用朱砂绘画阳符时小心了很多,每次释放精气都仔细控制量力而行,每画完一张,都休息十几分钟,等精气恢复继续画。

一下午的功夫我就画成了6张阳符,其实一共画出8张的,只是有两张废掉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平时看上去懒蛋一个的师兄学习速度居然也很快,居然也掌握了精气的基础控制,虽然比我速度慢点,但一下午也画出了4张阳符。

师父对我们俩的表现很满意,当天晚上还专门让师兄杀了只小母鸡炖上,说是借此鼓励下我俩。

在接下来的三天中,我和师兄只要闲着没事,就继续画阳符,画出的阳符也越来越精致。

其中有几张在中午时分画出的阳符更显得具有灵性(中午是一天阳气最重时刻,画阳符有额外的附加效果,因此道士画符一般都会选择中午时分)。

几天下来我和师兄两人就各自攒下了几十张阳符,同时也把《上清山道术大全》上记录阳符的使用方法铭记于心。

这天下午,师父把我和师兄叫到跟前道“你俩从学习画阳符到现在已有一周,画出的阳符基本合格,但要知道我上清山门弟子可不是做美工匠的。光说不练假把式,所以为师今晚打算考核你俩一番,若无法通过将受到惩罚!”

师兄嘴一撇有些不屑道“有啥考核就放马过来吧,咱啥时候怕过?”

我也是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样,除了学习上的考核,咱倒还真没怕过什么!

师父道“考核的方式很简单,你们俩今晚只需要在前山的乱葬岗待上一宿就可以了。”

啥!乱葬岗?

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我惊讶的差点没叫出声来。

若说在我们村后山是个人人不能不乱去的地方,那么前山的乱葬岗就是个人人不敢去的地方。

在小时候,爷爷曾和我讲过很多关于乱葬岗的故事。

其实很久以前,前山的乱葬岗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山岗,只是在几百年前这里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瘟疫,很多感染瘟疫的人没地方埋,最后都被抬到扔进了这里,到了后来只要有人家死了人不能埋进祖坟,都会扔到这里,不想活去自杀的人也会选择那里,时间久了这里也就成了大家口中的乱葬岗。

乱葬岗的怨气极重,白天还好,如果晚上不小心闯进了那里就再也出不来了。

并且在我们村一直流传着一个真实的故事。

在当年抗战期间,曾经有个日本小队被村民骗说乱葬岗里有八路,就连夜前往了乱葬岗,但自从他们进去后就再也没有出来,传说都被里面的阴魂给害死了!

直到现在有人白天经过那里仍会偶尔听到里面有哭泣和说话的声音,甚至还能听到屋里哇啦听不懂的声音,传说就是那些当年死去的日本兵阴魂发出的。

总之那是个令人谈及色变的地方,没有人敢去的。

可没想到,师父居然说让我俩去那待上一晚,这不是嫌我俩命长了吗?

【推荐阅读】我的狐仙老婆……点击阅读

书页 | 目录
加书签

精品推荐